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43章 该是怎样的仇恨,才能让一个人变得如此丑陋可怖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当然我杀不了你。那我也要你尝尝,骨肉分离的痛苦,让你知道,做了坏事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厉封昶冷冷的看着她,“深深是你亲生女儿,你给她下药,可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堕.胎!

    轻则流产,重则是会一尸两命的!

    他想象不出来,该是怎么样的仇恨,才能让一个人变成这般丑陋可怖的模样。

    他也没办法去想象,如果佣人真的照她说的做了,米深如果真的喝了堕胎药,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江珉的眸色闪了闪,“我当然知道……深深她只是一时被你迷惑,如果她生下这个孽种,将来一定会后悔。我这是在帮她,她现在恨我没有关系,将来她有一天会理解我的。”

    她怨毒的目光又落在厉封昶的脸上,发出一声轻嘲:“呵~~厉封昶你毁了我们米家,现在又想来玷污我的女儿,你做梦!”

    厉封昶却又是凉凉一笑,他看着江珉,就像在看着什么可怜的动物,削薄的嘴角更是勾起一抹浓浓的嘲笑:“深深和孩子都没事。我为她有你这样一个母亲,感到可悲。不过没关系,你就快要死了,以后再想祸害谁,也不可能了!”

    江珉睁大双眼,“没事?不可能!”

    难道……

    仅仅一念之间,她就想到了某种可能。

    她挣扎着撑起身子,冲着门外大喊:“来人,来人!”

    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别墅里唯一的那个佣人出现在门口,“女士……”

    此刻的江珉有些恐怖,浑身被裹着黑色的紧身衣,脸上被白色的纱布紧紧缠绕,只露出一双眼睛一张嘴和鼻孔,其余的部位全都被遮盖起来。

    只见她一双眼睛瞪的如铜铃,眼睛里充斥着血红,眼神可怖又骇人。

    佣人不敢靠近,脚步停在了厉封昶身边,远远的看着她,“……女士,您有什么事吗?”

    江珉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只勉强撑起半个身子,双手死死的抓着床沿,瞪着佣人:“你告诉我,我让你买的药,深深都吃了对不对?”

    佣人实在不敢跟她的眼神相对,垂下头来:“对……对不起女士……我没买堕.胎药……”

    “什么?”江珉神情狠狠一滞,颤抖道:“不……这怎么可能?”

    她看了看厉封昶,再看向那佣人,“你说,是不是他让你这么说的,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深深……我的深深……”

    江珉痛苦的扭曲着身子,身体和心灵上的双重痛苦,折磨的她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她痛苦的哀嚎着,试图从床上爬起来,却直接从床沿边滚落到地上。

    佣人惊叫一声,吓得脸色苍白,“厉……厉先生,我……我先出去了……”

    说完,转身拔腿就跑出了房间,像是身后有厉鬼追似的,一路狂奔下了楼。

    ——

    武安医院。

    几乎就在厉封昶离开后不到十分钟,米深就醒了。

    她睁开眼,第一眼看见的是冷影。

    他的脸色看上去不大好,像在平常的淡漠上,又笼罩了一层厚厚的阴霾。一双剑眉始终紧皱着,笔直的站在病床边,双眼定定的落在米深的脸上。

    直到她醒过来,他的脸色才有所好转,眸色逐渐变得温柔。

    “冷影哥哥……”米深开口,声音嘶哑不成样子。

    “五小姐。”冷影靠近两步,托着她坐起来,将软枕垫在她的背后,关切的问:“您感觉如何?”

    米深舔了舔干裂的唇,“欧镐宁呢?”

    冷影眸色微暗,声音哑沉:“抢救无效,去世了……”

    米深忽然抬手捂着心口位置,那里骤然间的剧烈疼痛,几乎让她不能呼吸。

    “五小姐……”冷影看着她,心疼非常,却碍于身份,只能这么站着。

    米深缓了好半天,掀开被子要下床。

    冷影上前拦住:“五小姐?”

    “冷影哥哥,带我去找欧镐宁,快。”

    因为刚刚睡醒,她浑身无力,双脚一落地就像踩在软绵绵的棉花上,脚一软,人也往地上栽去。

    “五小姐!”冷影一声惊呼,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胳膊,将她又拉回了病床坐下,双手扶着她的双肩,“秦牧将他带走了,现在谁也不知道他在哪。”

    米深神情怔怔,双眼空洞的厉害,反手紧握住冷影的手臂,“四叔呢?四叔在哪儿?他一定有办法找到他,他在哪?”

    “四少去一品江南了。”

    米深忽然想到什么,眼睛里浮现痛色,“是不是我妈出事了?”

    冷影抿了抿唇,对上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实在不忍隐瞒,便道:“一品江南的佣人来电话,说江女士情况危急,四少刚刚已经赶过去了……”

    他话没说完,便看见米深的脸色愈加苍白了几分。

    握着他手臂的手,也迅速的滑落下去。

    “冷影哥哥,带我回去。”

    “五小姐……”

    米深抬眸看着他,“冷影哥哥!”

    冷影抿抿唇,点头,“您真的可以吗?”

    她现在看上去很虚弱,加上怀了孕,他真的怕万一有个闪失……

    米深坚定的点点头,“我没事。”

    ——

    一品江南,二楼卧室。

    男人面无表情的站立着,神情冷漠的看着一点点朝他爬过来的女人。

    “厉封昶……厉封昶……我要杀……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江珉声嘶力竭,双眼充血,手套掉下来,露出腐烂的手指,抠着地毯,一点点的往厉封昶的方向挪。

    男人静默站着,宛如天神一动不动。

    从床边到男人脚边,也就几步远的距离,可对于濒临死亡的江珉来说,却仿佛那样的遥远。

    短短几步路的距离,她去足足爬了十分钟!

    厉封昶终于缓缓蹲下身来,冷漠的眉眼,冷冷的与她对视。

    那样轻蔑不屑的眼神,宛如高高在上的上帝,俯瞰着渺小如尘埃的生命。

    “厉封昶!”江珉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个名字,忽然抬起右手。

    房内一道寒光闪过,一把尖锐的水果刀朝厉封昶直直刺来。

    厉封昶眸光微眯,不急不慢的抬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