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带着基地回古代 第二章 殿下你不能再逃跑了

时间:2018-07-20作者:神秘司令

    易昊然缓步走出山洞,这山洞不小也不大,洞口到里面有约十八丈之长。

    洞口周围都是被树木掩盖着,但又清理出两条可以行走的小道。

    易昊然缓步来到一颗大树之下,抬头望着天空的明月,想着前世今生的事,感慨万千。

    这是另外一个时空,从脑中记忆得知这世界地貌地形跟后世是一样的,这个时空的历史从唐末就开始不一样了,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后世的萧湘省怀化市,现在叫湖南省。

    对于自己这个躯壳的主人他也是十分无语,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废物,而且还是奇葩。

    前生跟他一样的名字,也叫易浩然,只不过字的写法不一样,是当今皇上和蒙贵妃所生,为皇九子,14岁就被封为楚王。

    在楚地才一个月就要纳一青楼女子为侧妃,还下令让当地守将派兵一万来帮忙敲锣打鼓,放炮仗,还打算大白天娶亲。

    易浩然又不是封国王爷,当地守将当然不敢派兵,只得上报总兵衙门,湖南总兵孙杰没法,只得上报朝廷。

    当今皇上得知下令呵斥这才作罢,但是这事已经传为天下笑柄,天家子孙居然要白天纳一青楼女子为侧妃,成了无数人的谈资。

    纳妾风波才过不久,这货又开始作死,居然离开楚地,没有奉诏就入京师,在伍子醉酒楼大吃大喝。

    被玄衣卫擒获押入回宫,皇帝问他为何来京,他居然说想吃伍子醉的熊掌了,被皇帝一巴掌甩晕了,当天就下旨改了封地,变成西南王,连夜让玄衣卫押回西南。

    从一字亲王,到两字西南王,这货作死的只用了两个月时间,打破大玄国纪录,因为想吃熊掌之事从楚王变为西南王,也被全天下的人戏称为西南熊王。

    这还没完,在西南驻地还没半年,苗民发动叛乱,这叛乱还没开始,熊王听说后,连夜偷偷摸摸七天七夜不眠不休逃回京师。

    被皇帝亲手抽了一顿鞭子,让他赶回封地,这货死活不肯,皇帝大怒,下旨剥夺西南王王爵,封镇国将军,驻地还在西南。

    过了几天听说辰溪知府郑桥带幕僚一人单枪匹马亲自赶到苗寨谈判,才化解了叛乱,这才不情不愿回到封地,回到封地,不过称呼已经从西南王变为镇国将军,皇帝说他再敢偷逃回来,就要宰了他,省的丢人。

    这皇九子易浩然也没多大追求,就在自己封地里面天天斗鸡遛狗,没事骑马过街,带着一帮三教九流人物也天天不干正事。

    这样日子过了一年不到,苗民复叛,这次他听劝没有马上就跑,但也是一日三惊,苗民势大,一路攻城拔寨,连下两城,转眼就快攻到他驻地靖州,这次他真吓坏了,谁劝都没用,连夜逃跑,侍卫统领无奈只得带3000侍卫追了过去。

    在离靖州城200里的地方终于追到皇子易浩然,统领苦劝这货回去,这货死活不听,耽误不少时间被叛军团团围住,统领无法只得带兵突围。

    突围几次也没有突围出去,反而损兵折将600人,天色已晚,侍卫统领没办法只得连夜戒备。

    在后半夜称敌不注意下令分为三组突围,每组人,自己亲自带着精挑细选的人护卫易浩然突围,经过奋战两个时辰在天亮之前突围而出,但是后面还有追兵,无奈只得遁入这山林之中。

