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49章 保护大嫂!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好在前些天已经帮着打扫过了,在网上买的一些便宜的用来装饰的小东西,这几天也前前后后的到了。

    米深和贝贝花了一天的时间,将屋子里收拾妥当,一直到傍晚才收拾好。

    “妥了。”米深拍拍手,双手叉腰看着忙碌一天的成果,还是挺自豪的。

    她们是完全按照女孩子的心思来装扮的,白色的墙,墙上做了很多装饰,看上去比之前要温馨的多。二十几平,一张小床,一张柜子,一张懒人沙发,差不多就已经占据大半个房间,外加一张小桌,两张凳子,地上铺了一层薄薄的毯子,灯具也换了个好看的,除了空间有些紧凑,其余还算好。

    贝贝也停下来,深呼吸一口气,“总算搞定了,我还从来没有自己动手做过这么多事。”

    “我也是。不过,挺有成就感。”

    “是吧?”贝贝嘿嘿的笑着,“我也是。”

    她转身拿过外套,“走吧,请你吃饭。”

    租的房子附近,有一条专门弄小吃的巷子,巷子两边,有很多摆小摊卖小吃的,贝贝和米深选了家看上去比较干净点的,坐下来。点了两份牛肉面,就坐着等。

    两人都累了一天了,现下确实比较饿了。

    牛肉面还没来,贝贝先给米深倒了杯白开水,“先喝点水。”

    米深看了看她,“贝贝。”

    “嗯?”

    “容先生呢?”

    米深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贝贝正端着水杯喝水,闻言动作一滞,继续喝了两口才拿下杯子,云淡风轻的道:“不知道,已经好久没跟他联系过了,大概早就回海城去了吧。”

    “容先生不是你的未婚夫么?这个时候,他为什么不出现?”

    像四叔保护她那样的,容先生也该那样保护着贝贝才对。

    “哦,他说了帮我,但是被我拒绝了。”贝贝撇撇嘴,知道米深会问,便继续道:“他让我跟他回海城,所以我不干。”

    米深听得一头雾水,“他是你的未婚夫,难道你们将来不应该结婚的么?”

    贝贝又喝了两口水,“我毛贝贝是神圣的爱情信奉主义者,将来我要嫁的,一定是爱着我,我也爱着的男人。容焰他心里有人,我也不大爱做横刀夺爱的人。”

    “容先生有喜欢的人?”

    “嗯。”贝贝点点头,神态淡然,“他自己跟我坦白的,说可以帮我家摆脱困境,但要带我回去交差,还跟我说白了,只是做戏给家里长辈看。”

    米深看着她,看着看着,就明白了什么。

    “贝贝,你喜欢容先生的吧?”

    毛贝贝一怔,“没有……”

    正说着,牛肉面端上桌,贝贝自然而然的将话题岔开到别处去了。

    晚间小吃街上的人越来越多,米深她们吃至一半,就有一群小混混走了进来。

    一行十几个人,都是男人,一个个的不是染着黄毛,就是纹着纹身,说话痞里痞气,进来就是捶桌子踢板凳的吹天吹地。

    其中两个男人,还不住的往米深这桌瞧。

    “我吃饱了。”贝贝忽然放下筷子,站起身,“走吧深深。”

    米深愣了下,她吃的比较慢,碗里的面条也还只吃了一半,但她也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不对,于是点点头,跟着贝贝起身走出去。

    她们刚往出了门往前走了两步,就有一辆面包车在她们身边忽然停下,车门刷的一下拉开,米深还没反应过来,贝贝就已经拉着她往前狂奔。

    面包车开不进小巷,从上面下来几个男人,骂骂咧咧朝她们追了过来。

    而刚刚那家牛肉面馆里,那十几个小混混也冲了出来,为首的男人看见米深,一声大喝,“保护大嫂。”

    然后一群十几个人,跟从面包车上下来的几个男人,扭打成一团。

    毛贝贝趁机,拉着米深溜之大吉。

    两人一路狂奔至出租屋,锁了门,才算松了一口气。

    毛贝贝喘着气,腿一软,跌坐在沙发上,拍着胸口顺着气,“我的妈啊,这片治安这么差的么?”

    出去吃个夜宵都能遭遇袭击,将来父亲一个人住这边,最好晚上不要出门。

    抬眸却见米深站在那,皱眉思索着什么,神情怪严肃。

    “怎么了?”贝贝起身走过去,拍了拍她,“被吓傻啦?”

    米深摇摇头,“你有没有觉得,刚刚在面摊吃饭的那十几个小混混,有点问题?”

    主要是那句“保护大嫂”,总让她觉得蹊跷。

    当时小巷里只有她跟贝贝两个女孩子,何来的大嫂?

    而且,那面包车上下来的人,明显是针对着她跟贝贝,为什么那群小混混会无缘无故的冲出来出手相帮?

    米深捏着手指,倏地指尖触到一枚坚硬,抬起手,那枚复古的戒指便在灯光下,散发着幽幽的光泽。

    她好像想到点什么,但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被贝贝打断了。

    “哪里来的戒指,好漂亮。”毛贝贝握着她的手,盯着那枚戒指看,“这是四叔送的么?真好看。”

    米深:“……”

    她要是告诉她,这戒指是欧镐宁硬给她戴上的,她会不会跳脚?

    在出租屋休息了四十几分钟,出租屋的门被人叩响。

    毛贝贝跳起来,“肯定是你们家的帅司机哥哥,我去开门。”

    四十多分钟前,米深给冷影去了电话,叫他过来接她,算算时间,是时候来了。

    米深松了一口气,也跟着走过去。

    贝贝才刚拉开门栓,门却被砰的一声直接一脚踹开。

    米深被惊的心脏狠狠一跳,想要扑上去关门却已经来不及,眼睁睁看着贝贝被什么东西捂住口鼻,挣扎了两下,在她面前直直的倒下去。

    “贝贝!”米深惊呼,搀扶住她的同时,一块带着异味的棉布堵住了她的口鼻。

    她知道这个时候应该避免大口呼吸,但人在紧张慌乱时,总会自乱阵脚。冷不防口鼻被堵住,她下意识的猛呼吸,那刺激的异味钻进鼻息,一阵麻痹的感觉从鼻尖传来,随着她的呼吸,蔓延至脑袋。

    她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