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71章 反正你不在,也是四叔抱着睡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精彩小说免费!

    “深深你起来啦,快来吃早饭。”叶茯苓笑容温和的冲她招招手,一副女主人的架势,看的米深甚是尴尬。

    倒不是被她喧宾夺主的尴尬,而是她今天的穿着打扮……着实颇具槽点。

    叶茯苓今天也不知道抽哪门子疯,平时爱穿各种各样的淑女连衣裙,今天穿的白卫衣搭配浅蓝色牛仔。头发扎起来,还编织了一下,翘在后脑勺处,随着她的动作一荡一荡。

    平时总是化着精致的妆容,今天却只是简单的打了个底,看着倒也过得去。

    只是……这太不正常了。

    看惯了成熟风的叶茯苓,忽然换成青春无敌的风格,真有点不能接受,主要是别扭。

    米深扫了眼餐桌上丰盛到奢侈的早餐,“叶阿姨,你不是在住院吗?”

    “我好了很多了,想过来看看封昶……和你。”

    后面两个字,明显不情愿加的,为了显示自己的大方贤惠而特意加上去,只会叫人觉得生硬别扭。

    “你四叔去公司了,你过来吃点吧?”叶茯苓热情招呼。

    米深挑挑眉,“好呀。”

    在餐桌前坐下,随手捻起一块金黄色的糕点吃了两口,连连称赞:“嗯,真好吃。”

    叶茯苓笑眯眯,“你喜欢的话就多吃点。”

    米深就真的认真吃起来,吃的津津有味。

    叶茯苓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伸手拉开她身边的椅子坐下来,笑容满面,“深深,我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你说。”

    “那个,我想搬过来住一段时间。”

    她话刚说完,米深就已抬头朝她看来,“搬过……哪来?”

    “水月居。”叶茯苓知道她在明知故问,却也配合着回答了一句。

    米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事儿你跟四叔说就好了,跟我说,没用!”

    水月居的主,不是她能做的,她也不想做!

    叶茯苓轻咬了咬唇,手指攥着衣摆,“封昶已经同意了。”

    “是吗?”米深故作惊愕,其实已经把她说谎的样子都看在眼中。

    “可是……水月居楼上楼下就两个房间,叶阿姨你来了,睡哪儿啊?”

    叶茯苓以为她上套了,心中微松了口气,“高三不是学业紧张吗?水月居离明川又远,你天天这样来回跑,浪费时间还休息不好。不如……”

    米深眼前一亮抢先道:“我知道了,一定是四叔说的吧?”

    叶茯苓一怔,以为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并曲解了是厉封昶要她搬出去。便顺坡下路的点点头:“是啊……”

    “嗯,既然是四叔的决定,我遵从。”米深回答的很干脆利落,没心没肺的样子让叶茯苓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你同意了?”她原以为,搞定米深需要花费很多周折,没想到这么容易她就同意了?她后面准备的一箩筐挑拨离间的计谋,都还没来得及展示呢。

    米深嬉笑:“当然了,叶阿姨跟四叔是过命的交情,我还要谢谢叶阿姨呢。叶阿姨想来住,我就把我的房间让出来给您睡吧。”

    叶茯苓嘴角是抑制不住的狂喜,“那,那真是委屈你了。”

    “不委屈,反正你不在,也是四叔抱着睡。没差。”米深摆摆手,豪爽道。

    叶茯苓嘴角的笑容一僵,差点没能反应过来,“你……你说什么?”

    抱着她睡?

    她可没说让她跟封昶睡在一起,她是让她去学校睡,最好是能走的远远的,不要再出现在封昶的面前。

    怎么变成抱着她睡了?

    米深一脸认真,“我跟四叔睡一个房间啊。”

    叶茯苓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不行!你们不能睡一个房间!”

    因为情绪激动,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差点把桌上的食物都给打翻。

    “叶阿姨不想让四叔跟我睡,难道想把四叔赶出去?”米深一脸笑嘻嘻,刺激的叶茯苓的伪面具再也装不下去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故意曲解。”

    “那你是什么意思?”米深步步紧逼。

    以前她对叶茯苓也没客气过,怼人的本事跟着贝贝后面,倒也学的淋漓尽致。

    现下叶茯苓就被她怼的说不出话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我的意思是让你去学校住。一来不耽误学习,二来,你也能避免两边奔波,多点时间好好休息,我这是为你好。”

    “哦——”米深故意拖长了尾音,“叶阿姨口口声声说是为我好,实际上就是想把我赶出去,鸠占鹊巢,对不对?”

    叶茯苓握着拳头,“米深,你才不是那只鹊!我也不是什么鸠。你跟封昶现在还是叔侄关系,你们不会有结果!”

    米深站起身来,拍拍手,“叶阿姨,您怎么到现在都认不清事实呢?就算我跟四叔不会有结果,也不会轮到你跟四叔有结果。”

    “你……”

    “好了。”米深抽过纸巾擦擦手,“我吃饱了,先去古城了,辛苦叶阿姨把这也收拾了吧。”

    叶茯苓面色铁青,可米深却心情不错,哼着小曲儿出去了。

    “米深!”叶茯苓的指甲死死的抠进掌心里,气的浑身哆嗦,伤口处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米深的那句“就算我跟四叔不会有结果,也不会轮到你跟四叔有结果”,就像一根刺,深深扎进她的心里。

    疼,且不甘!

    明明她更配,只有她更配!

    叶茯苓摸着左肋下的伤口,薄薄的衣料之下,还缠着纱布。

    她咬紧了牙关,一计涌上心头,手指抚着伤处,闭着眼睛狠狠的一揪……

    米深在水月居附近遇见了李秀雅。

    彼时,她因口渴下车买水,一出门就看见李秀雅在门口徘徊。

    看见她出来,李秀雅的脸上浮现复杂的神色,抬脚走了过来。

    “二婶。”虽然彼此多有不和,出于礼貌,米深还是叫了一声。

    李秀雅点点头,多日不见看上去憔悴了不少。

    她似乎有话要说,又难以启齿,纠结了半天才开口:“米深,我有话跟你说,能去僻静点的地方吗?”

    有冷影跟着,米深也不怕她使坏,点头答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