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61章 如果你不信我,我也跳下去,行吗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宴会尚未开始,此时离开很不礼貌。

    米深虽有外套裹着,却因湿裙子穿在身上,已经开始发抖了。她前些天才好,再这么一冻,会很容易感冒。

    厉封昶未作犹豫,“请你带我们过去。”

    萧语清愣了一下,他说“我们”?那就是他也要跟着一起过去了?

    她不敢多问,只是点头,“请跟我来。”

    话音刚落,厉封昶当着一众人几十上百双的眼睛,当众将米深打横抱起,在众人一片惊疑复杂的眼神中离开。

    泳池边静了好几秒,围观的宾客才逐渐散去了。

    “阿嚏——”董雪翎再也忍不住,掩唇打了个喷嚏,冻的面部肌肉都要抽筋了,整个人都僵硬的不行。

    “雪翎……”靳漫漫咬咬唇,一脸的抱歉。

    董雪翎拿纸巾擦了擦鼻子,“米深说的是真的吗?”

    靳漫漫一怔,“……你怎么能信她的话?刚刚那些人,都是忌惮厉封昶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你看不出来吗?”

    董雪翎心中冷笑,她自然看得出来,但是她在摔倒前,的的确确看见米深想要伸手拉她来着。如果她真想自己掉进水里,眼睁睁的看着就好了,根本不用伸手来拉她。

    更别说,为了诬陷靳漫漫,米深自己也跳水了。

    “雪翎,你不相信我?”靳漫漫面色一白,她不是在乎董雪翎,她是在乎靳如墨。

    此刻,他仍没离开,静默的站在一边,看着她们。

    他最讨厌的就是勾心斗角,如果她承认了,他会更加远离她的。

    靳漫漫握了握拳,“我对天发誓,我根本没推米深,如果你不信我的话,我也跳下去,行吗?”

    说着,她便抬脚往泳池边走了两步。

    胳膊一紧,她又被人重新拽回来,靳如墨冷着一张脸,“够了,还嫌被人看的笑话不够么?”

    “哥……”靳漫漫眼眶一热,眼泪就啪嗒掉下来,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抽泣着,“哥,我真的没有推她,你信我?”

    靳如墨的眉皱着,“别人看见什么我不管,也不会轻易相信,我只信我亲眼看见的。”

    靳漫漫神情一滞,“哥……”

    而靳如墨已经松开她的胳膊,转身走开了。

    董雪翎看了她一眼,也提着裙摆狼狈离开了。

    靳漫漫独自站在泳池边,垂眸,握拳,死死的咬着齿关。

    米深,你给我等着,今日所受的屈辱,他日我必数倍奉还!

    ——

    萧家二楼的一间客房。

    萧语清将干净的裙子送进去,出了房门就一直失神,站在门口,愣愣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房内,厉封昶三下五除二将米深剥了个精光。

    米深坐在床上,裹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萧语清只送来了裙子,但她连内衣都是湿的……

    眼睁睁看着四叔拿着她粉色的小内内和黑色的打底裤,一本正经的走进卫浴间,米深的一张脸抑制不住的发红。

    等他出来,手里多了个吹风机。

    “四叔。”米深忍不住开口。

    “嗯?”

    “如果将来,我犯了很大的错,你会不会像今天这样维护我?”

    吹风机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摸着她差不多干了的头发,唇角勾着一抹浅笑,“那要看是什么错。”

    米深眨眨眼,“那要什么样的错,你才不会维护我?”

    他眸光微闪,拍了拍她的小脑瓜,“只要你听话。”

    “真的?”米深一双眼放光。

    “嗯。”

    “嘿嘿……”她抱着被子,喜滋滋的笑着。

    厉封昶收了吹风机,折身回到卫浴间。

    烘干机上,她粉色的内衣已经烘的差不多了,他湛黑的眸子落在那粉色的内内上,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浮现那晚,她穿着他的内内睡觉的样子。

    喉结一滚,抬手关了烘干机,将那小内内捏在手里,走了出去。

    等米深收拾好,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

    再下楼时,她已经换下了一身红色的丝质长裙,成熟,又平添了一份妩媚。站在一身黑衣的厉封昶身边,是那样的出挑又登对。

    无疑,今天这两位,已经成功的抢了一对新人的风头,成为全场热议的焦点。

    吉时到,聂云君也出现了。

    她是今晚的主角,同样穿着一袭红艳艳的晚礼服,化着精致的妆容,踏着红毯一步步走来,姿态万千。

    “聂小姐好漂亮。”米深忍不住轻呼。

    厉封昶垂眸看了她一眼,低声道,“没你好看。”

    米深嘟嘴,转移话题,“楚叔呢?他会不会来?”

    厉封昶重新端起酒杯,“那要看他是不是怂了。”

    “楚叔肯定不怂。”米深若有所思的点头,看着聂云君踏过红毯,走到萧决的面前,然后在众人的祝福下,完成了神圣的订婚礼。

    整个过程,顺利的不得了。

    眼看着仪式落幕,四下响起掌声,米深急的不得了,“楚叔怎么还不来?”

    厉封昶掰正她的小脑袋,“他不会来了。”

    “啊?”

    ——

    直至宴会结束,也没看见楚晋炤,回去的路上,米深心里莫名闷闷地。

    厉封昶抬眸看了她一眼,“在想什么?”

    米深皱着眉,“楚叔到底怎么想的?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这一订婚,就完了啊。”

    “谁说订婚就完了?”

    “不是完了吗?”米深一脸懵逼,订婚相当于终身大事都定下来了,以后结婚生子,就是理所当然。

    厉封昶啪的合上手里的杂志,“是完了,不过,应该是聂云君完了。”

    “哈?”

    与此同时的萧家。

    晚宴都结束的差不多了,宾客也走的走,散的散了。

    萧虎带着儿子女儿在门口送客,却独独不见聂云君。

    萧虎问萧决,“云君呢?”

    “不知道。”萧决往后看了一眼,“可能有事去了?”

    萧虎瞪了他一眼,对萧语清道:“你去找找她。”

    “好。”

    萧语清是在花园找到聂云君的,她仍穿着那一身红艳艳的晚礼服,一个人坐在白色的椅子上,神情怔怔的。

    “云君姐。”萧语清走过来,轻唤。

    她才像回神似的,回眸朝她笑了一下,“语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