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76章 像一棵大树,撑起她的一片天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厉封昶本来是带着米深去老宅,跟老爷子商议婚事的,却没想到进门就听见屋子里的吵闹声。

    “我不管我不管,你们一个个的都不疼我,我根本不喜欢那个沈奕,为什么要把我跟他往一块凑?”厉锦珊的声音尖锐,遍布整个屋子。

    李秀雅站在她身侧,气的脸色发青,“你不喜欢,你这个不喜欢,那个不喜欢,那你说,你喜欢谁?”

    “我喜欢谁,就能跟谁好了吗?妈,你更年期能不能不要把火和怨气全都发在我一个人身上,我又不是你的出气筒,你自己守寡也就算了,为什么也要左右我的幸福,让我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以后也要步你的后尘?”

    “你……”李秀雅的脸色一白,厉锦珊的话就像是一根尖锐的刺,扎进了她的心里。

    两个人都是面红耳赤的,地上还有摔碎的花瓶,大约真的是气急了,又或者是厉锦珊的不依不饶刺激了她,李秀雅抬手就给了厉锦珊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格外响亮。

    厉锦珊不妨,被扇的往旁边踉跄了一下,堪堪站稳。

    屋子里一时间静下来,李秀雅的怒气也随着这一巴掌,消失了大半。

    厉锦珊捂着被扇的那边脸颊,眼神怨恨的看着她,“你根本一点也不在乎我,我就是你的出气筒!”

    跺跺脚,哭着转身跑开了。

    李秀雅站在客厅里,神色可以说十分难堪了。

    客厅里不止刚来的米深和厉封昶,还有厉家的几个旁支亲戚,都在,并亲眼目睹了这一场母女之间的闹剧。

    刚刚厉锦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守活寡,米深觉得,李秀雅给她一巴掌都是轻的。

    要是换成她,恐怕会直接上棍子,扒光了狠揍一顿。

    米深一点儿也不在乎她们为什么吵架,两个脾气相投,又成天在一起相处的人,日子久了吵架是难免的,可是她刚刚怎么好像,听见了沈奕的名字?

    沈奕,是靳如墨身边的那个沈奕?

    上次隐约听太爷爷提及,说要把厉锦珊介绍给沈家的儿子……想来,就是那个沈奕了?

    只不过看厉锦珊的样子,是很不待见沈奕啊~

    几天没见着太爷爷,才知道他病了。

    米深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看着躺在床上的老人家,八十多岁的高龄,头发眉头胡子皆染上了白霜,因为生病看上去有些憔悴,但他依然眉眼温和,拉着米深的手,说了很多有趣的话。

    那双历尽一辈子风霜,却依旧鲜明深邃的眸子,却在谈及年轻时的事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霭。像是迷茫,又像是遗憾的回想。

    米深陪着说了一会话,喂老人家喝了药,见他合上双眼似乎沉沉睡去,她才悄悄起身离开。

    刚带上房门,转身就看见四叔走过来。

    大手自然而然的握住她的手,一双深邃的眸底,有淡淡哀愁飘过。

    米深心头一紧,下意识的捏紧了他的手问:“太爷爷怎么了?”

    男人喉头略紧,迎上她焦灼的视线,心头像被什么狠狠砸了一下,唇线蹦了绷才道:“忽然就倒下了,说是身体不佳,别的没毛病,就怕年纪大了捱不住。”

    话没说完,米深眼泪就出来了,她刚见着老人家就觉得他不对,整个人都软塌塌的,只跟她说了这么一会话,就累的睡过去了。

    “四叔……”她根本不敢往下想,出口声已哽咽,明明有很多话要说,可哽了半天,除了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一个字也没问出来。

    厉封昶见她这般,心越发的揪起,抬手拭去她的眼泪,“别哭。”

    下楼时,米深拽了拽他的手,顿住脚步。

    厉封昶自然也跟着停下来,转身见她眼圈红红。

    “四叔,我想留下来,陪陪太爷爷。”

    七岁之前,她对家的记忆并不鲜明,七岁以后,是老人家将她领回这个家,像一棵大树,为她撑起一片天。

    如果不是他,七岁那年的她将无处可依。

    “好。”厉封昶应声,伸手将她轻轻拥进怀里,轻拍了拍她的背,“我晚上过来。”

    “嗯。”米深回应,踮脚回拥了拥他。

    厉锦珊正进门,就看见这刺眼的一幕,心中顿时更气。

    她才是厉家嫡系的重孙辈,为什么不管是谁,眼里都只有米深?她只是个外人而已!凭什么,凭什么夺走所有人的宠爱?凭什么!

    四叔走后,米深就去了厨房,她不大会做菜,但会亲手帮着去做一些小事,比如择菜,洗菜,煲汤什么的,力所能及的就是她能做好的。

    晚餐,众人在餐厅落座,七嘴八舌的边吃边聊,没了老爷子在,就像是没有了交警的十字路口,熙熙攘攘七嘴八舌,吵闹非常。

    米深拿小盅盛了汤,盛了几碟清淡小菜,端着上楼。

    从餐厅门口经过,刚走上楼梯就听见从身后传来的嬉笑——

    “看见没有?某些外人比我们这些家里人都孝敬,难怪老爷子这么喜欢她,马屁拍的一溜一溜的。”

    “切~~那是人家会算计,会演戏,人家从七岁开始演戏装无辜,你会么?”

    “就是就是,她这种小把戏,也就老爷子糊涂了才会上当。”

    各种污言秽语,悉数落入米深耳中,她抿着唇,端着盘子的手紧了紧,在原地站了片刻,终归还是上楼去了。

    不与傻瓜论短长,厉家除了太爷爷和四叔,以及沈美芝,没有一个不是对她充满怨言的。何况这种时候,太爷爷卧病在床,她不想闹的鸡犬不宁。

    推门进屋,房内的光线暗沉,夕阳的余晖从半卷的窗台中洒进来,牵着人心也跟着微微沉下去。

    米深呼出一口气,进屋时脸上已扬起笑容,“太爷爷,吃晚饭了。”

    将一方小桌放在床上,又将里面的饭菜一一拿出来摆好,米深做的得心应手。

    厉老看着她,心里头对这个小丫头,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太爷爷,你吃饱了么?”米深看着那几乎没怎么动的饭菜,担心不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