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43章 再敢打电话,特么的废了你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没关系。”贝贝讪笑,“是在找房子。”

    沈奕笑笑,“找到了么?”

    “刚开始找。”

    其实,她已经找了大半个月了,从知道房子要被银行收回的那一天,她就已经在留意了。

    不谙世事的大小姐,一开始都是在市中心附近找,房源都很好,只是价格太高,现在的她负担不起。后来,逐渐放弃市中心,目光从一环外拉开,一直拉到了今天的五环以外,偏郊区了。

    可这三千五,偏偏也要了她的命。

    她以前只觉得,父母的不和,是她人生的最大悲哀,却没料想,还有更大的悲哀等着她。从无忧无虑的大小姐,到要负责挑起家的重担,她经历的太快了。

    本来跟沈奕也不熟,随便说了两句也就散了。

    傍晚时分,米深给四叔去了电话,但四叔没接,大概是在开会。于是,她又给冷影打了电话,告诉她,晚上她跟贝贝有点事,不用过来接她了。

    冷影没问什么事,只是说,如果有事,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

    米深点点头,挂了电话。

    到了傍晚,尚山的游客也走的差不多了,留下来的多是情侣,成双成对的坐在日落台上,携手看这辉煌日落。

    秦牧拎着个篮子出现,引来毛贝贝围观,“哈~~秦助理,你真好,去哪弄的这么多好吃的?”

    说着,随手抓起一包零食,晃了晃,“番茄味哎~~”

    秦牧神情颇委屈的看了一眼欧镐宁,他是助理,他是经纪人,可也是跑腿的,还是个专门负责杂七杂八的跑腿的。想来,做一个经纪人,也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啊!

    不仅得身体素质过硬,还得够耐心,最重要的是在欧镐宁身边当差,得经得起折腾,还不能抱怨。

    四个人,坐在落日平台上,看晚霞漫天,看落日慢慢沉进地平线。

    “真的好美啊~”贝贝双手扒拉着栏杆,恨不得把脑袋都从栏杆里挤出去,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轮红彤彤的落日,眼底却泛着一抹忧伤和沮丧。

    忽然有点想哭是怎么回事?

    她吸吸鼻子,转头看向米深,笑嘻嘻道:“深深,欧少,我们来玩对诗吧?每个人说一句关于日落的诗句,怎么样?”

    米深的兴致也很高,点点头,“好啊。”

    欧镐宁笑笑,“行。”

    “我先来我先来。”贝贝撸起衣袖,跃跃欲试,“咳咳~夕阳薰细草,江色映疏帘。”

    米深:“天连秋水碧,霞借夕阳红。”

    欧镐宁:“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米深丢过去一个鄙夷的神情,“敢不敢说点有水平的?”

    欧镐宁勾勾唇,“日落西山头,人约黄昏后。”并且回以她一个含情脉脉的眼神。

    米深抖了抖,就听贝贝接着道:“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

    米深正要张口,贝贝又道:“晚日寒鸦一片愁,柳塘新绿却温柔。”

    米深转眸,就见夕阳的金色余晖洒在她脸上,贝贝的脸上,一片哀伤。

    她一眨不眨的看着那轮落日,幽幽叹了口气垂下眸子,“夕阳无限好,只是已黄昏。”

    “贝贝。”米深的情绪被她带的有点闷闷的难受,忍不住伸手,握了握她的手,贝贝转眸看向她,微微一笑,“我没事。”

    其实米深大约知道她的难受之处,只是当着欧镐宁的面,关于她未婚夫的事情,不大好问。

    几人看完日落,下山时已经天黑了。

    缆车早已暂停营业,四人步行下山。米深和贝贝手拉着手走在前头,欧镐宁和秦牧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晚风轻拂,星空璀璨,这难得的大自然夜景,混合着弥漫在空气中的不知名植物暗香,叫人心情平静,难得的轻松愉悦。

    今天好歹不是没收获的,说服了欧镐宁,明天电视剧又能继续拍,还收获了美景看了日落,够本了。

    正想着,就看见对面有几个男人拾阶而上,这大晚上的,那几个男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眼神和表情也都是冷肃而凶狠的,一看就不是好招惹的人物。

    米深拉着贝贝的手,往旁边让了一些,但很快,就有两个人,跟着她们的弧度,也往旁边散开一些,间接的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米深还没反应过来,胳膊一紧,被身后的欧镐宁拉至身后。

    然后对面的男人迅速从身后抽出棍子,欧镐宁一抬手,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那一记闷棍,结结实实的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打!”一声大喝,那几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迅速将欧镐宁包围起来。

    秦牧上前帮忙,却也被卷进殴打中。

    米深和贝贝都吓傻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才想起要拿手机求救,电话还没拨出去,就有一根棍子在眼前落下。

    “深深!!”贝贝一声惊呼,迅速反应,一巴掌拍在米深手腕上。

    米深的手一抖,手机吧嗒掉在地上,摔下台阶。

    而那一棍子,也因为躲闪及时,而落了个空。

    面前一个男人恶狠狠的瞪着她,“再敢打电话,特么的废了你!”

    那边,欧镐宁和秦牧被打的很惨,两人抱在一团,几乎没什么还手的余地。

    为首的男人是个长相凶狠,脸上有些坑坑洼洼的男人,见差不多了,便叫手下都住了手。那男人抬起一只脚,踩在了欧镐宁的身上,眼神凶狠,语气也是恶狠狠的,“以后再特么敢坏我们老大的事儿,打死你也活该。”

    欧镐宁躺在地上,白色的休闲服上沾满血,已经奄奄一息。

    那男人又抬眸扫了米深和贝贝一眼,才转身,带着几个黑衣男大摇大摆的下山去了。

    秦牧勉强还能爬起来,欧镐宁伤的比较重,直接两眼一翻,不省人事了。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他抬上车,秦牧开车,贝贝坐上副驾驶,米深跟欧镐宁坐在后座。

    欧镐宁浑身是血,米深看着他,一双眉连带着一颗心都狠狠的揪着,却不敢动他分毫,怕触及他的伤口。

    贝贝上了车后,情绪就炸了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