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42章 如果可以,我真想亲手杀了你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何婧看了她一眼,“珊珊,你先冷静下来。现在听我说,先回家,叫佣人把车开去修理,然后再回房间好好的睡一觉。放心,不会有事。”

    这个时候,她哪里还睡得着?

    厉锦珊没有看见何婧眼底的算计,反而把她当做救命稻草,一伸手便抓住了她,“我现在是不是应该离开暖城?等我四叔气消了再说?”

    “不,你不能离开!”何婧反握紧了她的手,语气和眼神一样坚定,“四少是你的亲四叔,你们之间是有血缘关系的,相信我,回去睡一觉,不会有事。”

    “真……真的吗?”厉锦珊双眼空洞,脸色煞白。

    可是她现在,除了相信何婧,也没有人可以相信了。何婧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成为她的定心丸。

    何婧拍拍她的手,“你太紧张了,你先回去休息,后面的事情交给我,我会去打听,很快给你电话。”

    厉锦珊在原地站了会,才抖着唇点头:“好。”

    末了又不放心的看了何婧一眼,“何婧,我真心拿你当朋友,你一定要帮我。”

    “嗯。”何婧点点头,安抚,“快进去吧。”

    厉锦珊一步三回头的进了院子去了。

    丁蕊回头看她一眼,“何小姐这招借刀杀人,真的很高明。既可以除掉眼中钉,还能把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看来我没有选错合作伙伴。”

    何婧看着厉锦珊消失在光影中的身影,淡淡勾唇,“这算什么?后面的情节,应该更加精彩。”

    “哦?”丁蕊轻挑眉峰,“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厉锦珊回到家,完全按照何婧说的,先是偷偷叫了一个佣人,叫她把车开去修理行修理一下,然后冲了把冷水澡,头发也不吹了,哆哆嗦嗦的缩进了被子里。

    何婧让她好好的睡一觉,可是她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车子撞上人身体的那种恐惧感。

    她当时的车速应该有二三十迈,这么直接的撞过去,怕是凶多吉少。

    她真的是被气昏了头了,才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现在回头想想,除了后悔,还是后悔。

    “米深,我不是故意要撞你的……都是你自己,都是你贱,怪不得我,怪不得我!”厉锦珊捂在被子里,越是这么自我安慰,就越是哆嗦的厉害。

    另一边,何婧和丁蕊坐上车,慢悠悠的往回开。

    何婧开着车,丁蕊拿着手机点点画画,片刻后放下手机叹口气:“米深还真是命大!”

    闻言,何婧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微紧,“她没死?”

    “死的是欧镐宁!”丁蕊晃了晃手机,“不过她好像也受了伤,现在人在武安医院里。”

    何婧抿唇,“呵~~这么着都没死成。”

    “是啊,欧镐宁帮她挡了那么一下,啧啧……看不出来还是个痴情种!”丁蕊冷嘲道。

    何婧稍稍沉默了会,忽然将车停靠在路边,双眼放光的盯着丁蕊:“丁小姐在武安医院有关系吗?”

    丁蕊愣了下,很快反应过来她的意思,“副院长是我朋友,你想……”

    何婧眯眯眼,一条恶毒的计谋诞生了。

    ——

    武安医院。

    冷影接了个电话,轻轻叩响房门。

    推门而入时,病床上的女孩仍睡着,挺拔的男人背对着门口而站,看不清神色,但周身气流几乎冻结成冰。

    冷影走过来,压低了声音道:“四少,是四小姐的车。”

    男人没动,也没说话,一双眸紧盯在米深的脸上。

    冷影又道:“一品江南那边打来电话,说……江珉快不行了。”

    男人在听见这句话时,终于有了一丝丝的反应。

    他弯腰替米深掖了掖被角,眸光温柔的轻抚过她的面颊,再起身时,已恢复冷凝。

    “我去一趟,你守在这,再有意外,你也不用活着了。”

    冷影后背爬上一股凉意,低头垂眸:“是。”

    厉封昶半小时后抵达一品江南,屋子里只有一个佣人。

    看见厉封昶,佣人微微往旁边缩了缩,垂下脑袋。

    他冷漠的目光扫过她,在经过她身边时忽然停下了脚步,“药是你买的?”

    这里只有她一个佣人,江珉寸步难行,而欧镐宁可以为了米深死,就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那么药从哪里来,答案显而易见了。

    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在别墅不远处发生的那场车祸,佣人也听说了。

    她本来神经就一直紧绷着,现下忽然听他厉声质问,顿时两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是……是我买的……但是我没买堕.胎药,只买了一点泻药而已……”

    她怕江珉怀疑,又不忍心做这种丧尽人伦的事情,所以想了半天,问药店老板,什么药吃了会肚子疼而对人体无害。

    药店老板就给她推荐了一款泻药。

    她看见上面写着孕妇慎用,怕出事,就放了很少的一点……

    难道……米小姐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出事了?

    佣人汗涔涔。

    厉封昶下颌紧绷,声音冷沉,“自己买一斤泻药回来吃,三天吃完!”

    丢下这句,抬脚上楼。

    佣人傻在原地。

    一斤泻药,三天吃完!

    怕是会死人的吧?

    但是厉封昶说的话,她不敢不从。

    她助纣为虐在先,厉封昶想要整她,方法千千万,让她自己买泻药回来吃,这应该算是最轻的惩罚了!

    二楼卧室。

    厉封昶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门进去,力道之大,那门发出砰的一声响,惊醒了床上的女人。

    江珉睁开眼睛,光影暗淡中,看见站在床边、浑身挟裹着肃杀冷意的男人,却是冷冷一笑:“厉四少!”

    三个字,字字泣血。

    厉封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底夹杂着厌恶,声音也宛如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冰冷蚀骨:“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不会相信,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孩子,会舍得下这样的狠手!”

    江珉冷哼一声,“厉封昶,我再狠,也狠不过你。”

    “十年前你踩着米家上位,如今让我的女儿怀了你的孩子,厉封昶,如果可以,我真想亲手杀了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