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82章 米深,你算是完蛋了!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精彩小说免费!

    叶茯苓已经从他的表情中猜出了什么,刚高兴起来的脸色,顿时又萎靡下去,“真的不是您?”

    叶振国抿着唇角,脸色已经很不愉快。

    “封昶找到别人帮忙了?”叶茯苓眼中划过绝望,“可是,在暖城除了爸您,还有谁比您更有权威?”

    他下令压下来的文件,谁敢不经过准许就放下去?

    叶茯苓虽然不懂政事,想着想着,却觉得后背凉凉。

    她之所以对厉封昶死心不改,并不只是因为他的长相,和他的财富,让她诚心折服的,更多的是他的智谋和城府。

    她自己虽然不聪明,却也不想嫁给一个空有皮囊的人过一辈子。

    从几年前见到他开始,她便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不一般。

    他有着过人的智慧与本事,值得她一辈子倾心相待。

    本来,她的救命之恩,加上叶家的打压,会成为她博取他最重要的筹码。

    可是现在……

    叶茯苓越想越觉得心惊,厉封昶非池中鱼,几年前他对叶家还敬畏三分,可如今却能找到比叶家更厉害的人物……

    “爸,怎么办怎么办?”叶茯苓彻底慌了神儿,抓着叶振国的手指都在发抖,“封昶是不是知道是我们故意压下文件的?要不然,他怎么都不跟我们提这件事,直接找别人帮忙了呢?”

    这个筹码对她来说太重要了,可就这么轻易的被化解了。

    叶振国看着她,心情也有些烦躁,语气也颇带了点责怪,“你选的好男人啊!”

    ——

    夜里十点,厉封昶回到了水月居。

    屋子里安静,不闻人声。

    他放轻脚步,才刚走到房门口,那扇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米深站在门里,穿着睡衣,眼睛微红。就这么站着,瞪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看着他。

    像是沙场厮杀归来的勇士,厉封昶在看见她的刹那,心头的防备放下来,心尖也跟着变得软软的。

    他抬手轻刮了刮她的鼻尖,“还没睡?”

    “睡不着。”米深老实回答,往旁边让了让,避开他的触碰,从他身边绕过去。

    他才注意到,她的脚一瘸一拐的。

    厉封昶伸手握住她的胳膊,米深一个踉跄,左脚用力,脚背一阵钻心的疼,疼的她龇牙咧嘴的一声“嘶——”

    厉封昶的视线落在她脚上,触及到她脚背上的红肿时,未作犹豫的将她抱起,“脚怎么了?”

    米深撇撇嘴,没好气道:“崴着了。”

    他抱着她去沙发,让她坐好,大手握住她的脚踝,查看伤处,“怎么崴的?”

    米深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火,从八点进房间,两个小时,她愣是在床上滚来滚去没睡着。

    本来想着,要晾他十天半个月,不想理睬他。可谁知心里没骨气的很,在开门看见他的那一刻,她心里的气就瞬间灭了个无影无踪。

    她不由在心底里暗叹,米深啊米深,你也有今天?

    没有听见她的回答,厉封昶抬眸朝她看过来,柔柔的视线与她相对,米深的心跳不可抑止的狂跳而起。

    完了,她惊讶的发觉,她在四叔面前,竟然一点杀伤力都没了。

    厉封昶起身去拿药酒,再回来时,左手是药酒,右手端着杯热气腾腾的茶。

    将茶杯递给她,“温热的,可以喝。”

    米深咬唇,默默接过,抿了一口,抬眼去看给她悉心上药的男人。

    他神色间略带了几分疲惫,一只手托着她的脚踝,另一只手抹了药酒,掌心覆盖而下,温热的温度贴上了她的红肿,缓慢而有力的揉搓着。

    药酒的味道在空气中逐渐蔓延开来,米深喝着热茶,感受着他的疼爱,心里的最后那点气也都烟消云散了。

    “深儿。”他忽然唤她。

    “嗯?”米深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应了一句。

    应完以后又有点后悔,自己纠结了两个小时的那点气儿呢?

    没志气啊没志气,米深,你算是完蛋了!

    她心里纠结着,又暗暗垂下眸子来,默默喝水。

    脚背上的红肿渐渐消退下去,那疼也没那么明显了,伤处热热的,米深的脸颊也被热水熏的微微泛红。

    男人看着她,忽然冒出一句,“有没有想过嫁给我?”

    “……”米深刚喝了一口水下去,冷不丁听见这么一句,顿时被一噎,随即猛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

    开……开什么玩笑?

    她幻听了?

    四叔说什么?嫁给他?

    她有点懵。

    男人松开她的脚,伸手将她圈进怀中,大手轻拍着她的背,“怎么了?被吓到了?”

    不是吓,是惊!

    米深渐渐平息下来,咬着杯口,声音闷闷的,“你刚刚……说什么?”

    厉封昶浅笑,手指握住了她的左手,与她十指相扣,“等一切稳定,嫁给我好不好?”

    这话如一片羽毛,从她心头轻轻拂过,又似一宗清泉,从她心田慢慢流淌。

    很暖,也让人有种忽如其来的晕眩感,只觉得那么的不真实。

    米深眨了眨眼睛,牙齿磕在杯口处,脸颊上的红晕愈发晕染开,声音闷闷的闷在杯子里,“你说什么?”

    厉封昶唇边的笑意扩散,干脆抱着她,让她坐在了他的腿上,薄唇摩挲过她细腻的耳垂,哑声道:“深儿,嫁给我。嗯?”

    那最后一个字咬的极轻,热气喷薄进她的颈窝,痒痒的,却又那么撩人心弦。

    米深缩了缩脖子,傲娇道:“不干!”

    “嗯?”他发出一声质疑,洁白的齿倏地咬住她的耳垂,惹来米深一阵轻颤。

    她揪着他的衣襟,“坏蛋!”

    厉封昶低低地笑,摸了摸她的脑袋,“深儿,嫁给我?”

    “不好。”她埋首在他怀中,甜甜的笑,嗔道。

    “嫁给我。嗯?”他嗓音懒懒,大手抚过她的背,从她后背下摆伸进去,指尖顺着她笔直的脊椎骨,一路摩挲攀沿而上。

    他的动作很轻,指尖似有似无的轻轻点着。

    米深只觉得后背一阵酥麻,浑身的鸡皮疙瘩也跟着站起来,可他的手在她背后,她没办法伸手去按,只能揪着他的衣襟,声音颤抖的唤:“四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