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09章 只要你开心,做什么都可以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精彩小说免费!

    “你都看见了么?”欧镐宁垂眸,幽幽的吐出一口气。

    这样的口气,等同于某种默认,米深更加捏紧了手指,“我妈为什么会那样?不是说这些年在国外治疗么?为什么……她身上的皮肤会是那样的颜色?”

    完全深紫色,有的地方甚至都是黑紫色的,当时屋里边的光线昏暗,她只看见那令人发指的颜色,都不知道那肌肤还是不是完好的……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她的穿着那么奇怪。明明大热的天,却依然是长袖长裤,还戴手套……

    欧镐宁陷入沉默。

    米深的情绪在这样的沉默里有些崩溃,“欧镐宁你说话,我妈的皮肤为什么会是那个样子?”

    “丫头……”欧镐宁双眉深锁,那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硬是在嗓子眼里卡了半天吐不出来。

    半晌后他才深吸一口气道:“巧姨七年前做植皮手术,医生就说她皮下组织被烧坏死,即便是植皮,也可能会出现溃烂。而这样的溃烂一旦发生,便会从局部,蔓延扩散至全身。”

    “她全身的植皮,经过了几百次大大小小的手术,花费了六年的时间,这六年的时间,她一边在做植皮,身上的皮肤也在一点点坏死,现在已经开始溃烂了……”

    “你所看见的,是她真实的皮肤现状,我让她继续留在国外治疗,但她坚持要回来找你,想见你最后一面,也想在人生最后的一段时光,陪你一起度过。”

    欧镐宁的话说完,电话这端的米深早已泣不成声。

    她死死的咬着唇,抬手抹掉眼泪,“她现在这种情况,还有没有得治?”

    “……”欧镐宁轻叹一口气,摇头,“是我没用……对不起,丫头。”

    “那……”米深死死的抿了抿唇,“她还有多久时间?”

    “……一个月不到。”

    米深抬手捂着唇,眼泪颗颗砸落,哭的心肝都要碎裂。

    “丫头……”欧镐宁声音沙哑,眼圈也微微红了,只叫了一声,却什么话也说不下去了。

    ——

    “五小姐。”

    米深失魂落魄走出一品江南别墅区,等在外面的冷影立即迎了上来。

    “冷影哥哥……”米深看见他,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重新涌了上来。

    冷影见状有些慌神,“五小姐,您怎么了?”

    见她眼圈微微红肿,脸颊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冷影皱眉,“是不是有人欺负您?是谁,您带我去,我揍他。”

    米深拉住他,狂摇头,“不是。是我自己。”

    “您自己?”冷影有点懵,看着她这副样子,心疼的不得了。

    米深摇摇头,“我想回去了。冷影哥哥。”

    “好,”冷影皱眉应声,转身拉开车门,看着她坐上去,才关了车门上车,驱车离开。

    一路上,冷影不知道透过后视镜看了她多少眼,米深靠在后座,目光盯着窗外的某个地方,几乎都没怎么眨。

    到了水月居,她开门下车,一声不响的一步一步走进屋子里去。

    冷影站在停车坪上,直到那扇门关上,才慢慢的收回视线,垂眸看着脚下的青草。

    米深在客厅里枯坐了两个小时,眼泪哭的没有了,心情也渐渐的平复下来,抬手拿起电话给四叔打电话。

    号码拨了一半又停下来。

    她搬去一品江南,四叔会同意么?

    犹豫两秒,米深还是拨了过去。

    不管同不同意,总要试试的。

    电话很快被接通,米深几乎还没有拟好措辞。

    听筒里男人的声音轻唤之后,没有得到她的回应,便又疑惑的重复了一句,“深儿?”

    “四叔。”米深挺直了脊梁,声音尽量平静,“我有件事想跟您商量。”

    “嗯,你说,我听着。”

    办公室里,厉封昶一手执电话,一手握着笔,在文件右下角落下自己的名字。

    听见米深的话,握着笔的手指微微一顿,掀起眼帘,“搬去一品江南住?”

    “只是住一段时间,不会太长。”米深怕他不同意,忙解释,“我妈身体最近总是不好,我想多陪陪她……四叔,求你了。”

    厉封昶的手指在稍稍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将那份文件签完,合起文件夹的同时,开口:“可是我住不惯别人家。”

    米深一怔:“四叔你……”

    这是什么意思?

    “我叫冷影过去接她,让她在水月居住下来。你看如何?”

    米深:“……”

    此刻的她握着手机,睁大双眼,一脸的惊愕不定。

    “四……四叔?你是说……”

    “让伯母搬过来住,你看可以么?”厉封昶淡淡重复了一遍,末尾的问句,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米深有点呆。

    打给他之前,短短的一瞬间,她想到很多。

    想到他可能会拒绝,也有可能会答应……就是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

    他有很严重的洁癖,当初她来水月居,他用了很长时间去适应。这么多年,除了老爷子,从来没有人在水月居过过夜。

    他现在同意让江珉搬过来,对于米深来说,简直就是一个不可置信的神话。

    而这恰恰好又是对她好的体现,真正喜欢一个人,不就是能包容她的一切,学着接受她的所有么?

    “四叔,你认真的么?”米深眼眶微湿。

    “当然。”厉封昶浅笑,“只要你开心,什么都可以。”

    “四叔……”米深鼻头一酸,刚稳下去的泪水又有些控制不住了。

    “或者,你等我下班,我们一起过去接?”

    米深抿唇,她担心江珉不会同意过来的。

    她那么厌恶四叔,还有诸多的误会,短时间里她肯定不会接受四叔。而她夹在这其中,任何一方受伤都是她不愿看到的结果。

    思虑再三,米深还是道:“四叔,我两边住,水月居住一晚,一品江南住一晚,可以么?”

    厉封昶抿唇。

    她敏感的小心思,他岂会不知晓?

    只是他更该思虑周全,为的是不想让她伤心,最怕的也是她会因此和他产生隔阂。

    毕竟那个人,是她亲生母亲。

    “四叔……求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