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64章 国家欠我一个四叔!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与此同时,远在离城拍广告的欧镐宁,掩唇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阿嚏——”

    一张纸巾递过来,秦牧关切的看着他,“没事吧?”

    欧镐宁揉揉鼻子,“没事~~”

    随即又勾勾唇,一定是小丫头在想他吧?不然这摄影棚里温度这么高,怎么好端端的打喷嚏?

    将擦完了鼻子的纸巾丢给秦牧,“机票订了吗?”

    “订了……不过,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归心似箭的。”秦牧无奈摇头。

    欧镐宁得意洋洋扫了他一眼,“单身狗的世界我不懂。”

    秦牧:“……”

    说的好像谁不是单身狗似的!

    暖城,文具店。

    “本儿、笔、笔筒、资料夹……深深,你还缺什么不?”贝贝站在收银台前,抱着东西一一悉数。

    米深只拿着一根钢笔走过来,“我就这个就行了,其他的我四叔已经帮我安排好了。”

    “真是天妒人怨啊,国家欠我一个四叔!”

    米深抬手弹了下她的额头,“中午请你吃饭。”

    贝贝立刻点头如捣蒜,“好呀好呀~~~”

    午饭在一家西餐厅,人不多,气氛好,最重要的是菜好吃。

    两人边吃边说,说着说着,就扯到了刚拍完的网剧上,扯着扯着就扯到了欧镐宁的身上。

    贝贝略略沉吟一番,“老实说,我觉得欧镐宁这个人不简单。”

    米深顿了下,“哪里不简单了?他不就是个拍戏的。”

    “不不不,你没发现吗?他身上有种气质,那是娱乐圈很多明星不具备的,有的时候很冷。”

    “有吗?”米深继续打着马虎眼。

    “当然啊。”贝贝一脸怀疑的看着她,“老实说,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米深嚼着食物,“不知道……”

    “反正我就是觉得他不简单,总觉得他不像是只会拍戏的人……不过说真的,上次他敢只身去海上救你,还差点送了自己的命,这点我真挺佩服他的。”

    米深嚼着食物,保留意见。

    贝贝又道:“还有上上次,你掉进水里,也是他救的你。想想他自己都不会游泳,却毫不犹豫的跳下去救你,真真是一条汉子啊!”

    一说起欧镐宁,贝贝就想开闸放水似的,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的好话。

    米深听着听着,不知道怎么搞的,脑子里就浮现出早上被丢在门口的那束红艳艳的玫瑰花。

    那花……不会是欧镐宁送的吧?

    想到印在纸上的那一个“烈焰红唇”,还真的颇符合他的风格啊!

    ——

    t.r,厉封昶还在会议中,手机嗡嗡震动两下,提示有短信进来。

    发件人来自冷影,里面有他想要的资料。

    只扫了一眼,眉心顿时皱紧。

    台上讲解的程序师见他皱眉,心肝一抖,本来对自己的设计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信心,厉封昶这一皱眉,让他信心值立马降到了九点九。

    总裁办公室。

    冷影在电话里汇报情况,“只查到他是孤儿,三岁被抛弃,一直在爱心福利院长大。其余的,没有端倪。”

    厉封昶抿唇,越是干净,就越是可疑。直觉告诉他,欧镐宁绝对不像是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简单。

    冷影发过来的资料中,所有的东西都对的上号,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修长的手指轻敲着桌面,半晌之后他轻轻吐字,“查白僧。”

    冷影顿了一下,“好。”

    挂断电话,他眯眼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久久的沉默不语。

    ——

    欧若商场,某家著名珠宝店。

    米深背着包走进来,立刻有店员迎过来,“小姐您好,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

    “我找你们店里的加工师傅,他在吗?”

    “哦,在的。您坐一会,我给你叫来。”

    “谢谢。”米深在凳子上坐下来,两分钟后,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米深把左手伸过去,“师傅,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看一下,这枚戒指要怎么弄下来?”

    那师傅大约是视力不大好,带着个四四方方的眼镜儿,看了看米深左手中指上的那枚戒指,又忙从兜里掏出来一个放大镜,对着那枚戒指,左照右照。

    米深见他煞有介事的照了半天,不禁问道:“师傅,我就把这个弄下来,不是让您鉴宝。”

    那师傅收起放大镜,“小姑娘,你这戒指从哪弄来的?”

    米深怔了下,越发觉得这师傅奇怪,“地摊上买的。”

    她随口胡诌道。

    那师傅却连连摇头,“不不不,这不是地摊货。这戒指,大有来头啊。”

    “什么来头?”米深追问。

    可那师傅却闭上了嘴巴,摆摆手一脸惶恐的走掉了。

    米深:“……”

    这算怎么回事?

    出了这家店,米深抬起左手,看着那枚戒指在日光下散发着莹莹光泽,心头的疑惑越来越重。

    难不成,这枚破戒指还有什么不得了的象征性?

    次日一早,米深还在蒙头睡觉,被一阵突兀的门铃声惊醒。

    那门铃声不停继续,吵的她不得安宁,而门口按门铃的家伙,也是前所未有的执着,好像只要她不开门,他就会一直按下去,按到天荒地老去。

    米深踢开被子,眯眼看钟点。

    “丫的,才五点!谁这么大清早的扰人清梦?”

    “叮咚、叮咚、叮咚”

    米深穿着拖鞋拉开门时,那声音才总算消失了,世界都清净了。

    一束蓝色的玫瑰出现在她眼前,然后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笼罩过来,一道骚包的声音飘进耳朵里,“亲爱的,我回来了。”

    米深一个激灵,一蹲身,直接避开那人怀抱,从他胳膊下钻出去了。

    欧镐宁抱了个空,转身却见米深跑到了他身后,抬手揉了揉她乱糟糟的头发,咧嘴一笑,“还没睡醒?”

    米深板着一张脸,“天才刚亮,大早上的抽什么疯?”

    “如果想你也是抽风的话,那我宁愿抽一辈子风。”

    米深伸出一根手指抵着他的肩,一脸嫌弃,“说,大早上的找深爷做什么?”

    瞧这小丫头一脸的傲娇气儿,欧镐宁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深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