日升家园目录

带着基地回古代 第四章 苗寨论战事

时间:2018-07-20作者:神秘司令

    李统领在大壮的带领下往大虫方向赶,就听见殿下的声音,心中一喜,忙催促大家速度往那边赶,只听见那边传来:

    “敢咬孤,你知道孤是谁吗”

    “看孤不打死你”

    “你还敢翻身”

    “孤看你狂,看你狂,打死你”

    ……

    李统领一听心中更急,敢情跟老虎干起来了

    距离不远估摸就半里地,可惜都是丛林看不见殿下,只听见殿下声音。

    李统领带着一伙人狂奔过来准备死战保护殿下,等他们跑过来时,看到这一幕惊呆了:

    只见殿下坐在一条大虫身上,一手掐着老虎脖子,一手化成拳头死命往老虎头上砸了下去,殿下嘴里还叼着个什么东西,不停的朝外面冒着烟,浑身上下都是血,嘴里还说着话:“看孤不打死你,看孤不打死你。”

    李统领见了这一幕,彻底颠覆了他刚才心中所想,还没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

    易浩然又死命挥了几拳,看演戏也演的差不多了,随即站起身来大大咧咧道:“李将军,这货不懂礼数,我好心过来看看它,也没对他怎么样,这货猛的扑过来要咬孤,要不是孤还有些力气,今天飞非得被咬伤不可。”

    李统领听了易浩然的话,反应过来,心中哭笑不得:听殿下的话,敢情这大虫还要讲礼数啊,你以为这是人啊。

    李统领带着几个人跳上巨石处,仔细翻看这大虫死了没有,看着这大虫不成样的虎头,看来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其他几名军士也胆战心惊的看着虎头,殿下真狠啊,这老虎头都被殿下打成这样,完全变形了,殿下拳头该有多大力气,旋即一脸钦佩,崇拜的看着殿下。

    李统领看殿下浑身都是血道:“殿下可有受伤。”

    易浩然傲然道:“凭这蠢货也会让孤受伤,你也太小看孤了。”

    李统领一阵无语,这单挑大虫也只是在演义中出现的,活了这么大还真没有看见谁赤手单挑大虫,今天算是见到了,而且还是他一直跟随的殿下,原来怎么没发现殿下这么厉害呢,又看到殿下嘴里叼着东西,不停的冒烟,感觉很奇怪,便道:“殿下,你这嘴里是什么,怎么不停冒烟啊。”

    易浩然闻言,有点不好意思,一激动,都忘记吐了,不过也不担心,自己是老烟民了,总不能老偷偷摸摸抽吧,随即道:“这个啊,是个烟草,把这烟吸到肚子里,再吐出来,人就会很精神,力气也会变大,你来试试。”

    说完就把烟往李统领嘴上送,李统领闻言,见拒绝不了,也学着易浩然的动作,对着这过滤嘴猛吸一口,随即“咳,咳,咳,”的猛呛起来,眼泪都呛出来了,易浩然见状,哈哈大笑,自己也吸一口,缓缓吐了出来,道:

    “李统领还要不要再来一口。”

    李统领闻言,大吃一惊,这什么鬼东西,我再也不吸了,敢情这也只有殿下能把这东西吸的这么自然,道:“属下不用了。”怕殿下还要他吸,马上转移话题道:“殿下神勇盖世,属下佩服,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周围将士一听忙跪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声音洪亮,惹的周围又是一群鸟儿飞出。

    易浩然见逼装的差不多了道:“诸位将士请起,把这大虫抬回去吧,今天大家吃老虎肉。”说完,又冲到大虫身边,抬腿就往老虎身上来几脚,骂骂咧咧道:“看你还怎么咬孤,孤马上就吃了你。”

    周围将士见了,哭笑不得,都忍不住笑了,殿下说到底还是16岁的孩子啊。

    一伙人浩浩荡荡的回山洞,四个力气大的将士抬着老虎走在中间。

    在洞口,巡逻将士发现李统领还有殿下回来了,还带了一条大虫,顿时惊呆了,忙对洞口喊到,“殿下回来了,李将军回来了………”

    呼的一下,人全出来了,大家都对着大虫指指点点,啧啧称奇,一打听是殿下赤手空拳打死这条大虫,都不相信,可是回来的人都这么说,连李统领也这么说,去的人都是身手好的,武艺高强的,说话在兄弟们都是很有威信。

    李统领看着众军士到齐了道:“殿下神勇,李某赶到时,殿下正与大虫搏斗,已把大虫打得半死,某自愧不如。”说完变对着易浩然跪了下来,高喊道:“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将士闻言,尽皆跪下,对着易浩然高喊道:“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易浩然见状,心神激荡,这戏演的不白费,值了,首先要让他们相信这个殿下有所改变,对于军中来说,勇武是最好说话的东西,比什么东西都好使,道:

    “诸位将士快快请起,”说完就去扶李统领,李统领顺势站起,其余将士也尽皆起立站好,狂热的看着殿下。

    易浩然道:“孤以前确实有很多不对的地方,胆小怕事,畏敌如鼠,但是那毕竟是孤年幼,不懂事,孤昨日靠诸位将士拼死保护杀出重围,切实经历军阵,受到了惊吓,但惊吓过后,孤回想以前种种,决定痛改前非,一味靠躲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靠的是手中的刀剑,靠的是拳头。”

