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36章 尽我所能的保护你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米深在原地站了会,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四叔打过来的。

    江珉的视线盯的她不自在,握紧了手机她道:“我去接电话。”

    说完,抬脚走出了房间。

    一离开江珉的视线范围,米深顿时松了一口气,拿着手机下了楼,接通了厉封昶的电话。

    “四叔。”

    “吃饭了么?”男人的嗓音温柔,让米深觉得,仿若一下子从冰天雪地,跳进了春暖花开。

    很温暖,也很舒服。

    心情稍缓,“还没,打算吃了。你呢?”

    “我也打算吃了。”男人顿了顿,又问,“还好么?”

    她其实不好。

    待在一品江南,远没有待在水月居里安稳自在。虽然江珉是她的母亲,是她最亲的人,但毕竟十年没有在一起相处,如今她满怀恨意,相处起来确实很累。

    但米深不想让他担心,便道:“挺好的。”

    电话那头稍稍沉默了片刻,“今晚还住在那吗?”

    “嗯。”米深咬咬唇,忽然很想看见他,就在此时此刻,特别想念他温暖的怀抱。

    “冷影在外面,你有什么事找他,或者直接给我打电话也行。”厉封昶切切叮嘱。

    米深眼眶微湿,“知道了。”

    二楼,江珉卧室。

    米深一走,江珉的神色陡然间变得更暗。

    佣人用勺子盛了汤药递到她嘴边,却被她一抬手,直接打翻了佣人手里的碗勺。

    褐色的汤药溅了一地,融入深色的地毯,很快消失不见。

    佣人有些惊慌,忙蹲身去收拾,却见江珉蓦地侧过头来,一双眸凌厉的盯着她。

    那样的眼神,带着无尽的恨意,看的佣人一阵心惊肉跳,“女士,您怎么了?”

    江珉忽然抬手,隔着厚厚布料,紧紧的抓住了佣人的手腕。

    “帮我!”

    佣人满脸惊疑,“什……什么?”

    “帮我买一样东西!”

    ……

    下午,江珉又有些昏昏欲睡。

    米深闲着无事,坐在客厅里做习题集,忽然觉得后脊梁一阵发寒。

    她下意识的一转身,扬手照着后面拍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那一巴掌擦着某人的俊脸,虚虚的挨了一巴掌。

    米深傻眼,“欧镐宁?”

    欧镐宁那洁白的面颊顿时有点泛红,一向沉稳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惊愕,随即便淡定下来,提了提手里的袋子,“给你买的汉堡。”

    米深有些尴尬,“你怎么走路都没声的?”

    欧镐宁:“……”

    到底是他走路没声,还是她做题太认真?

    他抬手摸了摸被扇的脸颊,眼神哀怨,“人都说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这一巴掌我领了,甜枣呢?”

    他哀怨的样子逗乐了米深,一边不客气的接过他手里的汉堡,一边道:“甜枣没有,再来一巴掌还有,拍一送一,要不要?”

    说着,她还扬了扬自己的手。

    欧镐宁十分配合的往旁边闪了闪,“我是要靠脸吃饭的,打坏了你养我啊?”

    “七千万粉丝养你啊。”米深打开汉堡,咬了一口,“你怎么知道我饿了?”

    欧镐宁在她对面坐下来,面带浅笑的看着她,“佣人说你中午没怎么吃饭,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

    米深道:“我最近这阵子,吃什么都是这样,有的时候饿的很了,反而什么都吃不下去了。”

    “不吃怎么行?你现在不是一个人。”欧镐宁看着她的肚子,欲言又止。

    米深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其实他还算乖的……”

    “深深。”欧镐宁忽然一本正经的叫她的名字。

    “嗯?”米深停下咀嚼,看着他。

    “你真的……打算生下这个孩子?”

    米深一怔,“当然。”

    欧镐宁抿紧了唇,生下这个孩子,她跟厉封昶之间,就越发的扯不断理还乱了。

    “欧镐宁?”米深唤他,一只手摸着小腹,双眼中充满警惕,“你不会跟我妈一样,都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被蒙蔽双眼的不是我们,而是你,深深。”

    “……”

    “你真的了解厉封昶吗?当初厉家为什么收养你,你知道吗?深深,你确定你能抓住那个人的心,你确定他是真的爱你吗?”

    米深几乎毫不犹豫的点头,“我确定,所有跟四叔有关的,我都确定。”

    十年的相处,难道还不足以看清一个人的心吗?

    可欧镐宁却摇摇头苦笑,“丫头,你好傻。”

    “我不傻。”米深反驳,她可是全年级第一,是学霸,虽然有的时候情商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欠缺,但是她真的不傻啊。

    欧镐宁看着她,瞳仁像被浓墨浸染,“我只希望尽我所能的去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

    何家。

    “砰”、“哗啦”——

    瓷器落地的声响充斥整个屋子,客厅里能砸的,都被砸的差不多了。

    何婧抬脚进门,就听见廖芳哭唧唧的咒骂。

    “你个老不死的,欠债不还,还敢跑去赌钱,你要死,也别拉着我们娘儿两!”“反正我不管,要么离婚,你给我们娘儿两钱,我们以后再无关系,要么我就砸烂所有的东西,让你真的变成一无所有。”

    何金九愤怒的声音暴喝而起,“闹闹闹,这抖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闹!要钱没有,你要砸,那就砸吧。”

    话音落,便又是一阵玻璃粉碎的脆响,廖芳疯了似的,将屋子里能砸的能毁的都毁了。

    何金九也只是赤红着一双眼看着,廖芳一边砸一边心里犯嘀咕,这些平日里都是他最珍爱的宝贝,怎么这个时候,被砸了一点反应也没有?

    何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楼上下来,斜斜的倚靠在楼梯口,冷笑一声道:“妈,你别费那个劲儿了,这些古董早就被变卖了。你砸的这些,都是不值钱的地摊货。”

    “什么?”廖芳一怔,不可置信的看向何金九。他竟然偷摸把这些东西都给换了?

    何娟又道:“不止这些,还有您那一保险箱的珠宝,都被变卖了。”

    “什么?!”廖芳瞪大了一双眼,质疑的看向何金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