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34章 病危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二楼那间卧室门口,米深在外等了三分钟。

    这三分钟,欧镐宁和厉封昶一直默默站在她的身侧,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凝重的低压逐渐蔓延开来。

    三分钟,平时也就吃个苹果,看个广告,做道习题的时间,在这个时候对于米深来说,每一秒都变得无比漫长难熬。

    厉封昶站在她的左手边,大手一直牵着她的手,感受到她手心里的细汗,他微微侧首看了她一眼。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忽然打开,一名女医生出现在门口,那女的有些眼熟,是上次米深不小心撞见江珉抹药的时候见过一面的那位。

    几乎就在房门打开的瞬间,米深松开了厉封昶的手,急急上前,“我妈怎么样?”

    厉封昶垂眸看了眼空荡荡的手,薄唇微抿。

    女医生看了米深一眼,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转而看向一边站着的欧镐宁,像是在征询他的意见似的。

    见欧镐宁点点头,她才开口:“情况危急,脏腑功能急速消退,估计熬不过三天。”

    三天?!

    米深被这个数字吓到了,脸上仅存的血色也在这瞬间消退全无,双瞳更是空洞,整个人都不可抑止的颤抖起来。

    女医生面色凝重的看了她一眼,“嗯,至多三天,她这样的情况,随时有生命危险。”

    米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脑子里更是嗡嗡的,整个人都是懵的。两腿发软,几乎站不住。

    厉封昶伸手握住她的胳膊,冷锐的视线直射向那名女医生,“你是什么专业的医生?有没有证件?”

    女医生听见这质问,立刻不悦的皱起眉,“怎么?怀疑我的能力?我五年前入职,一直是江女士的私人护理医师,我敢说除了我,没有人更了解她的身体机能,以及恶化情况。你如果不相信我,大可以找别的医生来看。至于江女士愿不愿意,那就不得而知了。”

    说完,她便不再看厉封昶,而是转头对欧镐宁说:“欧少,即便你这么多年一直呕心沥血的照顾江女士,到头来估计也落不到什么好,反而会被人说成是用心不良。”

    米深看看厉封昶,再看看欧镐宁,最后实现又落回到厉封昶的脸上。

    “四叔,我相信欧镐宁。”

    厉封昶垂眸看着她,神色复杂。

    不愿相信他么?

    没等他开口,米深便问那女医生,“我现在可以进去看看她了吗?”

    “当然。”女医生挑眉,语气轻挑,“只要你不会像上次那样被吓跑的话。”

    说起这个,其实米深还是惭愧的。

    江珉到底是她的亲生母亲,她身为女儿,却见不得她溃烂不堪的皮肤,被吓跑。可真正留在她身边时刻照顾的人,却是一名拿薪水的医生。

    想想这个,确实是有点讽刺。

    米深提了一口气,“四叔,我进去看看妈妈。”

    厉封昶眸色微深,点点头,捏了捏她的小手,“我在外面等你。”

    “嗯。”

    屋子里跟上次来时一样,光线暗淡,房内所有陈设都像被蒙上了一层灰。角落里的一个落地台灯散发着微弱昏黄的光芒,空气中的药水味比之前更重了,床上躺着的人,脸上也缠上了白色的绷带,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

    江珉安静的躺在床上,身上缠着特质材料做成的黑色紧身衣,跟脸上的白色纱布形成鲜明的颜色对比。

    米深在床前站了很久,没见她有醒过来的迹象,便搬过凳子坐下。

    江珉浑身上下全部都被裹的严严实实,米深想看看她的伤口,却又怕弄疼她。

    她就这么坐着,安安静静的陪着。

    江珉这一觉睡的很久很沉,睡梦中也不踏实,一直模模糊糊叫着:“正阳……晚珠……”

    ——

    米深半小时后出来,江珉仍未醒。

    厉封昶坐在楼下客厅里,见她下楼,起身相迎。

    “四叔。”米深抿抿唇,神情中的难过一时间难以褪去,稍哽咽了一下道:“你先回去吧,我留下来照看妈妈。”

    厉封昶心疼的揉了揉她的脑袋,“我等着你。”

    他抬了抬手腕,“时间还早。”

    这个点……哪里还早?

    “不用了四叔。”米深摇摇头坚持,“你明天还要上班……”

    厉封昶却越发握紧了她的手,语气比她更坚持,“我等你。”

    米深看不懂他眼底的深沉,但她能感觉到他的不放心,抿了抿唇,“那我让欧镐宁给你安排一个房间。”

    “不用,我困了会在沙发上靠会。”见她答应,厉封昶心头紧绷的弦稍松,握着她手的力道也松了一些,“她情况怎么样?”

    米深垂眸,摇头叹息:“还没醒。”

    厉封昶握握她的手,“深儿不怕。”

    ……

    米深跟他说了会话,又到楼上去了。

    大约凌晨四五点时,江珉醒了。

    因为睡的时间太久,刚醒时眼里满是迷茫。

    “妈……”米深站起身,微微弯腰看着她,“妈,您感觉怎么样?”

    此间江珉一直在做噩梦,现下一睁眼看见米深,忽然眼眶一热,眼泪顺着眼角滴落下来。

    “妈?”见她落泪,米深有些慌张,“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说完正欲转身去楼下叫人,手腕却被人一抓,“深深……”

    江珉的声音嘶哑,也很无力,“我不疼……”

    她现在很虚弱,连喘口气都觉得艰难,只隔着布料握了握她的手腕,“你坐下来,陪陪我。”

    “好。”米深不忍拒绝,重新坐下来,还有些不放心,“您真的没不舒服?”

    江珉摇摇头,眸光落在米深清俊的脸上,神思恍然,“我刚梦见你爸爸了,梦见他那次带着我们去踏青。他教你放风筝,而我就在一边拿着相机给你们拍照。那时候的天很蓝,那时候的你,很开心。”

    江珉的力气很薄弱,一句话几乎要分成三口气说完。

    米深听得心揪,吸了吸鼻子打起精神,“我现在也开心,因为我找到妈妈了。只要妈妈好起来,我就不再是孤儿了。”

    孤儿!

    江珉的心被这两个字扎的很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