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50章 特么的,谁干的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冷影按照米深给的地址上了三楼,还没走近,就看见出租屋的门洞开着,屋里的光线从门口洒出来。

    四周一片寂静,忽然一阵冷风拂面而过,远处不知谁家的狗忽然狂吠起来,在这样的环境里,显得格外瘆人。冷影皱眉,多年的从业经验,让他对危险有着过分的敏锐嗅觉。

    他疾步走过去,站在门口,迅速看清楚屋内情形。

    屋子里收拾的齐整,没怎么乱,毛贝贝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没见米深身影。

    冷影心中咯噔一声,大步过去扶起毛贝贝,“毛小姐?”

    贝贝的后脑勺挨了一记闷棍,昏睡了一阵,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叫,便睁开眼来。当看见冷影时,脑子差点接不上线。

    “五小姐呢?发生了什么?”冷影的眉头几乎皱的要打结,声音也森冷的要结冰。

    贝贝环视四周,猛然惊悚抓住冷影的胳膊,“快,救深深。”

    冷影抿唇,纵如此,还是没有自乱阵脚,还是稳稳地,“你现在能走吗?”

    贝贝摇了摇头,虽然还有些晕,但她也清楚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米深。

    “我没事。”

    厉封昶抵达时,巷子里外都已经被警方包围。

    毛贝贝站在一边,哭的跟个泪人,抽抽搭搭,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冷影已经将事情经过都说与他听了,他此刻过来,是想看看现场。

    小吃巷子里没有安装摄像头,当时的情形,只能听毛贝贝口述,以及四十分钟后,一行人闯进来时的情形。

    冷影大致问的差不多了,现在在市局调周围各个路段的监控。

    看见厉封昶,贝贝吸了吸鼻子,主动走过来,“对不起厉四叔……”

    如果不是她拉着米深过来给她搬家,也不会搞成这样。现在人不见了,她死的心都有。

    厉封昶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醒来以后,她跑遍了周围的大街小巷,嗓子喊哑了,腿脚跑麻了,还被楼上住户泼了一身的水,现在浑身都湿哒哒的,看上去很狼狈。

    “你再把事情经过跟我说一遍。事无巨细!”

    厉封昶的手指间夹着一支烟,星火在黑夜中明明灭灭,淡青色的烟雾被黑暗扯的变形,这个男人,浑身上下自带一股傲人气质。

    贝贝将事情经过一一说完,期间,他没有打断,也没有开口问一个字,只是静静的听着。

    “厉四叔,我说完了。”

    厉封昶捻灭烟火,“嗯。”

    他招招手,跟随他一起过来的艾米走过来,“总裁。”

    “送毛小姐去酒店休息,派个人陪着。”他利落吩咐,然后转身。

    “厉四叔,”贝贝忍不住上前两步,眼里蓄满泪水,“深深一定会没事的,对吧?”

    厉封昶脚步微顿,却没回头,只淡淡应了一声,“嗯。”

    然后抬脚,身影很快融入暗夜。

    ——

    “你说什么?”

    欧镐宁接到墨清风的电话,一双浓眉死死的皱在一起,“特么的,谁干的?”

    墨清风幽幽的声音飘进耳中,“还在查……”

    “墨清风,你也是个废物!”欧镐宁愤愤的说完,直接切断电话,套上外套抓过车钥匙,驱车往出事点奔去。

    此刻,已经夜里十二点。

    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五六个小时。

    墨清风的车停在巷子口的时候,警方已经撤离,几个小时的喧闹也已经结束,周围重归夜的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欧镐宁上楼勘察了现场,墨清风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烟,靠在车窗上抽着。片刻后见他回来,捻灭烟头,“怎么样?有线索?”

    欧镐宁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上车以后,一口气拨了数十个电话,在这个看似平静的夜,十几支力量发散开,目标只有一个,找到米深。

    ——

    米深睡了很久。

    迷迷糊糊中,隐约听见有人说话——

    “她死了吗?”

    “没有……可能是吸麻药过量了,还在昏迷。”

    “只要没死就好,看好了,据说这丫头鬼点子多的很。”

    “是……”

    她想睁开眼看看,眼前却昏沉的厉害,越是着急,便越是晕的厉害,最后眼前一黑,再一次跌入黑沉沉的漩涡……

    等她再一次清醒,已经睡到浑身发软。

    举目却是一片黑暗,周围也都是一片静悄悄,静的一丝声音也没有。

    “呜呜……”米深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嘴被胶带堵上了,想开口,却只能用鼻子发出呜呜不清的声音。

    随即她发现,不仅嘴巴被堵,眼睛被蒙,还有她的手脚,全部都被绑起来。

    不是不恐惧的,米深最怕的是雷电,和这样死寂沉沉的黑暗。

    她看不清楚这是哪里,甚至除了冰冷的墙壁,什么也摸不到。

    她被绑了!

    跟上次的绑架不同,这回的让她心惊,恐惧。

    她挣扎着坐起身,后背贴在冰冷的墙壁上,仿佛只有那么靠着,才能让她稍感心安。

    惊慌之后,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思维开始运转。

    四叔不会不管她,只要她还在暖城,抓她的人就不会逃出他的手掌心。她只要稳住,四叔自会想办法救她。

    “哗啦”一声轰响在她正前方响起,像是有人开门走进来。那吧嗒吧嗒的脚步声杂乱,听上去不止一个人。

    米深的后背紧紧的贴着墙壁,紧咬着牙关,强自镇定。

    眼前的束缚一松,光明重新降临,米深被光刺的眼睛一疼,闭了闭眼,缓解之后再慢慢睁开。

    下巴被人抬起,有个长相可怖的男人蹲在她面前,晃了晃手机,“听好了,打电话去厉家,让他们准备两个亿来赎你。别玩花样,我脾气不好,你惹了我,说不定就地给你办了。”

    米深瞪着一双眼睛,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那男人跟她对视半晌,不由得在心底暗暗佩服,这在厉家四少身边长大的小丫头,气场果然非同一般。

    即便是在这样危险的情境下,也能这般镇定自如,面不改色。

    男人叫手下将她嘴上的胶带撕开,再将一个手机拿过来,“报号码。”

    米深心知这些人不是好惹的,好汉不吃眼前亏,乖乖报了号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