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300章 手心都出汗了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精彩小说免费!

    “丫头,她是我姨,是你的妈妈。”

    米深恍若被雷劈中,整个人僵在原地,半天不知道动弹。

    “深深……”江珉看见她这般反应,一颗心都要碎了,泣不成声,声音更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一般,“深深,我真的是妈妈……”

    “……”米深苍白着脸,却是一步步往后退,“不……不可能,你在骗我。”

    江珉心如刀割,十年前那场意外,她痛失最亲的人和最爱的人,这十年来她相当于活在地狱中,病痛和心灵创伤的双重折磨,她以为承受的够多了。而此刻米深的反应,对她来说才是最重的一击。

    米深看着这张陌生的脸,脑子里一团乱麻。

    后腰撞上旁边的柜子,尖锐的角扎的她一痛,猛地回过魂儿来。

    “丫头。”欧镐宁走近想要伸手拉她过来,米深却又急急后退两步,神色慌乱的看了看欧镐宁,又看了江珉一眼,忽然转身拉开门跑出去。

    “丫头……”欧镐宁想追,江珉却忽然倒下来,双眉深皱面色痛苦。

    “姨……”

    ——

    米深跌跌撞撞的跑出一品江南别墅区,拦下一辆出租车就坐了上去。

    “小姑娘,去哪里?”司机师傅热情问道。

    “明川学院……”顿了顿她又道,“去t.r集团。”

    “好嘞。”司机师傅应了一声,驱车离开。

    透过车窗,她看见一品江南的别墅越来越远,那股慌乱也渐渐平复下来。

    口袋里的电话忽然嗡嗡的响起,吓了她一跳,指尖颤抖的拿出手机,看见屏幕上四叔的备注,暗暗松了一口气。

    “四叔。”她接了电话,情绪已经平复不少,但声音还是抑制不住的发抖。

    厉封昶显然听出她的不对劲,“怎么了?”

    米深几欲脱口而出的话,却到了嘴边还是生生咽下去,稍喘了口气问:“你在公司么?我现在过来找你。”

    “在。”厉封昶应了声,又问:“你不在学校?”

    “嗯,我在车上,我马上来找你,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厉封昶皱皱眉,“好,注意安全,我让冷影去楼下接你。”

    “嗯。”

    挂了电话以后,米深的心更乱了。

    江珉的影子不断的在脑海中浮现,她痛苦的样子、失望的眼神,像一把钝刀一点点的剜着她的心。

    踏进t.r大门的一刹那,江珉的声音仿若又在耳边响起——

    “不,这个孩子不能要!”

    “因为……因为他是你的杀父仇人!”

    “深深,我说的都是真的,当年你爸破产是厉封昶一手造成的,那场事故也并非意外……”

    空调的冷风从头顶灌下来,她的脚步下意识的往回缩了缩。

    “五小姐。”冷影见她忽然停下来,盯着地面发呆,不由开口低声的唤,“您怎么了?看上去脸色不太好。”

    米深此刻的脸色可以说糟糕透了,小脸苍白,还失魂落魄的。

    冷影直觉她有心事,但她只是摇摇头,唇边扯出了一丝微笑:“没事……”

    冷影动了动唇,“那我们上去吧?四少在等着。”

    “嗯。”米深垂下眼睫,有一瞬间的恍惚。

    直到电梯在总裁办停下,她也还是在发怔,思绪一飘就飘到很远的地方去,收不回来。

    “五小姐。”艾米起身,微微颔首示意,并亲自为她推开了总裁办的门。

    “谢谢。”米深点点头,抬脚走进去,冷影留在门外等候。

    厉封昶的办公室跟他的人一样,简单中体现品格,低调里透着奢华,不张扬,很沉稳,当然也很干净。

    米深推门进来时,端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也微微抬起头来,一双深邃的眸落在她的身上。

    “深儿。”

    没等她走过去,厉封昶已经起身先走了过来,走近她的身边,伸手就牵住了她的手。

    米深嘴角轻抿,由他牵着坐在了沙发上。

    大概是察觉到了她的紧张,厉封昶垂眸看她,手指揉着她的手指,“怎么了?手心都出汗了。”

    而且,脸色也不好。

    米深忽然抓紧了他的手,眼里布满焦灼,却一个字没说出来,就开始吧嗒吧嗒掉眼泪。

    厉封昶的心跟着揪紧,在她身边坐下来,双手提着她的腰,一下便将她放在了腿上。双臂将她圈在怀里,拿过纸巾给她擦眼泪,“新闻已经叫人去处理了,不用怕。”

    可米深瘪着嘴,却是眼泪掉的更厉害了。

    厉封昶皱眉,手指掰过她的小脸,紧紧凝视,“发生了什么事?跟四叔说。”

    这小丫头的性格向来倔强坚强,即便是挨了揍也不会哭的,从老爷子病重开始,她就变得很脆弱。之前他问楚晋炤,他给出的解释是,“孕妇在怀孕前期,是会有情绪波动的。深深还那么小,对这件事一时间不能接受也是正常。”

    厉封昶眉心几乎要皱成一团,所以,他可以把这种也归结于怀孕影响的么?

    可她这哭的太伤心了!

    “四叔。”米深哭了一阵,哑着嗓子叫他,双手圈住他的脖子,靠在了他的胸口处,细细抽噎。

    眼泪一滴滴都滴在了他的手上。

    厉封昶心疼的不行,越发将她拥紧了,大手一下下的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抚:“深儿不哭,告诉四叔,发生了什么。”

    依他对她的了解,她定然是真的遇到了什么为难或者委屈的事情了。不然也不会好端端的从学校里跑过来,见了面就哭。

    米深几次想开口,可话到了嘴边,又还是咽了下去。

    她应该如何开口?

    开口问当年的车祸,还是把在一品江南所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他?

    她现在乱的很,刚刚憋了一路,一看见四叔,她就哗的一下忍不住了,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来。

    当一个本来已经去世的人出现在你的面前,告诉你她没有死,而是在这世界上的某个角落,生活了十年,她只觉得不可置信和惊恐,再没有多余的想法。

    她需要时间,需要消化,更需要好好的捋一捋……

    厉封昶的大手仍旧安抚着她,见她情绪稳定了些才问:“现在可以说了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