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44章 厉封昶,你休想!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厉封昶微微眯眸,不紧不慢的抬手,精准的握住了江珉的手腕,稍一用力,便听江珉发出一声闷哼,那刀刃哐啷一声落在地上。

    江珉痛的面色扭曲,厉封昶随即放开她的手,慢条斯理的拿出手帕轻轻擦拭。

    “如果你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就凭你敢给她下药,我也不会留你。”

    江珉嗓音里发出一阵鬼厉似的冷笑:“你真这么爱她,为什么不敢把当年的事情告诉她?你去跟她说,说你踩着米家,踩着我跟她父亲的白骨上位,抢了我们和nc的合作,还卑鄙无耻的暗中做了并购!厉封昶,你敢吗?”

    男人黑眸中散发出幽幽的光泽,冷如鬼魅,“时机到了,我自然会与她说,只是我起码不会像你一样,打着爱她的幌子,却做着禽兽不如的事情。”

    说完这句话,厉封昶便欲站起身。

    江珉面色狰狞的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厉封昶,你别走,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手骨还疼的那只手颤巍巍抓起地上的刀,颤巍巍的朝他刺过去。

    厉封昶伸手夺过了那把刀,眸色冷厉:“商场如战场,当年即便不是我,也会有别人来做。你当真以为,米家当年走到那一步还能存活?”

    江珉已经听不见他说了什么,只是双目赤红的去抢那把刀。

    她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夺过那把刀,杀了厉封昶!

    厉封昶眸中闪过寒光,如果面前的女人不是深儿的母亲,他手上的刀或许会笔直的刺下去。

    但是她是深儿的母亲,亲生母亲……

    恍神间,他手里的力道微微松了些。

    江珉夺了刀正要再次进攻,却听见门口响起脚步声,伴随着说话的声音传来——

    “米小姐,厉先生就在房间里面。”

    是米深!

    江珉的思绪骤然流转,她忽然放弃了刺厉封昶,转而握着他的手,将刀尖对准自己的心口,狠狠刺下去。

    “噗”——

    钝刀入肉的闷响,听得人头皮发麻,空气中顿时蔓延开一股淡淡血腥。

    厉封昶一怔,看着自己握着刀柄的手,看着那嫣红的血液沿着刀身一滴滴落下来,看着江珉那决绝又阴狠的嘴脸。

    江珉笑了,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见的声音说道:“厉封昶,你……休想!”

    下一秒,房门推开。

    一股冷风灌进来,厉封昶下意识的转回头去,和米深投过来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四叔……”米深轻唤了一声,随即视线才偏移,落在他旁边的地毯上,神情便是狠狠一怔。

    江珉狼狈的扑在地上,她的心口插着一把刀,厉封昶的手,正握着那把刀的刀柄。

    “妈!”

    片刻死一般的沉寂之后,米深的尖叫划破整片宁静。

    她扑过来,却被厉封昶一把抱住,“深儿,你听我说!”

    厉封昶起身时,松开了刀柄,江珉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米深看见她那个样子,心像是被谁撕裂了一般,鲜血汩汩流出,疼的她不能呼吸,浑身僵硬。男人的阻止让她愤怒到失去理智,张口便狠狠的咬在他的手臂上。

    牙齿磕破肌肤,厉封昶吃痛,松开她的瞬间,她便从怀里挣脱,扑到江珉的身边。

    “妈……”米深将江珉抱在怀里,可江珉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体征,双眼紧闭,只是那伤口处的鲜血,还在汩汩的流着。很快,便浸染了她素雅的裙子。

    冷影在第一时间打了救护车的电话,随后又驾车送江珉去医院。

    路上,米深紧紧抱着江珉的身体,一直在哭。

    医院。

    正值楚晋炤当班。

    当江珉被送过来的时候,他确实是吓了一跳。

    因为翻开那层紧身的黑布,江珉身上的肌肤没有一处完好,脸上也已经开始溃烂,浑身散发着一股浓重的药味,还有一股怎么也掩盖不住的腐烂臭味。

    与其说这是一个人,倒不如说是一具腐烂很久的尸体更叫人信服。

    楚晋炤在给她做检查的时候,米深一直站在旁边。

    她看着那一层层的布揭开,虽然知道江珉的肌肤已经溃烂,但前两次都是在灯光晦暗的环境里。只有这次,是在雪亮的灯光下。

    那黑色的腐烂的肌肤,看的旁边两个护士一阵恶心,可米深却攥紧了手指,眼睛发直。

    她想,她直到这一刻才明白,江珉的这十年过的是怎么样非人的生活。

    她是她的女儿,却从未真正的去了解过她。认为她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变得可怖。

    可是换个角度想,如果变成这样子的人是她米深,她又当如何?

    只是,如今才想明白,再想弥补,也终归成空。

    眼前的光影被笼罩,米深抬眸,看着比她高出一个头的楚晋炤,抿着唇,没说话。

    楚晋炤叹口气,他还没来得及问什么,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但是看厉封昶和米深的状况就知道,肯定是很重要的人。

    “病人已经去世了。”

    米深没有回应,她的唇抿的更紧了,默默的垂下了眸子。

    楚晋炤看着她,语气关切:“深深,你没事吧?”

    “……”

    “这个人是你的朋友?亦或者是你亲戚?”

    米深重新抬起头来,郑重道:“她是我妈!”

    “……”饶是楚晋炤,也是狠狠的怔了一下,“你妈妈?”

    楚晋炤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床上那具尸体,有种不可置信的感觉。

    米正阳和妻子江巧贞,早在十年前就车祸身亡了,这个皮肤腐烂成这样子的人,是她妈妈?

    不对……

    皮肤溃烂……

    难道说……当初米深的妈妈没死,只是被烧成了重伤?

    可是当初,车里抬出来的尸体,确实是两具。所有的媒体都在疯狂的报道,说米正阳夫妇死于车祸……

    楚晋炤不太了解米家的事情,所以只是疑惑,却没多问。

    回头对上小丫头直直的视线,他又是一愣。

    没等他开口,米深便道:“您也不相信对吧?当初,我也不相信!”

    她看到楚晋炤的反应,好像就看见了自己当初的反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