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23章 年纪轻轻,却十分老成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精彩小说免费!

    夜风微有些凉,两人从餐厅出来时,米深被风吹的一个哆嗦。

    下一秒,肩上落下一只手,欧镐宁握着她的肩膀,将她虚虚带入怀里。

    “冷么?”他垂下眉眼,满脸温柔。

    在这一刻,米深内心不是毫无波动的。

    她仰头看着他,笑了,“小时候你也总是这么保护我,还记得么?”

    “记得。”他点点头,朦胧灯光从他头顶泻下,让米深恍然记起儿时江余的模样。

    “我一直有个疑问,你八年前就出道了,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米深问。

    欧镐宁这个人不是凭空出现,八年前他就存在了,只是那时名声低微,后来逐渐火了,才扒出当年跑龙套的往事,人们才知道,他已经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八年整了。

    按道理说,他难道不是八年前就该来找她么?

    欧镐宁眼中闪过一道微光,“厉封昶把你看的太严实,而且你从不参加晚宴,我去哪儿找你?”

    米深恍然。

    这些年四叔给她的保护,确实密不透风。

    上下学有专人接送,甚至在她还小的时候,冷影还形影不离的跟过一段时间。上次叶家晚宴,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四叔带着参加。所以那次,她就跟欧镐宁相遇了。

    想来,那一定不是巧合。

    见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欧镐宁唇角勾起一抹浅弧,其实真的说起来,为了找她,水月居的院子也被他翻过,米深就读的学校他也混进去过,但都没能成功的接触到她。

    有一次过年,他蹲守在厉家老宅门外,等了大半夜,却看见迟迟而来的厉封昶,看见他尚未进门,小丫头就从门里跑出来,一把扑入他怀里。

    那一刻,他的心是荒凉的。

    米深想到什么,抬起左手,中指上的那枚戒指闪闪发光,“这个是不是有什么贵重的意义?”

    “只是一枚普通的戒指。”

    “是吗?”米深喃喃,指腹轻轻摩挲,“那怎么我之前去店里,让师傅给我撬下来,他却像是见了鬼似的,一脸惊恐的拒绝了我?”

    欧镐宁听的嘴角轻抽,“撬下来?”

    但凡内行都懂,这戒指意义非常,谁敢撬?

    也得亏是不敢,不然这戒指恐怕早就折在丫头手里了。

    想想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却被她嫌弃成这样,欧镐宁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米深将他神情收进眼中,眼睛里闪过一抹算计,“对啊,我还想拿石头砸了它……”

    “……”欧镐宁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单单用僵硬来形容了。

    米深心情愉悦,从他怀里走出去,“实在不行,我明天回家试试。”

    “丫头~”欧镐宁无奈抬手扶额,抬脚跟上。

    ——

    魔夜酒吧。

    灯火绚烂,声色旖旎。

    员工换衣间里,也挡不住那震耳欲聋的音乐以及男男女女的狂欢。

    “毛贝贝,你好了吗?”经理在外面敲门。

    “好了好了就好了。”贝贝急切的换好衣服,打开了隔间的门。

    胖经理的脸出现在眼前,上上下下的扫了她一眼,“怎么换件衣服也磨蹭到现在,都像你这速度,还做个p的生意。”

    贝贝不自在的拽了拽裙摆,“容经理,这个裙子……太短了。”

    堪堪遮住大腿,一不小心就要走光,真的是……

    容经理瞥她一眼,“嫌短啊?嫌短可以脱了走人。酒吧里的女孩都这么穿,就你搞特殊?”

    贝贝咬牙,在心底暗暗骂了句娘。

    捡起外套披在身上,急急的跟着容经理出了换衣间。

    容经理回身看见她,眉头立马又皱起来,“谁叫你穿外套的?脱了。”

    贝贝磨牙,算你狠。

    脱了外套,胳膊都凉飕飕的,一双暴.露在空气中的腿更是没有安全感。

    “喏。”容经理拿了一个托盘塞给她,托盘上面放着几瓶酒,“这是你今天晚上的任务,能不能留下来,就看你今晚能卖多少。快去吧。”

    “嗯。”贝贝抿唇,走出去的时候还在不停的拽着裙摆。

    容经理说,vip包房的客人一般都比较有钱,那她只要搞定里面的,就不愁过不了关了。

    连续推开三间vip包厢,里面都是有同行在卖酒。

    贝贝顶着一串串的刀子眼退出来,屏息推开了最后一扇vip包厢的门。

    包厢里光线暗淡,欢声笑语不绝于耳,有人在唱歌,有人在游戏,有人在喝酒说话,放眼看去,整个包厢都是男的。

    没见着同行,贝贝稍稍松了一口气,提起微笑走进去,“各位老板,需要点酒吗?”

    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男人抬头看了她一眼,脸上带着醉意,笑问,“怎么卖的?”

    其余几个人也都朝贝贝看过来,那一双双视线落在她身上,宛如小白兔进了狼窝。

    贝贝咽了咽口水,悄悄的将裙子往下拽了拽,“每一种都有不一样的价格,你们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们介绍。”

    “那就介绍一下吧?”中年男人笑眯眯道。

    “好的。”贝贝放下托盘,站在那开始给人介绍酒种。

    她很聪明,只是介绍酒种,还凭借文字功底,为每一种酒编造一段唯美的故事或寓意,就是不提价格。在座都是西装革履,不狠狠敲一笔,都对不起她的口才。

    她不仅要留下来,还要成为no.1,头炮打响,奠定地位先。

    贝贝介绍酒种时,整个包厢十几双眼睛齐刷刷落在她的身上,她有些不自在,但完全没有察觉到,从角落里直射而来的幽冷视线。

    “小姑娘介绍这么久累了吧?坐下陪我们刘总喝一杯吧?”

    “好啊。”贝贝大大方方答应,伸手去倒酒。

    卖酒不喝酒,怎么也说不过去。

    主动倒了两杯酒,浓度低的给自己,浓度高的递给那个中年男人,“刘总,我敬你。”

    年纪轻轻,却十分老成。

    刘总一双眼睛盯着贝贝细嫩的脖颈,眸子里泛着光,开开心心的跟她喝下这一杯。

    喝了酒,自然要买。

    贝贝这头炮打的很响亮,卖了酒以后拿着空空的托盘进了员工换衣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