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78章 势不两立!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夜色已渐深,老宅里也已恢复平静。

    厉锦珊正在睡梦中,却听见砰的一声闷响,惊的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便见一抹黑影携冷冽之气而来。模糊光影下,她才看清楚那个人的面容,脸上的血色顿时倒退全无,浑身抖如筛糠。

    “四……四叔?呃……”

    喉管蓦地被人捏住,男人面容前所未有的冷凝,一身黑衣宛如修罗。

    他就这么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提起来,毫不费力。

    “四……四叔……”厉锦珊吓得脸色惨白,却说不出一句话,只能靠着求生的本能,双腿不断的乱蹬着,双手死死的扣着厉封昶牢如铁钳的手。

    厉锦珊的眼泪都要被掐出来了,“四……呃……救……”

    眼看着厉锦珊已经开始翻白眼,房门口一阵脚步声急急传来,穿着睡衣披头散发的李秀雅出现在门口,啪的一下开了灯,看清楚房内情形,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封昶,你……你这是做什么?”李秀雅急急叫着走过来,见厉锦珊已经被掐的出气多进气少,什么也顾不得的,伸手就去掰他的手,“封昶你松开,你干什么?她是珊珊啊,封昶!”

    可厉封昶却恍若未闻,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就这么冷冷的面无表情的看着厉锦珊。

    “啊——”李秀雅一声尖叫,她根本阻止不了厉封昶,没那个能耐,也没那个本事。加上她现在腿软脚软,压根使不上任何力气,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发出一声悲哀的惨呼。

    米深洗了把脸出来,房内就不见了四叔,恰好听见李秀雅的这一声尖叫,心中一凛,顿时想到什么,匆匆开门出去。

    等她到厉锦珊的房门口,看见里面这骇人的一幕,心中狠狠一震。

    “四叔!”她惊呼出声,眼看着厉锦珊要断气,赶紧上前,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四叔,你快把她掐死了!”

    此刻的厉封昶让人心悸,笼罩在他周身的戾气,她前所未见。而那双眸子里,泛着层层的冷意。

    她从来不知,四叔原来可以这样吓人。

    “珊珊,珊珊!”李秀雅的惊叫声在耳畔响起,米深回头看了一眼,倒抽了一口凉气,厉锦珊手脚都开始软下来,双眼彻底翻过去了。

    “四叔!”米深再也管不了那么多,抬手就死死的抱住了他的胳膊,眸光对上了他的视线,被那双寒眸盯着,一股凛冽的寒意从心底升腾而起。

    她清秀的脸印入他的眼帘,很快他又温和下来。

    “深儿,她差点害死你。”

    想起厉锦珊的那一脚,他手中的力道又加重些。

    “四叔,我没事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在这呢嘛?”米深抱着他的手臂,急切的喊。

    厉锦珊不能死,更不能死在四叔手里。悲剧一旦发生,卧病在床的太爷爷怎能受得了?

    厉封昶的眸光渐渐柔和下来,在米深的劝阻下,手掌蓦地松开来。厉锦珊像是一团软面,直接摔在了床上,脸色发青不省人事。

    李秀雅惊叫着扑过去,又是掐人中又是按胸口,哭嚎声将孟朗都给吸引来。

    “四叔。”米深握着厉封昶的指尖,只觉得他的手指冰凉,比他的眼神还要凉得多。

    她不安的朝他身边靠了靠,似乎想温暖他一般,贴在他身边,软软的又唤了一声,“四叔……”

    厉封昶才垂眸朝她看来,至此,眸中的冷漠已经消散的差不多,那层层的冰寒,也不见了。

    米深悄悄松了一口气。

    李秀雅瞪着厉封昶,“老四,珊珊好歹叫你一声四叔,你怎么这么狠心要掐死她?如果她有什么事,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跟你没完!”

    厉封昶下颌弧线紧绷,一脸的不悦,“你该庆幸的是,深儿没事,否则,我会让她生不如死!”

    那浑身迸射而出的寒意,让李秀雅整个人都怔在那里,等她反应过来,厉封昶已经牵着米深的手转身离开。

    孟朗在门口稍站了片刻,虽没亲眼目睹事情经过,却也差不多明白了什么,最后看了一眼李秀雅母女,见厉锦珊有缓缓清醒的迹象,才默默转身离开。

    厉老的卧室,孟朗才推门进来,就从床的方向传来苍老的疑问:“怎么回事?”

    “是四少,掐的四小姐脸色发青,好在五小姐及时劝阻,不然……”孟朗站在那边,据实回答。

    今天晚饭后在楼下发生的事情,他都听佣人说了,五小姐是四少的心尖肉,这一点在这个家里在整个暖城无人不知,可四小姐就是铁了心的要跟她过不去,一脚踹在五小姐的肚子上……他虽然当时不在,可是细想想都能想到厉封昶那想杀人的表情。

    老爷子沉默了好半晌以后,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你把封昶叫过来,我有话跟他说。”

    “是。”孟朗答应了一声,转身去了。

    这边,厉锦珊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才喘口气,脸色还没恢复。看见李秀雅,整个人懵了好几秒,才猛地反应过来,一把扑到李秀雅身上,哭出声来,“妈~妈!”

    李秀雅抱着她,母女两一通痛哭。

    末了,两人哭累了,才渐渐平息下来。

    厉锦珊嗓子疼的厉害,虽然厉封昶已经走了,但她确实被吓得不起,一想到厉封昶那张冷酷至极的脸和眼睛,就止不住的哆嗦,“妈,这都是米深害得,我厉锦珊今天在此立誓,我以后跟米深势不两立,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李秀雅抹了抹眼泪道:“她有厉封昶做靠山,你有什么?我们什么都没有,珊珊,算了,认命吧。妈现在最想的就是你能嫁个好人家,将来可以做一家之主,不用像妈这样,寄人篱下的受一辈子窝囊气。”

    “不,我不要!”厉锦珊从她怀里坐起来,摸着火辣辣痛的嗓子,声音嘶哑,眼神狠毒,“等着吧,我就不信,她还能得意一辈子!等我抓住她的把柄,看我不整死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