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45章 我在这里,深儿不怕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当江珉告诉她,她是妈妈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她一直觉得那是自己最真实的反应,可现在看见楚晋炤类似的反应,她才知道那有多么伤人!

    当时的江珉看见她这样,一定很难过!

    米深越是这么想,心里的负罪感就越是重。

    楚晋炤推门出来时,差点跟一个人迎面撞上。

    他抬手拦住那人去路,“你去哪?”

    厉封昶眉头深锁,“深深在里面。”

    “嗯。”楚晋炤点点头,“她在帮病人穿衣服……”

    略顿了顿他看着厉封昶,满目惊疑:“深深说,那人是她妈妈?”

    厉封昶迎上他的视线,眸中除了阴沉,还有一丝慌张,薄唇紧抿,眉头几乎要打成中国结,“嗯。”

    “这么说,十年前跟米正阳一起死的,不是江巧贞?”楚晋炤大骇。

    “嗯。”厉封昶始终一个字。

    楚晋炤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抬手拍了拍他的肩,“我见深深的状态很不好,你一会进去安慰安慰,毕竟那丫头从小到大只听你的。”

    厉封昶的唇越发抿的紧了,这次却没应声。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米深的性格,他担心的是刚刚她推门进来看见的那一幕……她会不会听他解释?她会相信他吗?

    这是十年来,他第一次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江珉原本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湿了,虽然黑色的看不见,但是米深摸在手上,很难受。

    她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江珉穿上,然后用被子盖好,就这么怔怔的站在病床边,一站就是十多分钟。

    直到她感受到身后的一股暖意,她才猛然回过神来,往旁边挪开一步,避开了那人的触碰。

    厉封昶的手指僵在半空,但他最终还是伸手握住了她的胳膊。

    “深儿。”

    他声音微哑,看着女孩倔强的侧脸,心尖止不住的心疼。

    米深的手被他裹进掌心,却是僵硬又冰冷的。

    她站着没动,甚至没有回头看他一眼,仍旧脊背挺的笔直的站着,唇几乎抿成一条直线,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深儿。”厉封昶又柔柔唤了一句。

    “……”回应他的,只是沉默。

    厉封昶第一次觉得有口难言,喉结滚动了一下,“深儿,你的手很凉。”

    米深的手指轻轻瑟缩了一下,没动也没吱声。

    两人就这么站着,一直到楚晋炤进来。

    他将开好的单子递给旁边的护士,“送去太平间吧。”

    “好的。”护士接过单子,就来推床。

    米深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皲裂,她忽然挣开厉封昶的手,紧紧握住了病床上那只腐烂的手。

    护士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但也能理解,“小姑娘,逝者已矣,节哀顺变。”

    楚晋炤敏锐的察觉到米深与厉封昶之间的氛围不对劲,愣了一下道:“让他们跟着吧。”

    见米深仍握着那只手,楚晋炤看向厉封昶。

    厉封昶握住她的肩,“深儿。”

    米深才回过神来似的,松开了那只手。

    江珉的尸体停放在太平间,米深又在那里面呆了一会,厉封昶始终陪着。

    门外,楚晋炤抬手看了下钟点,问守在门口的冷影,“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我感觉他们之间不大对劲?”

    在他的认知里,米深一直都是十分依赖且黏厉封昶的。不管在哪里,厉封昶就相当于她的全世界。

    反之,对于厉封昶来说,也是一样的。

    可是今天,气氛总是不对。

    米深不对劲,厉封昶也很不对劲!

    冷影神色复杂,“我和五小姐推门进去的时候,看见江珉心口那把刀,是四少握着……”

    “啊?”楚晋炤一怔,“封昶杀了深深妈妈?”

    “不会!”冷影几乎想都不想的否决,“四少不会那样做。”

    他那么喜欢米深,不会做伤害米深的任何事。

    楚晋炤皱眉思忖,“这么说,深深是因为看见那一幕,加上打击,才会这样的?”

    他又点点头,“她毕竟还只是个小丫头,等缓过来就好了。”

    “嗯。”冷影抿唇,点头,可眼中还是带着浓浓的担忧。

    米深因为服用了少量的泻药,肚子时不时的还是有点疼,厉封昶担心她的安危,让她继续留在了医院里。

    毕竟事关孩子,还是应该事事小心。

    凌晨时分,米深已经昏昏然睡过去。

    房门才轻轻推开,男人高大的身影逆着光走进来。

    他在床沿边站了一会,在床边坐下来,靠在床头,将熟睡中的女孩儿轻轻拥进怀中。

    他也倦了,抱着女孩,就这么靠在床头睡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厉封昶的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凄厉嘶吼。

    他几乎瞬间就惊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将怀里的女孩搂的更紧一些。

    米深满头大汗,缩在他怀里抖的厉害。

    借着廊外朦胧的光,厉封昶并未发现端倪,起身打开了房间里的灯。

    转身时看见缩在床上发抖的女孩,脸色变了变。

    “不要……不要……不要!”她似乎还在做梦,闭着眼睛,汗如雨下,抖如筛糠。

    厉封昶走过去,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柔声唤她:“深儿?深儿!睁开眼睛,是我。”

    “不要!”米深惊叫一声,蓦地睁开双眼,瞳孔睁大,瞳仁空洞无神,满眼都是惊恐。

    厉封昶皱眉,心尖疼的要滴血,将她抱在怀里,大手一下下的拍着她的背,“没事了没事了,都是梦。我在这儿,深儿不怕。”

    怀中的人儿渐渐温顺下来,只是还在轻微的发着抖,后背一片汗湿。

    良久之后,似乎听她喃喃的喊了一声,“四叔……”

    厉封昶的手指顿住,扶着她的双肩去看她,却发现她双眸紧闭,再一次陷入沉沉昏睡。

    厉封昶眉心紧蹙,就这么抱着她,一抱就是大半个晚上。

    ——

    为了让她好好的睡一觉,厉封昶后半夜几乎没睡,就这么一直守着。

    天一亮,米深也就醒了。

    昏睡了一整夜,整个人都是软绵绵的。

    厉封昶端着买来的汤,一口一口的喂着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