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84章 半路捡个经纪人!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精彩小说免费!

    叶茯苓看了一眼阖眼轻睡的男人,缓缓的靠过去。

    她怕惊扰了他,头只是虚虚的靠在他肩膀处,并没有挨到,手机镜头对准两人,叶茯苓闭上眼睛的瞬间,按下快门。

    ——

    米深白天睡的太多,到了晚上,反而就睡不着了。

    张妈做了晚餐,她一个人竟也胃口大开,连吃了两碗半的米饭,还喝了一碗汤。

    这饭量,不止惊着张妈,连米深自己都震惊了。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吃了?

    望着手里空荡荡的碗,她咽了咽口水,竟然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看来五小姐是真饿着了。”张妈回神笑着道。

    米深放下碗筷,眼角余光瞥了眼那盘所剩无几的红烧肉,思想在这一瞬间变成黑白两个小人。

    黑小人:“吃了它吃了它。”

    白小人头上顶着光圈:“不能吃不能吃,这一盘下去,该长多少肉,你心里没点数吗?”

    米深盯着那盘红烧肉,很是纠结。

    她是典型的肉食动物,最爱吃的两道菜,就是虾和红烧肉。

    一顿不吃肉,心里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如果今天她没吃两碗半的米饭,外加一碗汤的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红烧肉的盘子舔干净。

    可是……

    她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神情颇为哀怨。

    她倒是不怕长膘,她是怕撑死!

    张妈看出她的纠结,“五小姐……”

    米深闭眼,一拳ko黑小人,“收了快收了。”

    “哎,好好,这就收。”张妈忙不迭的端起红烧肉。

    “慢着!”

    张妈的脚步生生卡在餐厅门口,回转身,“怎&……怎么了五小姐?”

    这一惊一乍的,怪吓人的!

    米深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望着她手里的盘子,“反正也没剩多少了,倒了可惜,端来我吃了吧。”

    张妈失笑,又将那盘红烧肉端了回来。

    米深撸起袖子,三下五除二,吃光了剩下的红烧肉,才满足的放下了盘子。

    张妈:“……”

    五小姐可真能吃啊,跟印象中的有点不大一样。

    吃完饭,张妈在厨房洗碗收拾,米深坐在客厅里看剧本。

    因为方若忽然受伤,剧组这些日子暂停拍摄两天,她倒也落得清闲。

    “嗡嗡”放在手边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两下,是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米深疑惑着伸手接听,“喂?”

    那端,传来炸耳朵的声音:“他是不是没死?是不是还活着?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米深将手机拿到边上去一些。

    电话里的男人还在咋咋呼呼,但声音明显比刚才平稳许多,“米深,我是秦木,欧少没死对不对?对不对?你告诉我!”

    米深:“……你怎么知道?”

    那头秦木听见这话,一颗心都快要从心口蹦出来,“真没死?”

    “我也不确定,但我说的四叔也没反驳……”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秦木声音激动,不断的重复这三个字。

    “秦木,你……没事吧?”

    “太好了,米深,他没死,他真的没死!”秦木的声音颤抖,米深甚至听出了一丝丝的哭腔。

    这样牵挂着欧镐宁,看来是真心将他当成朋友。

    米深忽然有些感动,“四叔不会骗我,我相信四叔,你也要相信我四叔,欧镐宁肯定会回来的。”

    秦木嗤之以鼻,“我才不信厉封昶!”

    “……”

    这家伙对四叔的成见,向来很大。

    米深也不解释什么,只是问:“你之前给欧镐宁葬的墓是怎么回事?”

    说起这个,秦木有些结巴,“那个墓碑是空的。他……他不仅是欧镐宁,还是白僧……当时听说他出事,很多人都在找他,包括厉封昶。为了安全起见,我只好立了个假墓掩人耳目。只是没想到,原来偷走欧少的,还是厉封昶。”

    米深挺直了腰杆,“什么叫偷啊?你会不会讲话?都是你把四叔想的太坏,这回总该明白了吧?”

    秦木冷哼,“谁知道他做这些有什么目的?要不是他,我们黑帮的势力能这么快分崩瓦解吗?”

    “……”

    跟这家伙简直没法说。

    秦木扭捏着不情愿的道:“反正如果欧少真的能平安回来,我对厉封昶的偏见,或许会减少一些。”

    米深:“……”

    哪来的这股傲娇劲儿?

    秦木又道:“对了,听萧语清说,你为了帮欧少实现影帝奖杯的梦想,接新戏了?”

    “嗯。”

    “那这样吧……本来我是打算洗手不干了的,你既然为了欧少,我就勉强给你做个经纪人吧。”

    “不用了。”米深想都没想的拒绝。

    “为什么?”

    “不为什么。”米深扯扯嘴角,“我本来也没想在娱乐圈混,之所以接拍新戏,都是为了欧镐宁。如今他都完好的,就要回来了,我干嘛还在那圈圈里呆着?”

    秦木:“……”

    “你这个人做事,都是这么不靠谱的吗?”

    不靠谱?

    米深呵呵的笑,她貌似从来就没靠谱过???

    她也不想靠谱。

    靠谱这种事儿,交给四叔就好了嘛。

    见她呵呵干笑,秦木不死心的又道:“起码在欧少回来前,你还是要把这部戏拍完的啊。这又不是儿戏,可是签了合同的。违约的话,可是要赔钱的!”

    米深靠在沙发上,随手捻起一颗樱桃放进嘴里,嚼了两下,“不就一千万吗?我四叔赔得起。”

    秦木:“……”

    米深将樱桃核吐出来,“不过你说的也对,做人嘛,还是要有最基本的道德的。”

    秦木听的一愣一愣的,“所以呢?”

    “所以,我同意你入职,做我临时的经纪人啦。”

    “这么随便?薪水怎么算?”

    米深眯眼,一脸腹黑的小表情,“我又不是正式的艺人,拍完这部也不想再接戏了,所以经纪人对我来说,到底需不需要呢?”

    沉思状。

    电话那端,秦木黑线,咬牙切齿道:“算你狠!”

    米深嘿嘿的乐,“也不会亏待你的啦,秦助理。”

    秦木:“……”

    他怎么有种,自己挖了个坑,然后自己把自己给绕进去的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