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60章 我是敢作敢当,我又不是背锅侠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我说的都是事实。”董雪翎自觉在气势上敌不过米深,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膛道,“怎么?你心虚了?”

    “我心虚?”米深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抬手一杯酒洒向董雪翎。

    董雪翎没想到她会直接动手,毫无防备的被酒水洒了一身,而站在她身侧的靳漫漫,则是下意识的往旁边闪了闪。

    “啊!!!”半晌之后,她才回过神来,跺着脚尖叫,“米深,你个疯子!”

    米深乐了,冲她做了个鬼脸,“我四叔教育我,能动手的少吵吵。这次就是小小的教训,要是下次你再敢出言不逊,或者背后给我使绊子,那就不是泼酒这么简单了。”

    说着,她拍了拍手,“好了,世界都清净了,哈哈~~”

    靳漫漫跟董雪翎一脸见鬼的表情,这特么还哪里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这分明就是泼妇!

    “泼妇!”董雪翎气的牙齿都在打颤,从齿缝里蹦出这么几个字,蓦地就看见米深回眸,犀利冰冷的眼神朝她直射过来。

    董雪翎一个哆嗦,竟然吓得后退了两步。

    她们本来就站在泳池边,董雪翎这么一退,脚后一空,整个人就往后仰去。

    米深眸光一缩,下意识的上前两步,要伸手去抓,后背却被人一推,没抓着董雪翎,自己跟着掉下去了。

    “哗啦”一声水响,靳漫漫心有余悸的看着掉落在泳池里的两个人,面色有些白。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宾客的侧目,靳漫漫一回头就看见靳如墨冷着脸走过来。

    她心一颤,“哥……”

    而靳如墨未曾看她一眼,只是盯着泳池里的人,弯腰,朝那人伸过手去,“米深。”

    董雪翎靠他最近,见他伸手,赶紧把手搭过来,红着眼看着他,“如墨。”

    靳如墨皱了下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把她甩开,只好先把她拉上来。

    靳漫漫赶紧走过来,“雪翎,你没事吧?”

    “没事。”

    而靳如墨回头去拉米深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被人拉上了岸。

    是厉封昶。

    只见他脱下外套,裹在米深的身上,抬手将她额际的发丝捋干净,柔声细语,“没事?”

    “阿嚏——”米深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揉了揉鼻子,“没事。”

    她看向董雪翎,她们都一样,从头湿到脚,妆也花了,整个一落汤鸡。

    大概是察觉到了米深的视线,董雪翎也抬眸朝她看过来,四目相对,电闪雷鸣。

    董雪翎看了看厉封昶,壮着胆子道:“四少,是米深推我下水的。”

    她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算厉封昶再护犊子,也不可能不讲道理。于是,她更加挺直了腰杆控诉,“她还往我身上泼酒。”

    周围的宾客们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厉封昶闻言,却是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接过旁边人递过来的毛巾,帮米深擦拭着。

    米深压根不怕别人怎么看怎么想,但是该说清楚的,她也不含糊。

    揉了揉发酸的鼻子道:“讲话要讲道理,酒是我洒的我承认,可是我刚刚可没推你,我本来想伸手拉你的,可是不知道被谁推了一下。”

    说到这,她还有意的往靳漫漫身上瞟了一眼,那一眼代表着什么,再明显不过。

    董雪翎还没反应过来,靳漫漫就急急道:“不是我!我都看见了,是你推雪翎下水,自己也不小心掉下去的。米深,你不是敢作敢当么?怎么不敢承认?”

    米深冷笑,“我是敢作敢当,我又不是背锅侠,没推就是没推,这个锅我不背。”

    她又看向董雪翎,“向来知道你们是塑料姐妹花,就是没想到,会这么塑。”

    厉封昶闻言,抬眸看了看她得意洋洋的小脸,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来,虽没说话,可旁边的人却都看在眼中,不由得暗暗心惊,联想起上次闹得满城风雨的视频,看来这其中真的有渊源。

    董雪翎掐着手指咬着唇,同样是落水,米深站在那,就有高高在上的男人给她擦拭,给她温暖和呵护。而她却一个人站着,没人过来慰问,一阵夜风吹过来,浑身都凉的打哆嗦。

    “算了,算我倒霉。”董雪翎晦气的看了米深一眼,正要提着裙子离开,那端,厉封昶忽然开口了。

    “不是要说法么?”

    董雪翎一怔,转头就对上了男人那双冷厉如冰的眸,浑身狠狠的怔了一下。

    这样的男人,果然如传言那般,只看一眼就能万劫不复。

    没等她回过神,厉封昶已经收回视线,转而扫了四周一眼,冷声道:“刚刚有谁看见了这边的情形?”

    “……”四周在一片寂静过后,立刻有人跳出来,“我,我看见了,五小姐没有推人,推人的是靳小姐。”

    靳漫漫眉头一皱正要反驳,便另外又有人站出来指证,“我,我也看见了,是靳小姐推的人。”

    接下来的一分钟里,不断有人站出来指证。

    众口铄金,一个人说的话或许不足以为信,但是一群人说的话,即便是假的,也成了真的。

    靳漫漫握紧双拳,面对众多指证,有点情绪失控,“不,不是我!你们胡说八道!”

    就算刚刚周围有人看见,也不过三两个人,怎么可能会站出来这么多人?这分明就是在忌惮厉封昶的实力,站出来随声附和的,大多都是想趁机讨好巴结的。

    靳漫漫又怎么会不懂这个道理?

    而米深就更懂了。

    她看着四叔高大的身影,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微笑。

    四叔好腹黑,可是,她好喜欢怎么办?

    就喜欢被他这样不讲道理的宠着,毫无下限的惯着,简直幸福感爆棚。

    “阿嚏——”她的鼻子一酸,又是一个响亮的喷嚏。

    厉封昶转过身来,大手将她拥进怀里,“冷了?”

    “有点。”米深揉揉鼻子,小小的鼻头都被她揉红了。

    萧语清在旁边站了良久,本来气氛僵滞没办法开口,眼下正是打破僵局的好机会,上前一步道:“四少,米深这样很容易会感冒,我先带她去换身衣服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