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59章 不准去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精彩小说免费!

    门开了,一阵冷风灌进来。

    院子外,一辆陌生的汽车疾驶而过,驶远了。

    不是他回来。

    院子里的灯火被夜雾打散,显得朦胧又透着几分清冷,米深心里空的厉害。

    ——

    次日是周日。

    米深带上房门出来,餐厅里某人已经端正坐着,在用早餐了。

    厉封昶逆光而坐,金色的阳光从他身后洒进来,照在他手中的报纸上。

    他一手端着热茶,垂眸看着报纸,似乎很认真,认真到似乎没有察觉到她过来了。

    米深随手拿个面包啃着,餐厅里除了彼此吃东西时的细微声响,几乎再没别的声音。厉封昶的报纸也久久没见翻页,手里的热茶泛着热气,也是半天没见他喝一口。

    直到一阵门铃声骤然响起,打破这份僵持的沉寂。

    “先生,靳少爷来了。”张妈将一人领进来。

    米深抬头一看,竟是靳如墨。

    他背着单肩包,一身白色宽大休闲服,泛着清冷气息。

    看见米深时,扬了扬唇角,笑容温和。

    米深回以礼貌的浅笑,下一秒便觉如芒在背,回头时,身后的男人已动作优雅的将报纸折叠,并站起身来,步出了餐厅。

    靳如墨是来找四叔的,两人在书房呆了大约半个小时。

    “厉先生,您找到我父母的下落了?”靳如墨永远站的笔直,哪怕是在厉封昶的面前,也是脊背挺直,不卑不亢。

    厉封昶绕过书桌,将一个鼓鼓的资料袋递过来,深邃的眼神盯在他清瘦的脸上,“靳少说过的话当记得。”

    靳如墨的指尖微僵,只顿了两秒,接过资料袋,打开迅速浏览。

    几张纸,叙述了当年靳家的状况,附带着一些老照片和密密麻麻的公司数据。

    靳如墨握着资料的手指渐渐颤抖,半晌,从牙齿缝里挤出来几个字:“果然是他!”

    靳如墨从楼上下来时,米深正背着书包准备出门。

    “米深。”靳如墨看见那抹清丽的身影,忍不住开口相唤。

    “靳学长。”米深敏锐的察觉到他神情的不对,“你没事吧?”

    她看见靳如墨手里捏着个纸袋子,犹记得上次他提起过,四叔帮他找父母亲的事。今天来,大概也是为了这?

    米深今天穿了一件白色t恤,一件牛仔背带裤,配上一双小白鞋,扎着马尾,十分青春活力。靳如墨看着她,烦乱的心忽然间得到一丝莫名的慰抚。

    大约一个人在阴暗处生存久了,便越发渴望这样的明媚阳光。米深之余他,便是那从腐朽之间渗透出来的珍贵温暖。

    “我已经从靳家搬出来了。”他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米深想,他跟靳铭不合,已是很久的事,搬出来住也很合情理。

    “你是找到亲生父母了,要跟他们一起住了吗?”

    靳如墨眼中浮现一抹痛色,垂眸看着手中的袋子,“我父母……已经死了。”

    “抱歉……”米深有些惊讶。

    一直知道靳如墨在找他的父母,却没想到原来二老已经不在世上。

    “没事。”靳如墨扯扯唇角,看见她肩上的书包,“你今天还去图书馆吗?”

    “嗯。正打算过去。”

    图书馆静,虽然水月居关上门来也静,却静的她心里发慌。

    靳如墨嘴角的笑意越发温柔几分,“我正好也要过去,昨天去忘了借书了。不如一起吧?”

    正说着,空气忽然变得紧凝,一股浓烈的压迫感从身后蔓延而来。

    厉封昶拾阶而下,目光冷沉的看着客厅里说的正和的两人。

    他走到米深的面前,大手垂下,自然而然的握住了她的手,“手凉了。”

    米深敏锐的嗅到来自男人的霸道强势,说了句“不冷。”抽回手来。

    靳如墨将两人之间微妙的互动尽收眼底,前不久在一品江南发生的事情,他也隐约听见些风浪。其间说法纷纭,只是有一点恐怕是真的——

    欧镐宁的死,给米深与厉封昶之间或多或少制造了裂痕。

    靳如墨走后,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冷下来。

    米深低垂着眉眼,手指捏着书包肩带,粉唇微抿,瞪着自己的脚尖。

    厉封昶静默站在她的身边,视线落在她的脸上,许久之后,才叹出一口气。

    “深儿。”他伸手将她拉近一些,“你怨恨四叔?”

    怨恨?

    谈不上吧。

    只是她最近乱的很,从发生种种以来,她心里有结,四叔对她也不似从前了。

    她能感觉到他的小心翼翼,她将这种小心,归结于当年事后的愧疚。于是,心里的梗越发垒砌的高了。

    短短两周时间,他们已经大不如从前了。时间能消磨一切,只怕是长此以往,不用太长时间,他们便可能决裂?

    米深默了默,“昨天你去图书馆了吗?”

    “……”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米深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垂下眸子去,“冷影哥哥说您最近很忙,都这个点了,您快去公司吧。”

    “深儿……”

    “我去图书馆看书。”

    厉封昶眉眼一沉,手掌扣住她的胳膊,将她拽回来,那双好看的眉头紧皱着,“家里不能看书吗?为什么非要跑去图书馆?”

    家里不是不能看,而是现在水月居里的气氛,让她只想逃离。待在这里她只顾着难受了,哪里还有心情看书写作业?

    见她不吱声,厉封昶便越发确定了心中所想,沉声问:“跟靳如墨约好的?”

    他咄咄逼人的气势,让米深极不舒服。

    连日来积压在心里的郁闷也开始泛出滋滋的火花,米深胸腔里堆积了一团气,抬头迎上男人的视线,不想做任何解释,只用鼻子发出一个单音节。

    “嗯。”

    男人眼中刹那浓云翻滚,面色瞬间变得沉厉,周身的气流冻结成冰,骨关节更是握的咯咯作响。

    这样盛怒的他,她从未见过。

    米深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在这一瞬间甚至有点害怕,他是不是会上来打她一顿。

    但他没有。

    厉封昶站在原地,风暴来得快,去的也快。

    待他容色恢复,便是冷冷的勾了下唇角,吐出三个冰冷的字眼,“不准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