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68章 厉封昶,你混蛋!!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一整晚的攻城略地,天知道米深经历了什么。

    再次睁眼时,已经天色大亮,墙上的指针指针九,已经上午九点了!

    米深动一动,浑身的酸楚顿时袭来,她只好重新躺下,缓一缓。

    揪着被子瞪着天花板,脑海里关于昨晚的记忆,一下子全都涌了过来。

    犹记得她哭着求饶,一脚踹在男人胸口,“厉封昶,你混蛋!”

    换来男人更加狂热的索取,霸道的占有。

    昨晚,他一遍遍在她耳边呢喃重复,“深儿,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像是某种霸道的宣誓,宣誓他对她的所有权。

    她从未预料,他的占有欲会这么强烈,在床上时那样凶猛霸道,细想想还有些可怕。

    阳光从落地窗外洒进来,t.r总裁办公室里,男人端坐在办公桌前,低头翻阅着文件,手腕上的鎏金手环随着他的动作熠熠发光。他瞧了片刻,抬手看了下时间,抿唇,拿过手机靠在椅背上打电话。

    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接通,听筒里,传来张妈温和的声音,“喂?”

    “是我。”

    张妈几乎一耳朵便听出他的声音,“先生。”

    “嗯。深深起床了吗?”

    张妈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还没。”

    男人的手指捏着笔,一下一下的摩挲着,想起昨晚他要的狠了,她在身.下哭着求饶的样子,禁不住又是一阵心疼。现下听说还没起床,声音不禁放柔了许多,“让她睡着吧。”

    “好。”

    他又想起,追着叮嘱:“汤煲好了送进去,问问她想吃点什么。”

    “好。”张妈一一应下,直到他都交代完,才放下电话去忙了。

    等做完午饭,已经十一点了,还没见米深起床。

    张妈走过去敲门,敲了半天没人应声,推门一看,屋子里空荡荡的,被褥叠放的整齐,屋子里也收拾的齐齐整整,哪里还有米深的影子?

    “五小姐?”张妈进去找了一圈,没见着人。

    又出来找了一圈,楼上楼下找了个遍,还是没人。

    张妈也是个谨慎的,定了定神,没有立即给厉封昶去电话,而是先打给米深。

    那端很快就接通了,问及去处,米深道:“我来学校了,张妈你跟四叔说一声,我晚上陪贝贝住学校宿舍,不回去了。”

    张妈心里奇怪,她来水月居当差的这些年,从来没有见过米深在外面过夜,更别说住学校宿舍。

    听她说陪毛贝贝住,也就没有多问,只是点头应:“好,那我晚上等先生回来告诉他。”

    “那……张妈再见。”

    “五小姐再见。”

    毛贝贝靠在床铺上,手里抱着抱枕,一脸讳莫如深的瞧着她,“米小深,你跟米四叔闹矛盾了?”

    “没有!”

    “口是心非!”贝贝从床铺上下来,扯了张凳子坐她身边,一张脸恨不得凑过来,“你看你的脸上,就写了四个字。”

    米深精神怏怏,“哪四个字?”

    “我、不、开、心,我、不、快、乐,我、跟、四、叔、闹、矛、盾!”

    米深额际滑下一排黑线,伸出食指顶在贝贝眉心,“你怕不是个傻的?这是四个字?这么多字要是写在我脸上,就毁容了。”

    “嘿嘿!”贝贝笑着将凳子往前挪了挪,“我这不是抽象化的形容一些嘛,你咋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我不是很懂你的幽默感。”

    贝贝见她兴致不是很高的样子,想了想道,“晚上带你去吃好吃的?”

    “吃什么?”

    “魔石泡泡鱼怎么样?这可是你最爱吃的。”

    “太辣!”米深趴在桌上,闷闷吐出两个字。

    “哦……那去吃阿瓦山寨吧?”

    “太远!”

    “那北门口的土家酱香饼来两份?”

    “不好吃!”

    贝贝:“……”

    厉封昶结束工作回家,已是傍晚。

    推门而入,张妈便迎了过来,接过他的外套和公文包,“先生回来了。”

    “嗯。”厉封昶点点头,一边换鞋一边问,“深深呢?”

    “五小姐说今晚陪毛小姐住学校宿舍,不回来了。”

    厉封昶动作一顿,“去学校了?”

    “嗯。”张妈点点头又道:“叶小姐过来了。”

    厉封昶走进客厅就看见坐在沙发里的女人,叶茯苓还是那个叶茯苓,只是不似当初那般,今日穿的比较素净,也只化着淡淡的妆容,看上去清清爽爽。

    听见脚步声,她微微侧首朝他看来,看见厉封昶时,眼睛里溢满平淡的温和。

    “封昶。”她站起身,手指握着衣摆,略显拘谨。

    男人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依旧平淡,“有事么?”

    “我……我想找你聊聊。”

    今天的叶茯苓很不一样,认识三年,她从未像此刻这样拘谨紧张。

    没有等来男人的回答,她垂眸,唇边扯出一抹苦涩,“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我本来想今天跟米深道歉的,但是她不在。封昶……我们……还能是朋友么?”

    厉封昶看着她,眼中带着探究。

    “就只是普通朋友,可以吗?”

    良久的沉默以后,男人低低地声音飘进耳朵里,“厉家跟叶家交好,永远都是朋友。”

    “……”叶茯苓抿了抿唇,她垂眸盯着自己的脚尖,半晌以后才道:“我知道了,打搅了。”

    拎着包包走出水月居的大门,每往前走一步,都觉得力气在一点点的被抽尽,站在院门外,她回头相望时已是泪流满面。

    ——

    傍晚,米深跟贝贝在学校附近一家餐厅吃的肚儿圆圆,一路打打闹闹回到宿舍,老远就看见停在宿舍楼下的一辆黑色汽车,以及站在车前的男人。

    两人止住打闹,米深扯了贝贝的胳膊掉头往回走。

    但为时已晚。

    一道冷飕飕的声音飘进耳中,“深儿!”

    米深佯装没听见,可贝贝却拉着她停了下来,并且拽着她往相反的方向去。

    米深:“毛小贝,你丫到底站哪边?”

    “嘿嘿。我当然是站在你这边,但是我也不忍心看你愁眉苦脸。”说话间,她已经拉着米深,站在了厉封昶的面前,并且乖巧的冲厉封昶咧嘴笑了笑,“厉四叔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