    说完,把拳头举了起来,脸上一脸杀气,再配上他浑身上下都是老虎血,拳头因为演戏太过卖力打虎头时破了不少皮,上面血淋淋的,看上去倒想一个浴血战神挥舞着他的血拳,确实很渲染人。

    “你们都是孤的侍卫,从孤封为楚王时就跟随孤,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半载,孤也从楚王被贬为西南王,被外面戏称熊王,你们还跟着孤,孤又被贬为西南镇国将军,你们还是跟着孤,今苗人作乱,孤独自临战脱逃,害死跟着孤的三千侍卫,现在三千兄弟也不知还有多少,孤有愧兄弟们。”

    说完便对着将士们深深拱手鞠躬,李统领听了易浩然的话热泪盈眶,连忙上前扶住易浩然,当初他被选为楚王侍卫统领时,心中十分高兴,觉得自己大展身手的时候到了,周边的同僚也纷纷巴结自己,向自己投向羡慕的眼光,可没想到自己跟的是个草包王爷,没到两年时间,就从楚王贬为镇国将军,自己也成了昔日同僚的笑柄。

    现在殿下大彻大悟为时不晚,毕竟是皇上与贵妃的儿子,不然怎么不把这个统领召回去,解除殿下拥有的侍卫权,朝廷大臣也不敢多说,毕竟是皇子,万一发生意外没人保护皇子谁负责,要知道在大玄国镇国将军爵位是没有资格有3000侍卫,只有四百石的年俸,更没有资格称殿下,我们口称殿下,也不见那些大臣说什么不合祖制。

    所以,只要殿下能痛改前非,我们前途必定光明。李统领扶起殿下,退了三步道:“吾等誓死追随殿下。”

    周围将士也大喊道:“吾等誓死追随殿下,吾等誓死追随殿下,吾等誓死追随殿下。”

    易浩然十分激动,道:“汝等只要忠心于孤,孤必不会抛弃汝等,用心做事的,孤必定不吝啬赏赐,改变从现在开始,准备埋锅做饭。”

    在另外一片树林之中,升起袅袅炊烟,这是苗兵的营寨,足有四万余众,他们也在生火造饭。

    苗人首领仡恺石坐在一座大帐篷中央,一言不发的看着下面其他寨子的十二个首领,这次起兵以黑石寨牵头,起兵两万从麻阳一路南下,势如破竹,其余各寨见官兵不堪一击,纷纷起兵响应,这个寨子五千,那个寨子三千,一千的筹足四万人,号称十万,十天时间,一路攻破中方县和洪江县两座县城,声威大震。

    现在在大厅里讨论下一步该怎么走,一时间乱哄哄的,松风寨首领黎亮起身道:“苗王,我认为我们应该一鼓作气,再打下会同,从前几次作战来看,朝廷的官兵不堪一击,然后从会同再攻下靖州府,大家都知道汉人的城池里可是有不少财宝的。”

    各首领闻言纷纷表示赞同,前面打下中方和洪江那满仓的粮食和数不清的金银可是让他们腰包鼓了不少,要是再打下会同,尤其是攻下靖州府城那好处不知道有多少。

    “不可,”突然一个声音冒出,一个年老的苗人道:“前面我们起兵,那是因为突然,朝廷来不及反应,被我们捡了便宜,听闻湖南总兵已经带兵三万从长沙赶来,还有常德,邵阳参将各带兵一万过来,会同还有五千兵马,靖州还有兵马一万,如果一旦进攻受挫,我军后路被朝廷援军切断,后果不堪设想。”

    “哼,我看你们花山寨就是胆小如鼠,你年纪大了,怕死,我勾塔手底下的兄弟可不怕死,按我说,就直接带兵杀向长沙,再打南京,这天下的宝座,也轮到我们苗人坐坐。”说话的是勾门寨的首领勾塔。

    众多首领听完他的话面面相觑,都摇了摇头,这就是个莽夫,大首领苗王心中也哭笑不得,你以为朝廷就这么不堪一击啊,不禁又回想起当年年轻的岁月。

    二十五年前,北方狼族叩关,狼王率兵五十万,长城沿线遍地烽火,当今皇帝还是秦王时,受命带兵二十万禁军赶往前线,朝廷又下令各地出兵赶往长城,西南苗人和侗人土家人瑶人受朝廷征召各出兵五千赶到长城,他父亲就是当时苗兵统领,他跟着他父亲一起赶到前线,经历了那场旷世大战,北方狼族的凶残,朝廷禁军的英勇深深的埋在他的脑海里。

    要不是这次被那朝廷狗官逼迫太惨,他也不想起兵,主要是起兵讨要说法,得到苗人该有的待遇,要说打下长沙,攻下京师那是想都不敢想的。

    下面这帮首领眼中个个都只有钱财,攻下两座城池得到一点甜头就忘记自己姓什么了,你也不想想那两座城池是怎么攻下来的,中方城是突然袭击打下的,洪江城靠的是里面熟苗内应打开城门,真以为自己攻城拔寨能力有多强啊,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勾门寨首领就只出兵一千,居然还想打下京师,都是些什么人,都是这种脑子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昨天碰到三千朝廷官兵,已经准备好埋伏,站了地利优势,几万苗人都围不住,他们三路突围了两路,还有一路要不是我儿带勇士及时把缺口堵住,那一路也能突围成功,就这样苗人还伤亡上千。

    不要看现在势大,朝廷大军一来什么都不是,到时候只有跑进山林,大军到底该怎么行动才能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让朝廷来找自己谈判呢。

    仡恺石不禁沉思接下来的对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