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35章太让我失望了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孤儿!

    江珉的心被这两个字扎的鲜血淋漓,她一把握住米深的手,颤声说道:“深深,造成这一切的,是厉封昶。妈不希望你能报仇与否。只是请你一定要答应我,绝对不会跟他在一起厮守。”

    江珉陡然间激烈的反转,吓了米深一跳。

    “妈……”米深怔怔的。

    “答应我。”江珉死死的握着她的手,几欲从床上挣扎而起,一双眸子更是充斥着血色,喉间字字泣血:“答应我,答应我,深深!否则,我死不瞑目!”

    “您不会死的!”

    “答应我!咳咳……咳咳咳……”

    许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江珉又猛烈的咳嗽起来。

    米深起身给她拍背,还没拍两下,便听“哇”的一声,江珉侧头,一口血从她嘴里喷出来,瞬间渗入深色的床单。

    空气中,顿时被一股刺鼻血腥味充斥。

    “妈?妈!”米深惊呼,因为江珉吐完这口血,便再一次的陷入昏厥。

    米深看着床上的狼藉,愣了两秒,才回过神似的,跌跌撞撞的冲出房门,“医生,医生……”

    惊叫声响彻整个别墅。

    女医生进去十分钟后再出来,态度很不友好的对米深道:“江女士现在这样的情况,最怕的就是受刺激。”

    米深自责的落下泪来,却是紧紧抿着唇没说话。

    此时已经天色大亮了。

    米深正要进去看望,却被女医生抬手拦住,“米小姐,您太尊贵了,江女士怕是消受不起。”

    米深:“……”

    女医生转向欧镐宁:“欧少,江女士叫您进去。”

    说完,便抬脚离开了。

    欧镐宁看一眼米深,见她神色难过,顿了顿道:“我先进去看看巧姨。”

    “嗯。”米深看着他,重重点头。

    她确实很难过。

    难过江珉的病情,更难过她身为女儿,却总是让她激动,引她犯病。

    等欧镐宁一进去,米深的眼眶就湿润了。

    厉封昶捧起她的小脸,认真凝视,“不难过。”

    米深吸吸鼻子,努力控制眼泪,“四叔,我是不是很糟糕?”

    厉封昶微抿了抿唇,指腹抹去她眼角的泪水,“不。你一点都不糟糕。”

    ——

    天色已经大亮了。

    米深执意留下来照看,厉封昶不得不暂时把她留在这边,自己去公司。

    路上,还是不放心,拨通了冷影的电话。

    “四少。”

    “你过来一品江南一趟,不需要做任何,守着深深就行。有任何的风吹草动,立刻通知我。”

    “好的,我知道了。”冷影利落的答应,挂了电话便直奔一品江南别墅区。

    午餐,米深端着上楼。

    江珉现在连床都下不了,吃的也只是流食。

    但小米粥实在太寡淡,江珉只喝了两口,就摆摆手表示不想喝了。

    米深看着碗里的清汤小米粥,颇有些感同身受,“我以往生病的时候,也不爱吃这么清淡的。都是四叔给我做病号饭……”

    话没说完,她又陡然止住了。

    江珉本就不喜欢厉封昶,她还是少提为妙。

    扯扯嘴角,米深又道:“妈,楼下还炖了汤药,我去盛。”

    江珉摇摇头,气若游丝,“深深,妈什么都不想吃,妈知道,妈要去见你爸爸了。”

    “不会的,您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米深反握着她的手。

    江珉却只是摇头,“十年前我就该跟他一起走,苟活的这十年,我就像一个活死人。唯一的心愿……”

    她顿住,没再往下说,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米深心头微重。

    她的意思她懂得,她想让她跟四叔断绝关系,断绝来往。

    但这对于她来说,几乎不可能。

    十年的朝夕相处,她跟四叔早已血骨相连,强行分离会是怎么样的血肉模糊,如果和四叔分开,生活会是怎样的,她想都不敢去想。

    米深试探性的问:“妈,当年的事情,可能是误会。”

    江珉一听这话,眸子里的光顿时变得锐利,紧紧的盯着她,却是没说话。

    只是,那满眼的质疑已经不能再明显。

    她看着米深的眼神,就像是在说:“你一定是疯了!”

    站在她的方位,米深就是被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脑,放着家仇不报,反而如此信任仇人,不是疯了是什么?

    米深又道:“我跟四叔在一起十年,我相信四叔,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江珉沉默了好半天才问:“他跟你说了什么?”

    米深摇头,“他什么也没跟我说,我也没问。”

    江珉闭了闭眼睛,“深深,你太让我失望了。”

    米深抿抿唇,“妈,如果您想要解释,我可以去问四叔,不管当初事情是怎么样的,他一定会给我一个完美解释……”

    她是真的很想解开母亲的心结,毕竟她时日无多,她不想她带着满腔的仇怨离开人世。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江珉便合上了双眼,似乎不愿意再听她说下去。

    房门轻叩,佣人端着汤上来,看见江珉闭着眼睛,还以为她睡着了,便压低了声音对米深道:“汤药好了,我盛起来凉了会,差不多能喝了。”

    米深点点头起身,伸手接过佣人手里的托盘。

    那温热的褐色汤药,带着一股浓重的中药味儿,和着白腾腾的热气钻进米深的呼吸里。

    胃里忽然一阵翻涌,喉间也是一紧。

    “米小姐您没事吧?”

    米深没来得及回答佣人的问题,放下托盘,捂着嘴匆匆奔进洗手间。

    在盥洗池边一阵干呕以后,什么也没吐出来,但是吐了一阵,人似乎要舒服些了。

    佣人走过来,关切的问:“米小姐,您没事吧?”

    米深清洗了手和嘴,摆摆手,“没事。”

    只是正常的孕吐反应而已。

    这阵子她一直都是这样,闻到什么刺激的,都会产生反胃。

    她踏出洗手间,却发现江珉的眼睛睁着,正朝着她的方向,阴森森的盯着。

    米深心中一阵惊惧,下意识的抬脚往前走了两步,“妈?”

    江珉却别开视线,对用人道:“你来喂我喝药。”

    佣人大约也察觉到了母女两之间不愉快的气氛,看了米深一眼,走到床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