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70章 再吵把你扔出去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精彩小说免费!

    方清回答的毫不犹豫,答案就像是深埋在他心里一般,几乎何婧刚问出来,他就脱口回答而出,都不用思考的。

    也正是因为这份果决,饶是何婧也愣了一下。

    “呵~~”片刻后她又冷笑,眼中藏着深深的蔑视,手指被他握着动弹不得,只能将醉醺醺的身子靠过去,“你是不是还想上我?”

    方清眸色微深,握着她的那只手力道也渐紧。

    “嘶——”何婧疼的眉头紧皱,可他依然没有要松开力道的意思。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也可以告诉你,你想要的,得不到。所以,不如放手?”

    “放手?”何婧嗤笑,“除非我死!”

    方清盯着面前的女人,神色复杂,“你想要的,我也能给。”

    何婧醉眼朦胧的看着他,“我爱厉封昶,你能给吗?”

    方清的神色僵在了脸上。

    他盯了何婧良久,想从她脸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以此证明她在说谎。

    但何婧很坦荡,双目直直的与他对视,“怎么?不相信?”

    “……”方清抿着唇角,没说话。

    他一直觉得何婧是想要厉封昶身边的位置,却独独没有想过,她是爱他的!

    良久以后,他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他爱的人是米深,你不会有结果。”

    何婧脸上浮现不耐,用力挣开他的手,揉着被他捏的发红的手腕,“就算没有结果,我也不会选择你。以后别再来找我。”

    说完,她不再看他一眼,伸手拦了一辆的士,坐上去扬长而去。

    方清在原地站了很久,爱他?

    口袋里的手机嗡嗡震动,是妹妹方若打过来的。

    他一边接过电话,一边转身往停车的地方走。

    “哥。你在哪呢?我都回来几天了,也没见着你人。”方若在那头火急火燎的说。

    “怎么了?”

    “还能怎么?今晚不是跟你那个好兄弟吃饭吗?谁知道他把那个讨人厌的米深也叫来了,整顿饭也不用吃了,光看着两人腻歪,真是讨厌!”

    一提起米深,方若就有倒不完的苦水。

    方清坐上汽车,开口截断她的话,“人家两口子恩爱,你吃的哪门子醋?难不成你也喜欢封昶了?”

    方若嘟嘴,“我才没有,我只是看不惯而已……”

    “看不惯的多了,你还想棒打鸳鸯怎么的?”

    “我……”方若一时语塞,急了,“哥,你到底还是不是我亲哥?怎么帮着外人说话呢?”

    “我说的是事实。”

    “哎……好了好了,不跟你说了。这么晚了,你快点回家吧,爸爸妈妈刚才还念叨你呢。我该撕面膜了,拜拜。”说完,方若便急急挂掉了电话。

    将手机随手一扔,“臭男人!都是鬼迷心窍的臭男人!”

    ——

    晚上,米深复习功课,趴在桌上睡着了。

    结束工作的厉封昶推门进屋,将她抱去床上,动作虽然轻,却还是有些惊醒了她。

    “四叔。”米深嗫嚅着,揉揉眼睛,“书还没看完……”

    “你这么拼命,是想心疼死我?”厉封昶将她放在被子里,食指曲卷在她小巧的鼻梁上轻轻刮过。

    米深打了个哈欠,累的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了,还想爬起来继续复习。

    厉封昶伸手过来,将她按了回去,“乖乖睡觉,不然打屁股。”

    米深:“……”

    眨巴眨巴眼,“四叔,我觉得你变了。”

    厉封昶抬手扶额,“只要还在你能接受的范围即可。”

    给她掖了掖被角又道:“你这么替另外一个男人卖命,可知我会吃醋?”

    “欧镐宁为我而死,我为他圆梦,不算过分。”米深捏着被子,后面小声咕哝,“倒是你,总是跟他争什么风吃什么醋……”

    厉封昶盯了她半晌,“如果他没死呢?”

    米深一怔,对上男人漆黑沉沉的眸,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站了起来。

    睡意全跑没了,她笔直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双眼瞪的溜圆,“四叔你说什么?”

    “我说如果……”

    “不,你从不说如果!”米深笃定,眼里的光几乎要刺痛他的心。

    “深儿,你当真这么重视他?”

    米深察觉味道不对,立马解释:“他是我大表哥。”

    “……”厉封昶看着她,没说话。

    “真是我大表哥。”

    “嗯。”他点点头,重新将她按回去躺下,“快睡觉。”

    米深伸手抓住他的衣袖,“四叔,他没死吗?”

    “死了。”

    “……”

    肯定没死!

    看着女孩那一双澄澈如镜的眼眸,厉封昶隐隐开始头疼。

    从这一刻开始,他要怀疑他当初出手相救,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了。

    米深后半夜兴奋了。

    裹着被子滚来滚去,搅的某人不得安宁。

    “四叔,四叔。你跟我说说,欧镐宁现在人在哪?怎么样了?”

    男人胸膛起伏,双目紧闭:“……”

    “四叔四叔?”女孩扯扯他的袖子,“求你了……”

    某人翻了个身,将她卷进怀里禁锢,“再吵把你扔出去。”

    “……”

    总算安静了片刻。

    但也只是片刻。

    片刻后,米深觉得热,一脚踹开了被子。

    他皱眉,拉过盖好。

    几秒钟后,又是一脚。

    厉封昶终是睁开眼睛,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大手从她睡裙下摆伸进去,一路势如破竹,灼热的大掌握住了她的左胸。

    米深浑身一颤,隔着衣服按住他的爪子,大概也是知道一不小心踩着炸弹,一脸怯怯:“对不起,我错了……”

    男人低笑一声,掌心的触感让他疯狂,指尖轻捻,低头,咬在女孩的唇上,“现在才知道错,晚了!”

    后半夜折腾完了,米深才算累的睡过去。

    清晨她醒来时,厉封昶已经不在了。

    一开房门,便是食物飘香,米深乐呵呵的跑去餐厅,“张妈,做什么好吃的了……”

    话音未落,看见正在餐厅摆放餐具的女人,表情生生僵在脸上。

    “深深。”女人系着围裙,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卫衣,搭配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平常披着的头发也扎成了马尾。

    淡施粉黛,清新怡人。

    米深看见她,却是立马皱起了眉,“叶阿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