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50章 深儿,你说过你信我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墨清风!

    米深看着一步步走来的男人,瞳孔微缩。

    ——

    一整个下午,没有米深的消息。

    夜里九点多,水月居客厅。

    楚晋炤看着对面沙发上的男人,“有没有可能,是欧镐宁还活着?”

    厉封昶没有反应。

    他微曲着膝盖,手肘撑在腿上,瞪着茶几上某处,已经快半个小时了,不曾动过。

    楚晋炤正纠结着措辞打算开口,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

    有人用密码开了门,再关上,换了鞋走进来。

    楚晋炤一抬头就看见走进来的人,一双眼瞪的溜圆,“深深!”

    对面沙发上快要成为石雕的男人,终于在这一声中找回了灵魂。

    他蓦地转头,起身动作迅捷的到了女孩面前,高大的身影将她笼罩,一把将她拥入怀中。

    米深一怔:“四叔?”

    楚晋炤也站起身来,一颗心落回实处,“你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某人要疯了。”

    说着,特意用眼光意味深长的扫了某人一眼。

    米深:“……”

    她坐车回来的时候,看见了新闻。但是出门时没带手机,就没给他打电话。

    厉封昶紧紧拥着她,力道之大,几乎要把她嵌入骨血。

    楚晋炤感觉到自己这个硕大的电灯泡,正散发着一千八百瓦的光和热,有点尴尬的摸摸鼻子,“那什么,回来就好,我还有事,先走了。”

    “楚叔再见。”米深朝他伸出手,挥了挥。

    门开了又关上,屋子里恢复安静。

    米深就这么任由他抱着,直到她的脖子酸的不行,才轻轻推了推他,“四叔,你勒的我快断气了。”

    男人稍稍松开她一些,“饿不饿?我去给你做饭。”

    他没有问她去了哪儿,做了什么,可越是这样,米深便越觉得他都知道,在回避一切。

    米深拉住他,“四叔……”

    他顿下脚步,看着她。

    “当年我父母的车祸,与你有关吗?”

    男人的眉宇之间骤然涌起一股杀意,握着她的手也下意识的紧了几分,“谁跟你说了什么?”

    “……”米深抿唇,看着他。

    他的反应,让她的心又往下沉了几分。

    男人靠近过来,手指轻抚过她的脸颊,“深儿,你说过相信我的。”

    米深的唇抿的更紧了,半晌重重点头,“嗯。”

    说好了相信,可米深半夜里还是失眠了。

    今天在墓园,墨清风说的话始终在她耳边回响——

    “当年厉家在找那个孩子和江晚珠,当晚米正阳夫妇是要送江晚珠离开暖城的。厉封昶的车在后紧追不舍,导致汽车超速,撞上前面的货车尾箱。”

    “米正阳夫妇死后,厉家所有人都在找那个孩子。不知道什么机缘巧合下,当时厉老应该是误把你当成了那个孩子,接到厉家抚养。而除了厉老,厉胜、沈美芝、厉封昶这三个人都知道你并不是!当时厉胜和沈美芝都不在暖城,唯一知道真相的厉封昶,没有拆穿。”

    ……

    墨清风的话,是有落实处的。

    犹记得当初知道她跟四叔的感情,太爷爷那般反对,最后实在没办法,拿出了那一纸dna。

    当时她都震惊了,只有四叔依旧淡定。让楚叔分别取了他们的血,重新比对,才说服太爷爷。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契合点,她才如此不安。

    ——

    江珉的葬礼在三天后。

    天气有些阴沉,米深穿一身黑衣,将骨灰盒放入墓穴。

    葬礼很简单,米深没有多轰动,只是简简单单的办了,按照程序入土为安。

    从头到尾,只有厉封昶和冷影相伴。

    楚晋炤赶来时,仪式已经完毕。

    米深在墓前站了很久,手指轻轻擦拭墓碑上江珉的照片,“妈。”

    十年,本来可以享受天伦,可她却在病痛和怨恨的折磨中度过,最后也是抱着满腹的怨恨离开人世。

    右肩上一沉,厉封昶将米深拥进怀中,默默的站在她的身边。同样的目光落在那墓碑上,只是神色淡漠。

    葬礼后的一个星期,米深在家养胎。

    风波被厉封昶的势力压下去,张妈也从老家回来了,一切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其乐融融的时光。

    可这中间,却经历了太多的变化。

    此刻,米深躺在阳台上的躺椅上,盯着窗台的花儿,心里却空落落的。

    一切都跟从前一样,一切又都变得不一样了。

    “叮咚”门铃声响。

    张妈去开了门,门口模模糊糊传来细碎说话声。

    片刻后张妈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包装精致的四方小盒子,“五小姐,您的包裹。”

    米深抬手接过,“是海城寄过来的吗?”

    昨晚贝贝跟她通电话,说给她买了点好吃的,不会这么快就到了?

    “不清楚,上面没写清寄件地址。”张妈道。

    米深扫了眼那包装,“贝贝总是丢三落四,忘了写寄件地址也是很可能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拆开包装,心里正想着贝贝会给她买什么好吃的,兴致勃勃的拆开最后一层纸,一打开盖子,却从里面跳出啦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啊!”米深猝不及防的被吓的从椅子上跳起,手中的盒子也啪的掉在了地上。

    张妈也被吓了一跳,定睛看时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只见那盒子里,装着一些米深拍恶魔时的剧照,只是脸被人用刀子划破,还泼上了刺目嫣红的鲜血,盒子里更是一堆黑漆漆的老鼠屎,恶心又吓人。

    而刚刚米深打开盒子时,从里面跳出来的,正是一只硕大的活老鼠。掉在地上之后胡乱的转了几圈,迅速钻进下水管道里面去了。

    张妈在震惊之后迅速的反应过来,忙弯腰重新把盒子盖上,踢到一边,去搀扶米深。

    米深真的被吓得够呛,脸色都白了。

    “五小姐,您的手好凉。”张妈搀扶着她进屋,让她坐在沙发上,“您还抖的很厉害。”

    米深一手扶着张妈,一手摸着肚子,眉头皱紧,“张妈,叫冷影哥哥来,去医院……”

    “好,好!”张妈见她面色越来越难看,连连答应着从侧门奔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