    皇子易浩然在突围过程中被贼兵杀到跟前,侍卫拼死保护,贼兵攻不破,一刀把一个侍卫砍成两截,从中掏出肠子就往易浩然身上甩。

    皇九子易浩然哪见过这么骇人的场面,当场被吓得半死,已经神志不清,在山洞之中迷迷糊糊的又被侍卫统领那声巨喝一吓,以为那魔王已经抓到他要杀他掏肠,当场吓得吐血身亡。

    回想到这里,易昊然不经摇了摇头,心中道:也罢,你我同名,既然你已经去了,就让我来为你力挽狂澜吧,以后我就叫易浩然,我就是大玄国皇九子。

    不过转头一想到现在的局势,他也一阵头痛,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解决的办法,外面最少还有几万叛军,该如何突围而出呢。

    既然想不出办法就先不想,易浩然又开始回想在无尽虚空发生的事,真是太奇怪了,他现在都不确定那是不是真的,也有可能那是做梦,可是做梦怎么会那么清晰呢,尤其是那座他指挥建造的基地,最后变小从眉心飞入他脑海之中。

    易浩然在脑海中仔细回想当时场景,突然他感觉那座基地就在脑中,有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在意识之中,像是有层层迷雾包裹其中,他集中精力去探索,那基地越来越清晰,直到完全能看见,他十分激动,想进去一看究竟,刚有这种想法之后,他眨眼就出现在基地内。

    这时他自己却不知道,他刚才站在树下的身影在他出现在基地内时,徒然消失不见。

    易浩然十分激动看着这座基地,这是他的孩子,是他指挥建造的,他兴冲冲的到处走来走去,想看看有没有熟人,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十分沮丧。

    他来到他办公室的地方,办公桌上还放着水果还有一张照片摆台,照片里面是他和一个女子的合影,两人都穿着军装,互相拥抱在一起,露出幸福快乐的笑容,易浩然对着照片看了一会,又用手抚摸了一下照片中的女子,露出温柔之色。

    桌子上的水果拿了一个随口吃了起来,他走来走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啪”苹果掉在地上,他确实发现奇怪的地方,他眼睛对着的是一面镜子,镜子里的人是他又不是他,镜子里的人一脸憔悴,疲惫,只是这眼睛还有精神,浑身穿的破破烂烂,胸前还有副铁甲背心,还有不少血迹,头发乱七八糟的。

    这倒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那张脸,跟他小时候初中毕业那会一模一样,他缓缓走了过去,用手去摸一下镜子中的自己,却摸到一片冰凉,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中惊道:莫不是你真的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是我的前生,我是你的后世,我现在是你,你现在会不会是后世的我。

    就在易浩然在基地内感慨万千的时候,外面炸锅了,三百侍卫,在洞口外围走来走去,都在喊着:殿下,殿下,你在哪?

    侍卫统领李强大马金刀的站在洞口,一脸阴沉,周围还有几个校尉也一言不发,心中都烦躁莫名,有个校尉忍不住对侍卫统领拱手道:“将军,我看殿下是又跑了。”

    “住嘴,不要胡乱动摇军心。”统领喝到,其实他自己都没有底气,这殿下估计是真跑了,可是这大晚上的又能跑哪里去呢,还是好好找找,他现在心中十分后悔,早知道就死活不让他出来。

    外面正兵荒马乱,都在找他的时候,易浩然已经安然的坐在自己办公桌按摩椅上了,拉开抽屉,拿出一包烟和打火机,悠然的点上一根烟,抽了没两口,突然意识到很严重的问题,这怎么回去啊,不可能一辈子呆在这里,这里一个人也没有,想到这里,他不禁仰天长叹:“苍天啊,我要回去啊。”

    说完,他就从按摩椅上消失不见了,而在一棵树下突然出现易浩然的身影,易浩然茫然的看着四周,敢情刚才又做了一个梦啊,我还是一直在这里。

    不对,易浩然突然感受到手中夹着的烟,他看着手中的烟惊呆了,用另外一只手又捏捏,然后拿起来猛吸一口,一股非常熟悉的烟草味出现在口中。

    这时,他听见周围有人在叫他:“殿下,殿下,你在哪呢?”

