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39章 这特么都什么鬼斧神工、九曲十八弯的思路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秦牧举目扫了一圈,在他出现时,剧组的人都朝他围了过来,只有米深远远的还坐在椅子上,嘴里叼着棒棒糖,手里拿着手机,低着头聚精会神的在屏幕上点点点,像是压根没看见他来似的。

    秦牧的眉峰微不可察的轻挑了一下,这丫头究竟有什么好的?

    傲慢,还没礼貌,欧大少纵横娱乐圈多少年,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怎么偏偏折在这么根又硬又带刺的花儿上?

    想来,欧大少也是个死脑筋。连他秦牧都知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的道理,他欧镐宁却偏偏为了一朵花,而放弃整片花园。

    不是傻,就是呆!

    萧语清见他久久的不说话,急了,“秦助理,镐宁怎么了?”

    秦牧这才收回视线,落在萧语清的脸上,其实,萧语清的出身也还好,而且长得也挺好看的,最重要的还没脾气,对欧镐宁更是一心一意的喜欢了很多年。

    这样的女孩子娶回家,必然是个尽职尽责的好妻子。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朵花儿在欧镐宁身边徘徊了这么些年,也不见他正眼瞧过一眼。

    秦牧在心底为萧语清抱不平,叹了口气道:“欧少最近心情不好,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萧语清追问。

    秦牧摇头,“萧小姐,您跟欧少合作了很多部电视电影了,对他的性格应该是最了解的。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少则三五天,多则三五个月,再往后嘛,时间就要拉至半年,甚至一年了。”

    这不是秦牧睁着眼睛说瞎话,也不是他夸大其词,而是真的追溯起来,都是有根有据的。

    欧镐宁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腕儿大还傲慢无礼,背后有七千万和星锐撑腰,这些年只有他放剧组鸽子的份儿,没有人敢说他一句不好的份儿。

    脾气那是出了名的臭,拍戏比谁都任性,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随意的就跟上公共厕所似的。

    记得前年,拍一个古装剧的时候,副导演看不惯他这个样子,开口大骂,欧镐宁立刻罢演,顺带胖揍了那个副导演一顿,拍了一半的电视剧就这么搁浅,成为了永远的残缺作品。前期投下去的人力物力,全都打了水漂。

    可纵然如此,他的片约通告还是接连不断,暗地里都骂他脾气臭,面上却又都表现的十分友好崇拜。

    毕竟,人家是流量小生,超高人气在那摆着呢,只要有他参演,剧本再烂,也不会亏钱。

    当然,欧镐宁也不是什么烂剧本都接的,现在接的都是经过千挑万选的好剧本,而且眼光毒,挑剧本一挑一个准儿,一挑一个火。

    萧语清听说他没事,只是心情不好,便放下心来,又问秦牧,“欧少怎么了?前些天见他还好好的……”

    旁边的导演忙道:“是啊秦助理,这电视剧就剩三集就大结局了,您能不能劝劝欧少,让他先回来把戏拍完?”

    秦牧一脸无奈,“我要是能劝的动,也不会到这里来告诉你们了。”

    导演一脸沮丧,“那怎么办?这……就剩下三集了……”

    拍着拍着,把男主角拍没了,没有结局的电视剧,这也播不了啊。

    萧语清抿了抿唇,“秦助理,您带我去见欧少吧,我去劝劝……”

    “萧小姐,没用的,欧少的脾气,您应该比我还清楚。”秦牧气息微顿,像是忽然想到什么,“如果真的要劝的话,估计有一个人或许能劝的动。”

    “谁?”导演急切追问。

    而萧语清的神色,却在一瞬间暗淡下来,虽然秦牧还没说是谁,但她已经能猜出来了。不由得垂下眸子,垂放在身侧的双手,也慢慢的握紧……

    米深在打游戏,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今天她像开挂了似的,趁着休息,一连三场战斗都是满分值胜利。

    第三局胜利之后,还意外爆出了一个宝箱,里面都是些珍贵的稀有材料,能合成她梦寐以求很久的那件七彩碧玉箫。

    “哇塞~~太棒了!”

    太过兴奋,她猛拍了下大腿,从椅子上跳起来,兴奋的一张小脸都通红。

    “贝贝贝贝……”她想叫毛贝贝过来看看她刚刚合成的碧玉箫,一抬头,却看见全剧组的数十双眼睛都在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米深:“……”

    ——

    米深也不知道怎么被剧组的人,连同毛贝贝这丫,一同给塞进了秦牧的车里。

    在她还没搞清楚状况,秦牧已经发动汽车,载着她们驶离。

    车后,透过玻璃窗还能看见一剧组的人,正含情脉脉的目送着他们。

    “这……什么鬼?”米深瞪着毛贝贝,毛贝贝同样瞪着她,她是知道情况的,但被米深这一瞪,脑子忽然就短路了,成了一片浆糊。

    车门已经落锁,米深拉了拉,纹丝不动,问在开车的男人,“秦牧,你带我们去哪?”

    “尚山。”

    米深一头雾水,“去尚山干什么?”

    旁边的毛贝贝这个时候回了神儿,脑子一抽问,“妈呀,欧镐宁不会一时想不开,在尚山寺剃度出家了?”

    “啊?”米深下巴一掉,“欧镐宁出家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前天还跟他对戏来着,怎么就出家了?

    前面开车的秦牧听着后面两人的对话,额际不由滑下三根黑线,嘴角轻抽了下,这特么都什么鬼斧神工、九曲十八弯的思路?他什么时候说欧镐宁出家了?

    秦牧的无语,被后座两个丫头误以为是默认了。

    米深一脸不相信,毛贝贝则是一幅看破红尘的样子,“秦助理,欧少这是为什么呀?是不是被甩了?不然好端端的怎么会想不开出家?你说他出家了,那七千万粉丝还不哭死一片?从此尚山,还不被前去探望他的人夷为平地?”

    秦牧:“……”

    米深嘴角微抽,“……”

    丫的,不愧是写小说的人,说起话来一溜一溜的,饶是米深都扛不住,更别说秦牧了。

    他终于忍不住,愣是从齿缝里憋出来一句:“欧少没出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