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40章 她除了四叔,求过谁?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尚山位于暖城边界线,一路从暖城市区过来,耗时一个半小时。

    等车停在山脚下,后座两个女孩,已经都睡着了。

    秦牧回头看了一眼,两女孩的“睡姿”让他嘴角又不禁的抽了一下。

    米深弯着腰,躺在毛贝贝的腿上,而毛贝贝仰头靠着,嘴巴张成“a”字型,睡姿相当的壮观!

    等两人迷迷糊糊睁眼下车,看见面前一路往上的长长阶梯,迷糊劲儿顿时过去了。

    米深皱眉,“秦助理,你不是要我们从这里爬上去吧?”

    秦牧一脸真诚点头,“米小姐真聪明,也不长,九十九层而已。”

    “九十九层……而已?”米深偏头看着他,一双眸子里满是质疑。

    九十九层,还而已?他倒是而已个给她看看?

    尚山最著名的,不只是建筑宏伟的尚山寺,还有美丽的风景,古老唯美的神话传说,以及这九十九阶台阶。九十九阶是重点,这一路蜿蜒而下几乎垂直的角度,才是更让人心惊动魄的。

    这么爬上去,不废也要去掉半条命。

    毛贝贝仰头看着,眯眼,忍不住爆粗:“这特么是天国的阶梯啊?”

    一眼看过去,除了坐落在顶端的寺庙尖尖在阳光下发着刺眼的金光,压根看不见台阶的尽头。

    她跟米深一样,平时吃得多,却都不爱动,体育课借“姨妈”的光,不知道逃过多少折磨,现在叫她们爬这个?

    “欧少就在顶层,如果你们连这么点诚意都没有,那我也没有办法了。”秦牧瞧着两人脸上的惊骇,满眼睛都是幸灾乐祸。

    米深皱皱眉,才反应过来似的,“谁说要来请他了?爱拍不拍,贝贝,我们走。”

    她米深从小到大,除了四叔,求过谁?

    贝贝却没动,扯了扯她的衣袖,“那边有缆车。”

    拉着她奔过去。

    秦牧扯唇,跟过去。

    缆车边坐着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大妈,因为正是中午,日头正烈,大妈正戴着帽子,拿着个小型的电风扇,对着脸吹。

    呼呼地风声,听的人越发热了。

    毛贝贝笑嘻嘻道:“大妈,我们要坐缆车,多少钱?”

    那大妈瞥了眼跟在她们身后的秦牧,冲着她们翻了个白眼,“停电了,缆车用不了。”

    “啊?”毛贝贝掏钱的动作一顿,下意识的转头,看向还在运行中上上下下的缆车,“大妈?这不是好好的么?怎么就停电了?”

    大妈又看了秦牧一眼,“我说不能用,就是不能用!”

    米深察觉到什么,一个猛回头,就看见站在她们身后的秦牧,手里正攥着一把红钞票,目测上去,几千块的样子。大概是没想到米深会忽然转头,秦牧嘴角的那一丝微笑,还没有收回去,直接僵在了嘴角。

    毛贝贝也回过头去,看见这一幕,呆了呆,“秦助理,你这是……拿钱当扇子?”

    米深眯眼,“他这分明是在贿赂。”

    说着,她转头问那负责看守缆车的大妈,“他给你多少钱?”

    大妈撇撇嘴,“……”不敢说话。

    米深道:“他给你多少,我多出一倍,载我们上去。”

    秦牧正想阻止,大妈便痛快吐了出来,“一万块。”

    秦牧:“……”

    米深倒也爽快,“好,我给你两万,让我们上去。”

    大妈看了一眼秦牧,不管他怎么挤眼睛,还是喜滋滋的打开了缆车的门,放米深跟毛贝贝上去。

    秦牧正要跟上,门就被米深一把关上了,透过窗户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秦助理,你这么有钱,不如花钱坐下一班咯。”

    秦牧:“……”

    这小丫头,腹黑的本事,跟山顶上的那位真是有的一拼。

    不愧是他看上的人,这要是以后真在一起,这么个腹黑双黑,谁敢惹得起?

    米深直接看向那大妈,“开。”

    大妈被她的气势震慑,手一哆嗦,按下了开关。

    米深乐了,这家伙,倒也是个朴实的,还没问她要钱呢,就开了缆车。

    她这边一个念头没转完,那大妈就反应过来了,“小姐,钱……”

    米深看了她一眼,大声道:“钱没有,你要是想被投诉的话,我可以满足。”

    大妈顿时像被霜打了的茄子,被投诉,要是被上司知道她收小费,可是要被开除的。

    本想着捞一笔横财,却没想到,被个鬼灵精的小丫头给算计了!

    眼看着米深她们的缆车越走越远,秦牧有些着急了,指着另一辆缆车对大妈说,“我坐这一辆。”

    大妈看了他一眼,没理。大约是在怪他,什么钱没捞着,还害得她丢了一把脸。

    秦牧没辙,只好将手里的几千块递过去,然后迅速爬上了那辆缆车。

    事后想想,花几千块坐下缆车,他好冤大头!

    九十九层台阶,如果单用脚力爬,少则几十分钟,走走停停多则个把小时。而缆车,直线上下,十几分钟就到山顶。

    尚山寺是座远近闻名的寺庙,建的气势恢宏,站在山顶上,能眺望美景。

    这个时间段气候较热,来玩的人不多,寺庙门口略显冷清,偶有三两行人在屋檐下歇息。

    几乎是毛贝贝和米深的缆车前脚到,后脚秦牧的缆车就跟着上来了。

    门一开他就走下来,看看毛贝贝,再看看米深,神情甚是复杂。

    米深无心欣赏美景,直奔主题,“秦助理,欧少呢?”

    秦牧挑眉,“我以为你们能克服困难自己上来,也能自己找到他。”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很闲?”

    秦牧:“……”

    他对米深不熟悉,在他眼里一直觉得,她就是个被厉家惯坏的小丫头,可是经过刚刚在山脚下,他忽然间就对这小丫头改观了。

    想来欧镐宁慧眼如炬,早就发觉这丫头的过人之处了,所以才肯这么自降身份的瞎折腾吧?

    秦牧想,他或许有那么一点点了解了,欧镐宁对米深的欣赏和喜欢来自哪里了。

    撇撇嘴,“跟我来。”

    秦牧没进寺庙,而是往寺庙后面走,米深和毛贝贝两人对视一眼,虽是满腹狐疑,却也抬脚跟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