    易浩然看向周围,零零碎碎有不少这样的声音,急忙道:“孤在这里,孤在这里…”说完把烟扔在地上踩灭。

    将士闻言,急忙向易浩然的方向跑了过去,看到了殿下,大声呼到:“殿下找到了,殿下找到了,在这呢。”

    周围将士陆陆续续跑到这棵树下侍卫统领也带着一帮校尉赶了过来,一看到殿下,心中长吁一口气,道:“殿下,你刚才去哪了,将士们找了半天都找不到你。”

    易浩然闻言道:“孤就在这里啊,从出洞口就一直在这里站着啊。”

    侍卫统领一愣,突然满脸阴沉道:“这个方向是谁负责的?”

    将士们左右看看,这时站在易浩然旁边的一名军士拱手道:“启禀大统领,是我负责。”

    “那为何没有早点发现殿下。”

    “将军,我也不知啊,我带着手下的兄弟来来回回找了好几遍一直没看见殿下,这棵树我是有印象的,刚才确实没看到殿下啊。”这名军士十分肯定的说道。

    易浩然听到这军士所言,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什么,旋即心中泛起惊涛骇浪,一脸震惊,难道说刚才我人进基地,人也消失了。

    统领突然发现殿下一脸震惊,也没明白怎么回事,道:“殿下,你在想什么呢,为何如此表情。”

    易浩然闻言旋即反应过来道:“统领多虑啊,刚才孤确是在这树下,只是中间肚子不舒服,就找了个草丛方便去了,刚好这位将士没发现我。”

    统领闻言,点了点头。

    “孤现在很好,有劳将士们操心了,让将士们都下去歇着吧。”易浩然对侍卫统领道。

    李统领挥了挥手,众校尉带着手下的人都回到山洞之中休息。

    树下只剩侍卫统领和易浩然,那统领突然下跪哭诉道:“殿下,殿下,你莫要再跑了,莫要再跑了,臣求求你,你跑了对殿下你自己还有兄弟们都百害而无一利,这深山老林,有豺狼猛兽,出去又有大军围困,你能跑去哪里啊。”

    “就算你跑回京师,圣上也不能包庇你了,你已经逃跑了一次,你要是再跑,圣上必定会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到时候,宗人院就是你终老之地啊。”

    说完,不停的头磕地。

    易浩然见状,连忙去扶李统领,可是李统领怎么都不起来,便道:“李将军快快起来,孤答应你便是,孤不会再跑了。”

    李统领闻言,点了点头,他真是被这殿下搞怕了,真怕他再跑路了。

    易浩然见他起身,道:“李统领,现在情况如何。”

    “殿下,现在这山洞之中有军士327人,伤员67人,其中重伤17人,轻伤60人,还能奋战的有260人,末将在追殿下时只带了三日粮草,与叛军混战之中损失殆尽。”

    “现在军中并无粮草,另外两路突围将士情况不知,估计也是凶多吉少啊,现在外面叛军知道我军逃到此山之中,估摸明天就会进山搜索。”李统领说完,想到现在这种情况也是十分黯然。

    易浩然闻言,心中也是叹了一口气,这真是凶多吉少啊,这要不是发现这个山洞,今天晚上就有很多人挺不过去,不过现在既然我来了,一想到心中的底气,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李统领说完,见易浩然默不作声,以为他又在想逃跑,别急忙道:

    “殿下但可放心,这里离靖州城也就200里,我们全力赶路只要两天就可以赶到,至于粮草,还有战马十七匹,完全够吃,现在最主要怎么突围出去,如果是走这深山老林别看只有200里远,估摸要走七天时间,只要我们能赶回靖州府,殿下召集人马,定能一战定乾坤,扫灭叛贼。”

    易浩然闻言,愣了愣,敢情你比我想的还美好,旋即一想,明白了什么,便道:

    “李统领放心,孤明白你心中想什么,你且看好,孤这次不仅不跑,还要带你们所有人都回去,你就看着孤的手段吧,你先回去休息去吧,找两个射术最好的弓箭手,孤明天有用。”

    李统领闻言,没想那么多,只要你不再跑就行,两个弓手跟着也好,不然突然跑了怎么整,随即拱手告退。

    易浩然看李统领走回山洞,消失在眼前,连忙转身也消失在密林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