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33章 值得被时光温柔以待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知道了。”贝贝抬手,回拥了拥米深。

    “还有还有,你如果遇到什么麻烦,也一定要跟我说,不管是什么,我都不想你一个人扛着。”

    “知道了知道了,米小深,你怎么变得这么啰嗦了?跟个大妈似得。”

    “去你的。”米深嗔了她一眼,“我是放心不下。”

    握着贝贝的手,米深心中感慨万千,“你跟我一样,从小长在暖城,从来没有去过别的城市。我听说海城的冬天会下雪,会很冷的,也不知道你能不能适应。”

    “会适应的。”贝贝自信满满的拍了拍胸脯,为了减少米深的担心,还现场即兴表演了“大猩猩”。

    取其夸张“精致”的演技,成功的逗乐了米深。

    站在不远处的两个男人听见笑声,视线同时朝她们这边看来。

    落地窗前,两个女孩手拉着手,彼此的笑容照亮眼中深深的不舍。

    容焰抬了抬手腕,扫一眼钟表,“时间快到了。”

    厉封昶转头看着他,“真打算接手毛家的烂摊子?”

    容焰朝两个女孩的方向抬了抬下巴,“看她表现。”

    机场里的广播,一遍一遍的播报着暖城去往海城的航班,米深终究送开了贝贝的手,站在安检入口,看着她进去,跟着容焰一起消失不见。

    米深一个没控制住,眼泪刷的一下落下来。

    肩上一暖,她被拥入男人温暖的怀中,低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她还会回来看你的。”

    “嗯。”米深点点头。

    她讨厌生离死别的感觉,宁愿一辈子都跟贝贝腻歪在一起,也不想让她离开这里。

    米深抹了抹眼泪,仰头问厉封昶,“四叔。容家的长辈好相处吗?”

    “不好相处。”

    “啊?”米深的眉一下子狠皱了起来,“那贝贝怎么办?”

    厉封昶动了动唇,话却没说出口。

    海城容家的情况,怕比厉家还要复杂几分吧?

    迎上米深纯真期盼的眼神,他抬手抚过她的脸颊,修长的手指拂开她耳边的碎发,语调凝着无尽温柔,“容焰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会保护好她的。”

    米深转头看向安检口,眼中分明怀疑,“会吗?”

    但愿容先生能靠谱点,贝贝是个好女孩,值得时光温柔以待。

    ——

    米深的孕吐反应越来越明显,胃口也明显下降,典型的喝水都吐,难受的不得了。

    厉封昶牵挂她,每天晚上将成堆的工作带回家做,只为多陪陪她。

    今天做了醋溜白菜,大概米深好几天没怎么好好吃饭了,就着醋溜白菜,难得扒了两碗饭还没吐。

    饭后,厉封昶靠坐在沙发上,米深倦倦的枕在他腿上,很快就睡着了。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客厅里安静怡然。

    厉封昶放下手中资料,抬手捏了捏眉心,才发现小丫头已经枕在他腿上睡着了。

    宁静甜美的睡颜,让他逐鹿的心也仿佛找到了归属之地,难得平静。

    *****

    深夜,米深被一道炸雷惊醒。

    轰隆隆的雷声声声接踵,白色的闪电撕裂夜幕,很快便大雨倾盆。

    “四叔?”米深抬手去开灯,灯却没亮,炸耳的雷声震的她整颗心都在颤抖,她又缩回被子里,手指轻轻戳了戳身边的男人。

    厉封昶也醒了,将她拥在怀里,亲了亲她的眉心,“我下去看看电箱。”

    “嗯。”米深应声,抱着被子只敢露出一双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外面。

    厉封昶开了手电,灯光从门口消失,脚步声渐渐去了楼下。

    雷声渐渐小了,闪电也不那么密集,米深一颗心刚放了一半,一阵嗡嗡声又惊的她一背冷汗。

    放置床头的手机屏幕亮起来,嗡嗡声还在继续,提示主人有来电。

    米深有几秒钟的怔愣,才反应过来似得一把抓过了手机,看见屏幕上跳跃着欧镐宁的号码,心情稍有放松。

    手指划向接听键的刹那,房里的顶灯也刷一下亮了,骤来的光亮刺的她双眼一痛,几乎是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听筒里,欧镐宁的声音急切传来。

    不知道里面说了什么,下一秒,她倏地睁开双眼,黑眸中充满惊愕痛色,声音也有些颤抖,“什么?”

    电话里,欧镐宁急急的重复:“巧姨情况危急,你最好马上过来一趟。”

    米深只觉得眼前灯影晃了晃,握紧了手机,感觉声音都不是自己的了。

    “好……好……我马上过来。”

    厉封昶拿着手机返回,就看见米深慌慌张张掀开被子下床,看见他,赤着脚奔过来,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小手冰凉。

    “四叔,欧镐宁给我打电话,说我妈情况不好……”

    至此,她的声音早已抖的不成样子,灯光下,长发凌乱披散,小脸苍白,双瞳装满惊慌。甚至,握着他手腕的小手,也在不可抑制的颤抖。

    厉封昶反握住她的手,“先穿衣服,我们马上过去。”

    “嗯。”米深重重点头,却哆哆嗦嗦半天穿不上,因为极度恐慌,手软脚软的厉害。

    肩上一沉,她手里的衣服落进另一只大手。

    米深转眸看见厉封昶,心稍定。

    厉封昶帮她套好衣服和外套,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牵着她的手,“没事的,嗯?”

    米深深吸了一口气,点头:“嗯。”

    他捏了捏她的手指,“不怕。”

    米深再次深呼吸,“嗯。”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我们走?”

    “嗯。”

    ——

    夜间车流不多,加上暴雨,路上多显清冷。

    一路上,米深抿紧了唇,神色怔怔望着前方。厉封昶也一心开车,车速惊人。

    从水月居到一品江南,本来需要四十多分钟的路程,硬生生缩短成半个小时不到。

    院子里的灯开着,灯火在深夜的雨雾中,显得朦胧而不真切,白色的独栋别墅里,灯火通明,无形中笼罩着一层淡淡阴霾。

    厉封昶拿了雨伞,拥着米深走进去。

    来开门的是欧镐宁,看见他凝重的脸色,米深的心又微微往下沉了沉。

    “我妈怎么样了?”

    “吐血昏迷,医生进去了,还在检查。”欧镐宁拧着眉,神色间溢满无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