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82章 敢欺负你,是当我死了吗?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夜那么安静,屋檐下,父与子并肩而站,唯有雨水滴答。

    “来榕城谈生意?”片刻后,终究是父先开口,平淡的嗓音下,还是能辨出一丝颤音的。

    厉封昶收回飘远的视线,望向那积水的水坑,“爷爷病了,想见你一面。”

    厉胜怔了一下,“很严重么?”

    “……”厉封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慢慢的握紧了双拳,眼神更加阴骘,“是不是非得很严重,你才会回去?”

    三年前老爷子曾大病一场,那时厉封昶只身前来,可厉胜最终也没有回去。

    厉胜垂下眸子,“你谭姨的病,只在这半个月里了……”

    厉封昶终于在这一刻,回头看了他一眼,但那一眼,却宛如沉寂的死湖,没有丝毫的波澜掀动,有的只是万丈深渊。

    “呵~~你对那个女人,还真是情深。”冷冷的嘲讽,比这雨水更凉,比这夜风更凉,凉薄的唇角更是牵起一抹渗满凉薄的笑,“当年你对江晚珠也是爱的死去活来。”

    厉胜转眸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将视线移开别处。

    黑色的雨伞在头顶撑起,雨水砸下,噼里啪啦,厉封昶抬脚迈进雨水里,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下来,漠漠声音隔着雨幕传来。

    “江晚珠的孩子,我找到了。”

    话音落,他已抬脚大步离开。

    雨水溅落四起,厉胜狠狠的一震,原本颓废淡然的神情,经历错愕、惊疑,最后变成一束光,落在他的眼睛里。

    江晚珠的孩子……

    记忆里,仿若又浮现当初那个眉目清俊的孩子的样子,“别碰我,我叫江余,不姓厉!”

    汽车呼啸而去,巷子里又渐渐恢复平静,只剩雨水依旧滴答……

    ——

    晚八点五十,米深缩在沙发上等着看首播。

    九点档确实是黄金档,凡是能上这个档的电视剧,一般都是大制作一部网剧都能上这个档位,欧镐宁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电视里还在放广告,米深拿着手机刷了一遍,没有看见四叔的短信,正打算主动给他发,屏幕跳了一下,一通电话打进来。

    是贝贝的电话。

    米深勾了勾嘴角,这丫头肯定也是担心她错过首播,今天放学的时候就一个劲的叮嘱了很多遍。

    手指在屏幕上轻轻一滑,将手机放在了耳边,“喂,贝贝……”

    只一秒,米深的脸色顿时变了,倏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什么?我马上过来。”

    话音落,已经迅速套好了外套,抓过包包飞奔出了老宅。

    因为要保护米深,所以冷影也在老宅这边住下,当即米深就跑到后院,砰砰敲开了冷影的房门,“冷影哥哥,快送我去学校。”

    刚刚那通电话,不是贝贝打的,是班里的一个住校生打过来的,说贝贝被开水烫了,现在在校医务室躺着。

    路上,米深的电话又响了,这次,是欧镐宁打过来的。

    米深心焦,接起电话时,声音都是焦灼的,“喂。”

    欧镐宁怔了一下,轻笑,“火气这么大?是嫌片头剪辑的不好吗?我其实也这么觉得,男女配的戏份比我们两都多。到底他们是主角还是我们是主角……”

    “五小姐,到了。”冷影的声音传来,不止米深听见了,电话那头的欧镐宁也听见了。

    他顿了下,随即反应过来,“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你没在家看电视?”

    “贝贝受伤了,我来学校了。”米深急急的解释,眼看着校医务室就在前面,冲着电话急急道:“我到了,先不说了。拜拜。”

    然后没等欧镐宁说什么,就已经随手挂断了电话。

    医务室里,医生正在处理贝贝身上的烫伤。

    见米深冲进来,毛贝贝愣了两秒,一伸手抽过被子盖住伤口,“深深?你怎么来了?”

    那欲盖弥彰的动作,简直不要做的太明显。

    校医取完药回头,“伤口还没弄好呢,别用被子捂着。”

    贝贝讪讪的,只能慢慢的将被子掀开,露出腿上的伤。

    伤的是膝盖,两大块红红的被烫的破了皮,伤口鲜红,触目惊心。

    眼看着米深的眉头皱起来,贝贝忙摆手,“我没事深深,真没事~”

    她说的轻松,米深却知道,并不那么轻松。小的时候她也被开水烫伤过,没她这么严重,但是却痛的她眼泪都掉下来。

    “真的没事……”贝贝虚虚的又添了一句。

    米深看着医生上药,视线倏地落在她的身上。

    因为是大晚上的,大概是要洗洗睡了,所以她穿着棉质睡衣,外面却罩了件校服,虽然遮的严实,可米深还是在她的手腕上看出一段端倪。

    “这是什么?”米深一伸手直接握住贝贝的手腕,将她的衣袖往上一撸,那手臂上的伤口就落进眼中。

    “没事,没事,自己撞的……”贝贝忙拉下衣袖。

    可米深却瞬间红了眼睛,一双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这明明是被抓伤的,毛小贝,你当我傻子?”

    “深深……”

    米深二话不说,直接拿过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拨的正是刚刚打电话给米深的那个女生,通了以后就问:“毛贝贝的伤是谁弄的?”

    那端不知道说了什么,米深的神情一下子冷下来,“给我等着!”

    随即挂了电话,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快的点着什么。

    “深深……”贝贝看的心惊。

    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她最清楚米深的性格,怕是已经知道她是被欺负了,绝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深深,算了!”

    米深已经利落的收起手机,望着她眼圈有些泛红,“是董雪翎一帮人干的吧?敢欺负你,是当我死了吗?”

    毛贝贝心里一堵,“深深,算了……”

    米深看一眼她的膝盖,“是要算,而且要好好算!”

    十分钟后,女生宿舍楼下已经聚集了几十个人,都是女生,高一高二高三的都有!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米深平时虽然仗着四叔的权势耀武扬威,但她从来不欺负弱小。十分钟前,她在朋友圈发了条信息,“召集人马女生宿舍群殴,到场者每人一万元现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