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67章 位置不对……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精彩小说免费!

    厉封昶看着她手里的玫瑰,“喜欢么?”

    嗯?这是他买的?问她喜不喜欢,是送给她的?

    他的眼神里藏着炽热,米深下意识的垂眸看了眼手里的花儿。

    红玫瑰妖艳,瓣叶上沾着水珠,很美。

    “玫瑰都是送给爱人的……”她讷讷道,声音细小,仿佛只有自己听见,却也一清二楚的落在男人耳中。

    男人伸手握住了她的指尖,“傻丫头,你便是我的爱人。”

    “……”米深抬头看着他,抿着嘴,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格外有神。

    两人将一束玫瑰分两个玻璃瓶装好,一瓶放在餐厅,另一瓶米深拎去客厅了。

    夜里,米深被“鬼”压床了。

    本就因感冒而睡的不踏实,模模糊糊中有个温暖的怀抱靠过来,她下意识的贴近,手指捏在了柔软的毛衣上,额头抵着他的胸口。

    “深儿。”有人喃喃在耳边念着她的名字,大手抚过她的脑袋,抚过她的背。

    “咳咳……”睡梦中的米深轻咳了两声,越发往那人怀里钻进。

    厉封昶将她圈在怀里,垂眸盯着她通红的小脸,嘴角牵起一抹温柔浅笑,拥着她一颗心也落回实处,很快便睡了过去。

    米深今日醒的很早,她是被热醒的。

    明明房里开着冷气,可她还是被热醒了,在某人的怀里,被热醒的。

    窗外的天微微凉,米深一睁眼,便看见近在咫尺的那张俊脸。

    昨晚那种踏实安心感,不是梦,是真实的。

    米深静静地盯着他看了会,看他的额头、笔挺的鼻梁、微微抿着的薄唇、弧线美好的下颌……看着看着,就有种要伸手去摸一摸的冲动。

    然而手指才刚刚点到他的鼻尖,就被他握住了。

    那双本紧闭着的眸子倏地睁开了,墨色的瞳孔深如悬崖,就这么直勾勾的与她对视。

    “偷看也就算了,还偷摸?”因为晨起,他的嗓音暗哑,带着某种惑人心弦的低沉磁性,好听到耳朵都要怀孕了。

    米深做贼心虚,手指被他捏着又抽不回来,再这么被他盯着,一张脸不可抑止的红透了。

    大脑也不知道是怎么运转的,窘迫之际一句话脱口而出:“你不是说……你是我的吗?那我便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想怎么摸就怎么摸。”

    她说的理直气壮,可话一出口看见男人渐深的眸光,便也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没等她想明白,男人的手已经伸到她的腰际,搂着她一个翻身。

    体位立刻变成了……她上他下!

    米深双手撑在他胸口,脑子继续抽抽犯浑,“……位置不对!”

    话一出口,顿时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摆手,想从男人身上下来,却被他勾的更紧。

    某人的手按着她的腰,劲瘦的腰故意往上一顶,不耻下问:“那是哪样?”

    因为他的这个动作,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相撞,米深的脸顿时红的要滴血。

    “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便再顶,笑意盈盈的问:“那究竟是哪样?”

    米深:“……”

    她不说话,他也没打算放过她。

    磨磨蹭蹭间,那玩意儿越发的坚硬了。

    米深从来不知道,一向冷漠矜贵的四叔,竟然也有这么……无耻下流的一面!简直叫她叹为观止。

    再这么下去,某人怕不是要兽性大发,将她剥干净,顺带吃干抹净?

    她的意识果然没有错,脑子里的这个念头还没转完呢,男人果然就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现在呢?对了么?”

    米深:“……”

    她能说什么?她已经风中凌乱了!

    她果然被剥干净了,像个被剥了壳的鸡蛋,完美的呈现在他面前。

    然后,被不客气的吃干抹净了。

    事后,米深去上厕所,却发现纸上有点点血迹。

    难道是姨妈要来了?

    米深想着,垫了片护垫才出门。

    一拉开卫浴间的门,某人已经不在房中。

    等她拾掇好了出门,就发现家里来了客。

    沙发上背对着她坐着个白发老人,米深出来时,正听见他跟四叔交谈——

    “茯苓那丫头,性子虽然刁蛮了些,但对你却是真心的。我们叶厉两家向来交好,我希望你能给她一个机会。”

    米深听出来了,这是叶茯苓的爷爷,叶老。

    听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想撮合叶茯苓跟四叔。

    米深抿紧了唇,现在隐蔽的角落,侧耳听着某人的回答。

    厉封昶的声音淡淡的,“叶爷爷良苦用心,我能体会。至于茯苓,我一直拿她当妹妹看待。”

    叶老毕竟是长辈,跟厉老一辈子的交情,厉封昶对他,也还是尊敬的。

    叶老闻言轻叹了口气,语气带着试探,“你还与米家那丫头在一起吗?”

    恰好张妈过去递茶,这个问题也就避开了。

    没有听见他坚定的回答,米深的心顿时又重重的掉下去。

    叶老稍坐了片刻,就起身离开了。

    米深从角落里走出来,目不斜视的往门口走。

    张妈道:“五小姐起来了,早饭好了……”

    “不吃了。”她现在一肚子气,别说早饭了,中饭恐怕都不用吃了。

    她刚走到玄关,还没来得及换鞋就被某人拦腰抱了回来,“不吃早饭对胃不好。”

    “我不饿!”她气冲冲道,伸手去掰扯他的手,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乖,少吃一点。”男人不顾她的挣扎,就这么抱着她进了餐厅。像抱孩子似得,将她放在了凳子上,然后亲手给她铺餐巾,给她摆好餐具,端来早餐。

    一旁的张妈见没她什么事了,笑了笑,转身出去了。

    米深脾气大的,一把掀掉了餐巾,餐具哗啦啦打翻,腾地站起身来,“我不吃不吃!”

    “……”

    餐厅里有片刻的死寂,男人看着她,本还温柔的面色,微有些沉下去。

    米深有些心虚,扯了书包往外走,“我去剧组了,今天有戏。”

    才走两步,又被人扯了回来。

    米深心里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我都说了我不吃了……”

    回头见男人阴沉下来的脸色,后半句话又很没出息的卡在喉咙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