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51章 她凭什么?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米深只记得四叔的号码,报出来以后,就默默的等着。

    电话被接通,一道低沉熟悉的嗓音从听筒里飘出来,“喂。”

    绑匪开的是扩音键,所以四叔的声音也就自然而然的被扩大数倍,在空旷的屋子里回荡。

    “四叔。”米深轻抿了抿唇,开了口。

    “嗯。”那端的声音依旧是四平八稳的,米深听见这道声音,心绪也跟着平稳下来,“四叔,我被绑了。”

    “我知道。”厉封昶的平淡,让在场几个绑匪都面面相觑,大人物不愧是大人物,就算知道亲人被绑架了,也没有半点慌乱。

    米深也有些微的怔愣,电话里的声音继续响起,“他们要多少?”

    直接开口问价格,果然是生意人,爽快!

    拿着电话的男人盯着米深,怕她玩花样,低低地催促了下,“快说!”

    “他们要两个亿。”

    “可以,叫他们把地址发过来。我去送钱。”

    “四叔……”米深还想说什么,电话就被男人拿走了,“地址我会发给你,你要是敢玩什么花样,我保证,你就等着给她收尸吧。”

    “我劝你最好不要动她,否则我保证,你会连给你收尸的人都没有!”

    那端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绑匪:“……”

    他以为还要费一番周折,现在忽然觉得,两个亿都要少了。早知道厉封昶这么爽快,他就多要几个亿了。

    而电话这端,厉封昶刚挂了电话,坐在旁边沙发上的老爷子就赶紧问:“怎么样了?有深深的消息么?”

    “嗯,绑匪要的是钱,”他从沙发上站起身,“爷爷,我去处理。”

    “好,好,快去,快去。”饶是英明一世的老爷子,在这个时候,声音也都是颤抖的,双手更是不安的交叠放在拐杖上,坐立不安。

    他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米深被绑架了的事的,匆匆赶过来,问问情况。

    等厉封昶走到门口,老爷子才像是又想起什么似的,喊道:“封昶,务必把深深安全带回来,不管他们要多少钱,给他们就是,一定要确保深深的安全。”

    “嗯。”厉封昶点头,人已拉开门走了出去。

    叶茯苓拎着个蛋糕,哼着小曲儿从院门走进来,就看见厉封昶上了车。

    “封昶……”她疾步跟过去,可车里的人却像是没有看见她似的,直接将车从她面前开走了。除了扬起的尘土和喷出的尾气,连一个回眸都不曾给她。

    厉封昶一走,老爷子也坐不住了,拄着拐杖从屋子里走出来,就跟拎着蛋糕准备进门的叶茯苓撞了个正着。

    “爷爷。”叶茯苓怔了一下,随即脸上浮起笑脸,“爷爷你也在啊,正好,我买了水果蛋糕,进去我切给您吃吧?”

    老爷子扫了她手里精美的蛋糕盒子一眼,不温不凉的说了句,“我不吃甜食。”

    叶茯苓忙道:“爷爷,我买的是低糖的,水果蛋糕,不会太甜,少吃一点没关系的。”

    她一边热络的说着,一边伸手要来挽住老爷子的胳膊。老爷子却是往旁边避了避,声音这回彻底凉了下去,“深深现在下落不明,谁还有心思吃这个?”

    叶茯苓这才明白,他不是因为不能吃甜的,而是因为米深失踪了。

    拎着蛋糕的手慢慢收紧,米深米深,怎么到哪里都有米深?难道全世界都死光了吗?就剩下一个米深了吗?为什么人人眼里都是米深?有她在,别人都看不见她叶茯苓的存在了!

    她凭什么?

    “爷爷,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叶茯苓脸色有些尴尬,“对不起……”

    老爷子叹了口气,“不怪你,我也是才知道的,好在绑匪打电话过来了,只是要钱的话,应该不会伤害她。”

    本来是很平常又普通的一句话,却不想落进叶茯苓的耳中,却变得刺耳起来。

    她抬起眸子,脸色有些震惊,“绑匪?”

    “对啊,绑匪电话已经打过来了,只要钱。”

    厉老一心全系在米深那边,忽略了叶茯苓眼底闪过的晦暗,摆摆手道:“我先回去了,你也回去吧。”

    “爷爷再见。”叶茯苓恭恭敬敬的弯了弯腰,目送着老爷子的车驶离,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冻结成冰。

    她见四下无人,便拿起手机拨通,整个手都在狠狠的发抖。等那端接通,便迫不及待的问:“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暂时不动的么?怎么会打电话过来要钱?”

    那端,何婧的声音飘进耳朵里,“你先别着急,慢慢说,怎么回事?”

    叶茯苓深呼吸,将刚刚看见的听见的,全部跟何婧说了一遍,末了又叮嘱,“我只是想暂时让米深消失一段时间,没有想过要用她来威胁封昶,你马上打电话给那些人,如果出了事,我概不负责!”

    结束了通话,叶茯苓的心绪才渐渐的平复下来,她抬手整理了一下头发,四下看了一圈,确定没人才提着蛋糕转身走开。

    而几乎就在她离开的一分钟后,别墅的大门打开,系着围裙的张妈从门里探出脑袋,看着叶茯苓离开的方向,眉头狠狠的皱在一起。

    北岸码头。

    厉封昶带人过去时,扑了个空。

    望着空荡荡的厢式仓库,厉封昶第一次觉得自己无能。

    冷影带着人搜了一圈回来,“四少,都找遍了,没有五小姐的踪迹。”

    岸边的冷风吹的男人的衣袍烈烈作响,那张如刀削般的脸上,笼罩着前所未有的阴骘。

    周臻走了过来,“四少,张妈来电话,说听见叶小姐跟人通电话,五小姐被绑的事情,与她有关。”

    男人眼瞳微眯,眼底的阴云,越来越密集。

    ——

    魅夜酒吧。

    “干杯。”

    三只玻璃杯轻轻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

    叶茯苓虽然脸上挂着笑容,可眼底却总是布满愁云,挥之不去的心事重重。

    除了何婧,就数丁雨薇的兴致最高,整个人活蹦乱跳的,看上去特别开心。

    “雨薇,你去跳舞吧。”何婧抿了一口酒,有意支开丁雨薇。

    丁雨薇也是个没脑子的,点点头,“那我去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