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47章 她终于肯开口问了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妈?”厉锦珊一愣,神色不明的看着她。

    李秀雅看了看手机,“这个何婧……是不是之前一直帮着叶小姐使坏的那个?”

    “是啊。”厉锦珊点点头,“现在我们是盟友。”

    “昨晚你也跟她在一起?”

    “是啊,我看见欧镐宁跟米深一起,我很生气,我打电话叫她过来的。”

    李秀雅又问:“昨晚除了她,还有谁跟你们在一起?”

    “还有一个,是明川以前的校董,叫丁蕊……真是奇怪,都快闹翻天了,她们怎么也没给我打电话?不会出事了吧?”

    李秀雅重重放下手机,“她们不会有事,有事的是你!”

    厉锦珊一怔,“妈你是说……”

    李秀雅什么也没说,直接起身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行李箱,摊开在地上,就给她装衣服。

    “妈……”这下轮到厉锦珊傻眼了。

    她本来一根筋就绷着,眼下见李秀雅这般,马上又害怕起来。

    “你现在必须马上离开暖城,不然等你四叔回过神,你就完了!”李秀雅胡乱的将衣服统统塞进箱子里,因为太着急,衣服全都是乱糟糟的放成一团。

    “可是……”厉锦珊犹豫不决,“我去哪啊?”

    “不管去哪,总之先离开暖城。”李秀雅急的手也哆嗦,随便将箱子塞满,关上。

    一手提着箱子,一手抓过厉锦珊的手,“快走,珊珊!”

    “妈!”

    “快!”

    李秀雅不由分说的拉着她的手,匆匆忙忙下楼。

    刚一出门,就看见站在门口的冷影,母女两都是一呆。

    还是李秀雅反应快,在看见冷影的刹那,转身就往回走。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冷影淡淡一抬手,站在他身边的两个黑衣男人几步上前,左右架起了厉锦珊。

    “妈!”厉锦珊发出一声尖叫,慌乱中伸手抓住了李秀雅的手,“妈妈救我。”

    “砰”!

    行李箱重重掉在地上,里面的衣服都散落出来。

    李秀雅双手抓着厉锦珊的手,想要把她往回扯。

    两个黑衣男对视一眼,一人伸出一只手,用力一推,李秀雅便摔在了地上。

    “妈!”厉锦珊一张脸吓得血色全无,李秀雅被推倒以后,她也被两个黑衣男迅速的带上了车。

    “珊珊!”李秀雅爬起来,却被冷影抬手拦住。

    “冷影,你这是干什么?珊珊好歹是厉家的四小姐,何容你这样对待,反了不成?”

    冷影凉飕飕的看着她,“这是四少的命令!”

    “胡说!封昶是珊珊的四叔,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这么对她?”

    “无缘无故?”冷影嘴角的冷意扩散,虽然在笑,却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四小姐蓄意谋杀,五小姐到现在还在医院,惊吓不断。这笔账,四少会慢慢找她算的。”

    说完,不再看李秀雅苍白的脸色,转身朝汽车走过去。

    “等等!”李秀雅扑过来,伸手去开车门,可车门已经从里面反锁。透过玻璃窗,隐约看见厉锦珊被两个黑衣男左右禁锢着,疯狂的挣扎叫喊着。

    “珊珊,珊珊……”李秀雅心如刀绞,用力拍打着车窗,“你们放她下来,撞人的是我,不是她,我跟你们走,你们放她下来!”

    可不管她怎么哭喊怎么拍,车里的人像是什么也听不见似的,径直将车开出了厉家大院。

    李秀雅追出院子,脚下一崴摔在地上,看着汽车绝尘而去,绝望瞬间蔓延至四肢百骸。

    ——

    米深一觉睡至下午两点。

    再睁眼时,只觉得浑身虚软的难受。

    病房内静悄悄的,不见厉封昶,也不见冷影。

    她撑着胳膊坐起身,在床头靠着坐了会,掀开被子下床。

    双脚踩在地上,就像踩在棉花上,她扶着床栏站了会,一步一挪进了洗手间。

    刚洗完手,卫生间的门就被人一把推开了。

    厉封昶站在门口,神色慌张,手里还拎着白色的保温盒。

    在看见她的瞬间,脸上的惊慌顿时消散开,他左手将保温盒放在窗台,走进来几步,二话不说弯腰将她抱起来。

    米深脸一红,“我还没上……”

    她才刚洗了把脸,他就着急吼吼的冲进来了……

    还憋着尿呢!

    男人的俊脸有些紧绷,先放下她,再放下马桶坐垫,然后就这么笔直的站在她跟前。

    米深屏息:“……”

    厉封昶垂眸:“……”

    相对无言片刻后——

    “四叔,您能出去一下吗?”

    他这么站着,她怎么脱.裤子?怎么尿?

    男人在原地站了会,盯了她一会,还是转身出去了,并且轻轻带上了卫生间的门。

    米深刚解决好,门又被推开了。

    厉封昶看见她在洗手,站在旁边等了会。而后弯腰,抱着她走出卫生间,将她放回到床上坐好。

    他拉起病床上的小桌子,将保温盒一一摆放开,筷子勺子碗,都是她在水月居里用的。

    而那一小桌丰盛的食物,很明显是出自他的手。

    病号饭。

    不……应该说是病号饭升级版。

    虾米冬瓜、双耳拌墨鱼、玉米鸡蛋粥、瘦肉卷、草莓薏米酸奶。

    光是看着都流口水……

    若是以前,米深肯定一下子扑过去开吃。

    但是眼下,她却先看了坐在床边的男人一眼。

    厉封昶捕捉到她的眼神,微抿了抿唇道:“不合口味吗?”

    米深咬唇:“……”

    他立刻伸手去盖盒子,有种前所未有的沮丧,面上依旧温柔,“我去给你买,晚上你想吃什么,我再回去做来。”

    米深将他脸上的失落都收进眼中,抬手按住了他收碗筷的手,黑亮的眸子晶晶的看着他,“四叔,昨晚我妈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她终于肯开口问了!

    厉封昶心中紧绷着的那根弦,忽然间松懈几分。

    “她恨我。”

    简简单单三个字,包含的信息太多了。

    米深垂下眸子,“那把刀……”

    “在你进来之前,她本想用那把刀攻击我,在你进来后,她握着我的手,将那把刀插.进了她自己的心口。”

    他这么解释的时候,语气坚定,眼睛落在她的脸上。

    他不怕任何,只怕她心中的那个结,会越绕越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