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63章 可得看好四叔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精彩小说免费!

    夜色深沉而静谧。

    何婧是被一声响惊醒的,她向来睡眠浅,夜里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清醒。

    黑暗中,有个人影在眼前晃过。

    “谁?”

    她惊的从床上坐起,抬手按亮了床头灯,另一只手已经伸至枕头下,摸到了藏在那里的水果刀。

    “婧婧,是我,是我!”

    狼狈而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灯光骤亮的瞬间,何婧看清了面前的男人。

    男人浑身湿透,身上满是脏污,似乎刚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一靠近还能嗅到一股刺鼻恶臭。

    “爸?”何婧看着他,眉头立时皱起来。

    “是我是我。”何金九一面说着,一面扯过纸巾在身上胡乱的擦拭着。

    “啪嗒”一声,房里的灯倏地又灭了。

    何金九一怔,就看见何婧从床上下来,贴近窗户边,隔着窗玻璃往楼下瞧了几眼。

    “放心,我从院角狗洞里钻进来的,没被人发现。”何金九看出她的忌惮,道。

    何婧才松了一口气,回身没好气的看着他,“晚上家都快叫人抄了,你这个时候还敢回来?不怕被人瓮中捉鳖?”

    “啧~”何金九皱眉不悦,“你这孩子,有你这么说自己父亲的吗?我是鳖吗?”

    何婧懒得跟他计较这些,皱着眉道:“您真的想拿刀伤害四少来着?”

    “不然呢?谁叫他逼的这么紧?狗急了还会跳墙呢……”何金九一边擦着身上的脏污,一边骂骂咧咧的抱怨,丝毫没发觉自己女儿的脸色,已经阴沉的不能看了。

    直到他察觉到不对劲,才抬头看了她一眼,摸摸鼻子,“我本来是不想的,可是谁叫他不肯给一条活路的。既然他不愿意放过我,那我死也要拉着他一起……婧婧,你最聪明,平时点子最多,现在全城都在找我,你可要帮帮我。”

    “帮?我怎么帮?”何婧满脸厌恶,月光下一双眸子里盛满冰寒,“你既然敢做,就应该敢当。”

    敢动厉封昶,他自己嫌命长,她还没活够呢。

    何金九气恼,“我丢下面子去求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个家?”

    何婧冷笑,“这个家也不单单只有我,你不是还有个好妻子,还有个娇柔可爱的小女儿吗?您平时对她们那么好,这个时候难道她们不该为您排忧解难?”

    何金九扔下纸巾,“算了,我去找你廖芳姨商量商量对策。”

    说完,转身就往门口走。

    何婧又是一声冷笑:“晚上四少的人来找你,廖芳怕惹祸上身,已经带着何娟走了。”

    “走了?”何金九一顿,“去哪了?”

    “我哪知道。”何婧凉凉的看着他,“我是没地方去,不然谁愿意待在这?”

    何家做房地产生意暴富了一把,但因为何金九的鼠目寸光,家产已经败的差不多了。

    虽然说t.r的步步紧逼也脱不了干系,但究其真正原因,一切还是何金九自己造成的,怨不得别人。

    “婧婧……”何金九开始把脚步往回挪动。

    “时间不早了,您还是先回房洗个澡睡一觉再说吧。”何婧捏着鼻子,有点受不了他身上的味道。

    何金九也是个神经大条的,听她这么说,便点头:“也好,那你也早点休息,女孩子不要熬夜。”

    讪笑着带上房门,出去了。

    何婧打开窗户透气,看着院子里的清冷光景,想着如今何家的处境,想想这样的一个父亲,真是越想越窝气,一挥手打翻了柜上的水杯,哗啦落地,心里的气才算稍微平息了一些。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看来她是要好好的重新布棋了。

    ——

    厉封昶夜里回来,冷影还等在门外。

    “四少。”见他回来,冷影迎上来。

    厉封昶看了一眼屋内,“她睡了吗?”

    “我们去了玫瑰餐厅,去了医院……五小姐一路心情都不怎么好。”

    “嗯。”厉封昶点头,开门进屋。

    冷影在门外站了片刻,悄然离开。

    厉封昶在沙发上坐了大半夜,米深的门近在咫尺,他却没有勇气去敲。

    他的身份,让霸道强势成为了他的专属名词,可现在,却也成了他的软肋。

    米深夜里睡的并不好,整宿的噩梦辗转,第二天醒来头昏脑涨的,还感冒了。

    一大早听说某人去了医院,她连早饭也没心情吃了,直接背着书包去学校了。

    高三的学业本来就紧张,加上还要腾出时间看剧本,半天功夫,米深的感冒就加重了。她本来还打算扛一扛的,可是鼻涕眼泪不受控制的流,脑袋也晕乎的厉害。

    趁着中午午休,她去校医务室买了感冒灵。正在茶水间倒了开水,毛贝贝的视频电话就轰炸过来。

    米深放下水杯接通了电话,屏幕上立刻跳出贝贝的影像。

    “深深。”毛贝贝异常兴奋。

    这丫头过去海城一个多月了,平时她两也就打打电话,这还是第一次视频。

    米深扬起嘴角,“你好像瘦了?”

    “有吗?我最近吃的可好了。”贝贝依然大大咧咧的,“我看见新闻了,叶茯苓给四叔挡刀了?”

    米深眨眨眼睛,“你的消息真灵通。”

    之前得知欧镐宁车祸去世,她还在电话里跟她痛哭了一番,消沉了好一段时间。这回听说叶茯苓为四叔挡刀,直接视频轰炸了。

    看来什么也挡不住八卦者的一颗八卦心。

    “我是担心你。”毛贝贝似乎看出她的想法,“你还好吧?”

    “我好得很。”米深笑笑,将接了新戏的事跟她说了。

    贝贝那头略略沉吟,“没想到叶茯苓还挺有种的,深深,你可得把四叔看好了。”

    米深讪笑,端起水杯喝水,“看不看好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专属我的。”

    “咦?这话听着不对……”

    “贝贝。”米深截断她的话,“我们说点别的吧。”

    现在米深的心像一个掉在地上的线团,理不清,越滚越乱。凡是扯到四叔,她就难受。

    贝贝默了默,了解她的心性,摸摸鼻子将话题转移到别处去。

    看见米深捧着杯子喝水,顿时想起什么:“你在喝红糖水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