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51章 深儿你在找什么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医院。

    厉封昶握着医生下达的无痛手术同意书,指甲几乎将那张纸掐破。

    女医生谨慎的看了他一眼,“现在最好尽快手术,这么拖下去大人孩子都有危险。”

    说完之后,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静静的等着厉封昶的回复。

    他不同寻常人,厉家的四少,t.r的创始人,警惕度和阅历都是不容小觑的。女医生攥着笔的手心被冷汗打湿。

    “做!”男人在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将那份同意书递了过去。

    他不能拿她的生命冒险!

    “……”女医生在短暂的怔愣之后,迅速的反应过来,忙伸手接过,“好的,我马上安排。”

    米深被推进了手术室,小腹处仍是一阵阵的疼,但是相比之前,却是好多了。

    手术准备室里,女医生戴手套的手有些发抖。

    旁边一直跟她的贴心小徒弟看四周无人,凑近了道:“师父,你真的要帮丁小姐做这事?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事,万一被发现了……”

    女医生无奈,“我能怎么办?她拿我弟弟的把柄要挟我,要是我不做,我弟弟会坐牢的。”

    小徒弟抿抿唇,面露不忍:“可是我们是医生啊,从来都是救死扶伤,怎么能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况且,厉四少也不是好得罪的,万一将来事情败露,师父你……”

    女医生深吸了一口气,“我也知道啊,可是能怎么办?总得先过了眼下这一关才行。”

    小徒弟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师父,我有一个好办法。”

    说着,神神秘秘的凑近到女医生的耳边,窃窃说了些什么。

    女医生的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这样行吗?”

    小徒弟点点头,“那也比害死人命要强。”

    女医生沉默,眸光闪烁有些犹豫。

    ——

    米深迷迷糊糊做了个梦,梦里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孩冲她挥手。

    她想追过去,面前的路却忽然变成了一条黑漆漆的河,她一个踉跄,脚下踩空,蓦地睁眼从噩梦中惊醒过来。

    “深儿。”熟悉的怀抱席卷而来,男人低柔的嗓音响在耳畔,“深儿不怕。”

    米深抓着他的衣襟,大口喘息着,神情惊恐。

    等她气息稍定,厉封昶又喂她喝了水,握着她的手,“好些么?”

    “嗯。”米深点头,想起刚刚那个可怕的梦,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四叔,孩子?”

    厉封昶眸色稍暗,握着她的手柔声道:“没有谁比你更重要。”

    米深一惊,“四叔,孩子没事对吗?”

    “深儿。”他不想瞒她,但她期盼的眼神,又叫他难以将事实启齿。

    米深的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襟,眼神惶恐,“四叔?四叔?”

    厉封昶重新将她拥进怀中,“深儿,我们以后还会有的。”

    “不……”女孩发出痛苦的闷哼,眼泪浸湿了他的衣襟。

    米深情绪激动,厉封昶没办法,只好带她回水月居。

    直到进了她的房间,躺在她的那张床上,她才慢慢的合上眼,睡过去。

    武安医院。

    几乎是厉封昶带着米深前脚刚走,后脚丁蕊与何婧便敲开了女医生的办公室。

    看见两位不速之客,女医生皱皱眉,将无痛人流手术的单子扔在桌上,“我已经按照你们说的做了,希望丁小姐也能说话算话,不要为难我的弟弟。”

    丁蕊伸手拿起那份文件看了一眼,满意勾唇,“别这么说,好歹我们也是老同学。”

    女医生盯着她没说话。

    “放心。”丁蕊将那份单子放下,“你这么帮我们,我自然不会食言。”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录音笔,“喏,这是你弟弟的把柄,给你了。”

    女医生一把抓过,才算彻底安了心。

    ——

    水月居。

    厉封昶转身炖个汤的功夫,米深就不见了。

    客厅落地窗的玻璃门开着,厉封昶一眼便看见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的身影。

    女孩只穿了单薄的睡裙,赤着脚在草地上跑来跑去,像是在找什么。

    厉封昶走过去,双手握过她的肩,“深儿,你在找什么?”

    米深睁着一双黑亮的眼睛,“四叔,我在找宝宝。你看见他了吗?”

    “什么?”厉封昶眉心渐渐蹙起,心中涌出不好的预感。

    “我们的宝宝啊。”米深笑着说,还用手给他比划,“他大概这么高,白白的胖胖的,是个男孩,眉眼像你,鼻子像我,笑起来嘴角还有两个浅浅的小梨涡……你看见他了吗?”

    厉封昶眉心深皱,眼中像是被覆上一层朦胧白雾,握着她双肩的手在慢慢收紧,“深儿,你睡糊涂了,四叔带你回去。”

    “不!”米深坚持,“我没有睡糊涂,我真的看见他了。”

    她说着,又转头朝四周张望,“不知道他躲到哪里去了。四叔你见着他,一定会很喜欢。”

    她满眼的期待,实在叫人不忍打破幻象。

    厉封昶无奈,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抚:“知道了,我们先回去,过会我叫张妈来寻他。”

    他垂眸看着她站在草地上的一双白嫩嫩的脚丫子,心疼的将她拦腰抱起,大步进了屋子。

    早饭时,米深兴趣缺缺的。

    接连几天下来,因为“流产”事件,厉封昶发现米深的状态越来越糟糕。

    傍晚,他约来楚晋炤看看米深。

    推开房门,便看见米深坐在书桌前,手里握着笔,埋头沙沙的画着什么。

    楚晋炤和厉封昶对视一眼,点点头,叩了两下门走进去。

    “深深,在画什么?”楚晋炤搬了凳子在她身边坐下,视线也自然而然的落在她手里的那张纸上。

    纸上画的是一个小男孩,白白净净的,正咧着嘴笑。

    楚晋炤心中暗暗的惊,米深的性格向来坚强,可是看到这幅画,他意识到情况可能远比他想的要糟糕许多。

    “楚叔?”米深偏头看见他,扬唇笑了笑,放下笔拿起那幅画,“你是说这个吗?这是我跟四叔的小宝宝啊,他是不是长得很漂亮?”

    那双眸子装着这世间最美好的东西,让人知道即便是幻象,也不忍心戳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