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67章 你是我的!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好。”欧镐宁轻挑眉峰,看着她拿着手机走到一边拨打,眼睛里的温柔,慢慢的消散。

    米深拨通了,但是在冗长的等候音后,还是没人接听。

    她接连拨了三个,都是以无人接听告终。

    她又给水月居的座机去了电话,是张妈接的。

    跟张妈说了她晚些回来,还叮嘱如果四叔回来,叫他先吃不用等她,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她重新走回来,“我只能陪你吃个面条什么的,因为时间比较紧凑。”

    “好。”欧镐宁今天好像特别温顺,特别好说话,米深下意识的扬了扬唇。

    附近的一家面馆里,生意火爆,考虑到欧镐宁是大明星,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大众视野,可能会被围观,从而引起骚乱。

    所以米深让他在车上等着,她下了车去买面条。

    因为是他生日,都没有让秦牧去,为表心意,自己亲自下车去买。

    隔着车窗玻璃看着那站在长长队伍后面的身影,欧镐宁的眼中充满了心疼。

    秦牧将他的神色尽收眼底,露出意味深长的一笑,“这丫头对人好,是真心实意的好。”

    他之前对米深有些偏见,总觉得她是个被惯坏,被宠的无法无天的千金小姐,可是这样的看法,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改变了。至于究竟是何时何地改变的,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想着,他又轻轻的补充了一句,“是个好姑娘。”

    后座男人一脚踹在他椅背上,惊的他一跳,回头便看见欧镐宁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秦牧:“……”

    说她不好他不高兴,说她好,他也不高兴?

    这位爷,真难伺候!

    秦牧干脆闭上了嘴巴,不说话了。

    米深提着热乎乎的面条回到车前,敲了敲车窗,待车窗降下,将手里的面条递过去,“生日快乐。”

    欧镐宁接过。

    “你等我一下。”米深又想起什么,折身离开。

    等她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一枚精致的小蛋糕,一人份的那种,三角状的。她就这么站在车边,在上面点了一直蜡烛,递到他面前,“许个愿吧?”

    “这蛋糕也太小了点……”欧镐宁眼中溢满嫌弃,但还是乖乖的闭上眼,许了愿望。

    吹完蜡烛,米深将蛋糕给了他,“时间不早了,我要先回去了,你慢慢吃。”

    见她转身离开,欧镐宁忍不住开口,“米深……”

    “嗯?”她又转回身来,路灯之下,身影纤弱,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宛如精灵。

    他勾了勾唇,“谢谢。”

    “不客气!”米深笑笑,转身赶紧上了停在后面的一辆车,车门一关就叫周臻开车。

    看着她的车没入车流,欧镐宁才低头,打开了面条,看见两个金灿灿的荷包蛋,嘴角越发的弯起。

    米深紧赶慢赶,车刚停稳就开门下来,开门进屋,就看见玄关处的四叔的皮鞋。

    四叔回来了,也没给她打电话,也没给她回短信。

    米深忐忑换了鞋,进屋就看见坐在餐厅独自吃饭的男人。

    “四叔。”米深叫了一声走过去,拉开他手边的椅子坐下来,“四叔你刚到家吗?”

    厉封昶抬眸看了她一眼,“去哪了?”

    “那个……欧镐宁他被车撞了,所以我……”

    话没说话,就察觉到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米深未说完的话就这么卡在了嗓子眼里。

    气氛静下来,她才忽然觉得哪里不对——

    进门到现在,都没有看见张妈的身影,屋子里安静的吓人。

    “四……四叔……”

    厉封昶忽然站起身,吓了她一跳,下意识的从椅子上跳起来,闪到一边。

    他动作一顿,眸中戾气更甚。但也只是凉飕飕的看了她一眼,便抬脚离开了餐厅。

    米深在原地站了良久,屏息,提气,憋了半天再吐出来,脑子也算是转过来了。

    四叔这般,怕是生气了?

    米深洗完澡,趴在床上,但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满脑子都是四叔四叔。

    就这么趴着趴着,睡着了……

    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觉得身上一沉,紧接着便是一阵泰山压顶般的窒息感。她迷迷糊糊的张唇呼吸,下一秒却被男人磅礴的气势填满。

    一阵呼吸不畅下,她的意识被猛地拽了回来,一双眼睛蓦地睁开。

    屋里没有开灯,有一张模糊的黑影在她眼前晃动,她眨眨眼,看清楚那张脸时,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四叔……唔……”

    她才刚吐出两个字,唇舌便再一次被牢牢堵住,四叔的身体又热又重,像是一块着了火的石头,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而他攻城略地姿态,也是霸道万千。

    压着她,极尽索取,几乎不给她喘息和避让的机会,扣着她的后脑勺,一阵深吻。

    米深有些惊恐,莫名的,因为她明显感觉到,在他的索取中,还带着一丝惩罚的意味。

    她脑子里浮现的是前两次的经历,紧张的整颗心都高高的悬着。

    她希望他只是吻她一番就作罢,但事实证明她想的太简单了。

    在她快要呼吸不过来的时候,身上的男人松开了她,直起身子,下一秒,她只觉得胸前一凉,睡裙直接给人扒了去。

    而下一秒,下.身传来的疼痛让她整个人都狠狠的绷成了一张弓。

    “四叔……不要……”

    她抬起头,惊慌的看着身上的男人。

    她疼,而且在不愿意的情况下,更显难捱。

    纵然已经有过几次,可她几乎每次都是被动的。

    她呜呜哀求的样子落进男人眼中,厉封昶动作稍顿,俯下身来吻她,细密的吻,吻过她的眉心,吻过她的鼻尖,吻过她的唇,一点一滴,细细爱抚。

    然而纵使这般,她也没能从紧张的情绪中退出来,身体紧紧的绷着,越发的难捱。

    她又气又急,“四叔,我求你了,你出去好不好?”

    厉封昶一双眸子锁着她,大手搂过她的背,将她越发的搂紧了。

    他的唇贴着她的耳,灼热的呼吸尽数喷薄而来。

    “深儿,你是我的!”

    下一秒,他栖身而前,彻底占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