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58章 怎么也吃不够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那声音低沉而醇厚,宛如大提琴发出的嗡鸣,平稳中又带着一缕优雅。而且,是那样的熟悉。

    毛贝贝浑身一怔,下一秒,一只手从黑暗中伸出来,握住了她纤瘦的肩。

    她的神经本来就是紧绷绷的,忽然的触碰让她惊叫出声,下意识的掏出刀子,胡乱的划过去。

    “撕拉——”一道极轻微的划破声响,刀片明显划到那人的皮肤了。然而握着她肩膀的那只手非但没有松开,反而是越发将她握紧了。并且掰着她的身子,直接将她咚在了墙上。

    同时,她手里的那把锋利的小刀,也落入了那只大手里。

    男人的脸靠过来,跟她面对面的贴的很近,贝贝深吸一口气,终于看清了他的样貌。

    “容焰?”

    是他?!

    看清男人的样貌,她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提了一口气。他怎么会找来?

    下巴被他捏住,仰头与他对视,那双黑眸里,涌着无尽的冰冷与黑暗。

    “我不来找你,你打算捱到什么时候?嗯?”

    贝贝咬唇,“容先生,你不是回海城了么?”

    上次她拒绝了他的帮助,他第二天就回去了,怎么现在还会出现在这里。

    容焰盯着她,却是久久的不说话。

    片刻以后,有冰冷的水滴在她的鼻尖,下雨了。

    暖城的雨,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不消片刻,外面已经噼里啪啦的下开了。

    贝贝拿着钥匙开了出租屋的那扇门,开了灯,屋子里没人,却比先前乱了很多。

    父亲不在,不知道是不是又去股票行了?

    毛贝贝皱了皱眉,才转身对站在身后的男人道:“有点乱,你要进来避雨么?”

    容焰:“……”

    这位大佛的面色始终阴沉沉的有些吓人,她的小心肝暗暗抖了抖,“那你进来吧,可能有点乱。”

    她先进屋,将沙发收拾了一块地方,“你坐这,我收拾一下。”

    说着,也不去管容焰了,自顾自的收拾起来。

    容焰的目光扫过整间屋子,眉峰微微的蹙了起来,他走到那张矮小的懒人沙发边坐下来,目光落在忙碌的女孩身上。

    简陋的小屋子,还没有他家的厕所大,胜在装饰的比较用心,看上去倒也是温馨。

    进来时是乱的,经过贝贝一番收拾,屋子里很快就变得干净利落了。

    她最后将垃圾袋换下,扎紧了袋口放到门口,转身才想到要给容焰倒杯水。

    而后她又想起刚刚在巷子里,她好像扎了他一刀??

    “容先生,喝点水吧。”她将杯子递过去,一双眼睛在他身上乱扫,在找伤口。

    容焰接过水杯却没喝,只是看着她,“还能撑多久?”

    贝贝撇撇嘴,将视线移开,“能撑多久是多久,具体的没想过。”

    容焰拧眉,“宁愿这样受罪,也不要妥协我?”

    贝贝笑笑,“我们家房也抵了,车也抵了,剩下的债务,我自己会慢慢还。”

    容焰看着她,本来那张俊脸上就没什么表情,忽然安静下来,就更加阴沉了。

    贝贝讪笑,“容先生,我很谢谢您的好意,但是,免了吧。我从小到大都没怎么经历过波折,现在,我想自力更生。”

    “自力更生是么?”容焰忽然笑了,是那种真的笑,不是冷笑,就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觉得好笑,或者说的准确一点,就是在看她的笑话吧。

    他放下杯子站起身,身形高大的,一站起来就挡住了灯罩,逆光而站气势逼人,“既然你这么想自力更生,我也不能勉强你什么。等你什么时候自立不动了,就来找我吧。”

    说完,没等贝贝说什么,就已经收回目光,抬脚走出了这间狭小的出租屋。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了,贝贝看着那空荡荡的沙发,眼眶里没来由的一阵发涩。

    ——

    水月居。

    半夜,米深翻了个身,发现身边空空,摸了摸,没摸到四叔。

    她睁开眼,迷迷糊糊看见四叔站在阳台,似乎在打电话。

    “四叔?”她叫了一声,没听见。

    于是,赤着脚迷糊着下床,随着她的靠近,四叔打电话的声音也飘进耳朵里——

    “你要是真放不下,就去找她吧。”

    谁?放不下谁?找谁?

    “后天就是订婚礼了,你自己想好吧。我要去睡了,深深没我在,睡得不踏实。挂了。”

    挂了电话回头,就看见米深赤着脚站在阳台门口,迷糊着一双眼,巴巴地望着他。

    “醒了?”他皱眉,走过去。

    “嗯。四叔,你刚刚是在跟楚叔打电话吗?”

    “是。”厉封昶抬手揉了揉她的发,“他喝醉了。”

    米深抿抿唇,“楚叔现在一定很难受吧?聂小姐三天后就要订婚了。”

    虽然不清楚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可米深总是觉得,楚叔很喜欢聂云君,超级喜欢的那种,如同四叔喜欢她一般的那种喜欢。

    “他会处理好的,不用担心。”他高大的身影笼罩过来,大手抚摸着她的脸蛋,那触感,真不是一般的好。

    他眸色渐暗,嗓音渐哑,“深儿,我们是不是忘了做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什么?”米深满脑子都是楚晋炤跟聂云君,一下没反应过来,一抬头,就被他堵住了唇……

    三天后的萧家晚宴,萧家长子萧决和聂家大小姐聂云君的订婚礼,现场热闹非凡。

    水月居里,米深站在镜子前晃悠了一圈,才满意的勾勾唇,拿着粉色的手包出门。

    房门一拉开,就看见厉封昶站在门口,闻声抬眸看过来,她美丽的倩影便倒映在他漆黑的瞳仁中。

    “四叔。”米深拿着手包,在他面前转了个圈,红着脸问,“好看吗?”

    厉封昶眸色微暗,抬脚靠近,大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俯身在她额际落下轻柔一吻。而后,唇离开,又落在她的鼻尖,蜻蜓点水般的,继而往下,挑起她的下巴,吻住她的唇。

    米深被他吻的喘不过来气,却暗暗的在庆幸,幸好刚刚没涂口红!

    他缠着她吻了一番,才松开她,捏着她圆圆的脸蛋,低低沉沉的笑,“怎么也吃不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