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92章 我跟四叔没有关系!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精彩小说免费!

    厉封昶几乎是用撞的,一把拂开厉胜,去看床上的老人时,俊脸上的神色也有瞬间的僵裂。

    “太爷爷。”米深看见双眼紧闭无声无息的老人时,心猛地沉下去,刚到床边双腿一软扑通跪下来。

    她颤抖的手指握住老人枯瘦的手指,不管怎么唤,都再得不到老人的半点回应。

    孟朗确认之后,对上厉封昶煞红的双眼,无力的垂下头来。

    走廊里,哭声四起。

    厉封昶双手紧握成拳,牙关死死的咬着,额头更是青筋暴起,看着床上已没了声息的老人,眼圈一下就红了。

    他猛然转身,一把揪起了厉胜的衣领,将他整个揪起来,砰的一声厉胜的后背重重撞在了墙上。

    “你跟爷爷说了什么?”

    那破碎的杯子,厉胜的表现,种种种种都昭示着之前在这房里,一定发生了什么。

    厉胜脸上是一片呆滞,他原本只是默默的呆呆的站在一边,眼下面对厉封昶的质问,忽然回过神来。双眼中的茫然退散,剩下的是一片哀凉。

    “我只是说,我要找回那个孩子……”

    至此,厉封昶的神情已经阴沉的吓人,一双墨色的瞳仁死死的和厉胜相对,眼底除了一层寒冰,再无其他任何情绪。

    可是厉胜却察觉出了他的愤怒,他清楚的看到厉封昶眼底熊熊燃烧的怒火,他还听见了因极度愤怒,揪着他衣领的那只手,骨关节都握的咔咔作响。

    就在厉胜怀疑厉封昶会不会当场打他的时候,孟朗走了过来,站在厉封昶的身后,压低了唤了一声:“四少……”

    似乎提醒,又带着某种制止的力量。

    厉封昶最后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将他扔到一边,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我就不该找你回来!”

    声音冷厉,带着满满的厌恶。

    ——

    米深病倒了,从厉老去世的那一刻,哭晕了几次,情绪悲伤到无以复加。

    下午就是葬礼了,厉封昶带着米深回水月居换衣服。

    这两天她瘦了很多,神色间也满是疲惫和伤心。他想开口安慰,却找不到任何的措辞。

    老爷子疼她胜过厉家所有的子孙辈,如今离世,她伤心难过在所难免。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握紧她的手,给她可以依靠的肩膀。

    开门进屋,张妈回老家还没回来,屋子里冷清清的。

    米深换了鞋,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厉封昶跟上来,“深儿。”

    他绕到她的前面,垂眸看着她有些苍白的小脸,“你自己可以吗?”

    这两天他几乎是形影不离的陪着她,即便是去洗手间,只要离开他的视线超过五分钟他就会马上照过来,就怕她会坚持不住忽然倒下。

    眼下她神情恍惚,走路都像在飘,他实在放心不下。

    米深却摇摇头,嗓音因为哭的很嘶哑,“我没事。”

    他还是不放心,“那十分钟,我换好了在这等你。”

    “好。”米深轻轻点头。

    等她进了房间,那扇粉色的房门在他眼前合上,厉封昶才抿了抿唇,在原地站了一会,才抬脚上楼去了。

    等他换好了衣服下楼,米深的房门依然关的紧紧的。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已经十分钟过去了。

    没有犹豫的走过去,直接抬手叩响了两下门,然后抬手拧开门进去。

    米深正站在换衣镜子前,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已经换下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长发用一根白色的头绳扎起,胸腔也戴着白色的花,加上憔悴的脸,愈发瘦了。

    厉封昶已大步走过来,搂着她的双肩将她拥进怀里。

    “怎么了?”

    米深摇头,叹息,“没什么……”

    七岁那年她失去了父母,第一次对生死有了见解,却没想到十年后,还要再尝试一遍失去亲人的痛苦。

    厉封昶拥着她,“走吧。”

    “嗯。”米深点点头,跟着他出了门。

    ——

    天气不是很好,阴沉沉的乌云在头顶翻滚,让人觉得十分压抑。

    墓园里很安静,米深站在厉封昶的身边,看着厉老的骨灰入墓,闭了闭眼睛,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无声滑落。

    太爷爷,此一别阴阳相隔,愿你在那边好好的,深深在这边也会好好的……

    结束时回到老宅,厉封昶还有一系列的事情要收尾,就去忙了。

    米深几天没睡觉,坐在沙发里等他,直接就等睡着了。

    直到她感觉到一股凉飕飕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她才从梦中惊醒。

    原以为只是梦境中的错觉,谁知道一转眸就跟一个人的视线对上了。

    是厉胜!

    较之三天前他刚回来时候的样子,此刻的他已经焕然一新了,身上的衣服不再那么破旧,气质也根据衣着上升了几个度。

    是了,他现在是整个厉家的掌家人。

    此刻他站在侧门的阴影区,定定的不知道已经在那里站了多久。

    米深从沙发上站起身,微微颔首:“爷爷。”

    按照辈分,她是应该要这么叫的。

    只是因为他们之间从未接触过,所以这一声爷爷,米深叫着也很是别扭。

    厉胜抬脚一步步走到她的面前,一双眸子仍紧紧的锁着她。

    从米深的脸上,落在了她的肚子上,“听珊珊说,你怀孕了?”

    这个问题这么直接的被抛出来,而且还是从厉胜的口中,着实吓了米深一跳。

    而且厉胜的眼神实在谈不上友好,米深甚至能感觉到他看着自己时,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冷漠和敌意。

    她下意识的抬手放在小腹,目光警惕又小心的看着他,并未对他的问题做出回答。

    “你既知道你叫他一声四叔,叫我一声爷爷,又怎么可以干出这种不知廉耻的勾当来?”厉胜的语气很严厉,甚至带着明显的指责意味。

    米深呆了一下,这两天全家都在忙着葬礼,她跟厉胜天天碰面,却没说过话,这还是第一次,两个人单独面对面。

    她能从厉胜的眼神中看出他对自己的厌恶,却没想到,态度会这么强硬。

    米深抿了抿唇,“我跟四叔没有血缘关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