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38章 找四叔借钱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他是来视察工作的。”欧镐宁耸耸肩,一脸无奈的解释。

    可米深还是一脸的狐疑,那晚包厢里灯光暗的很,别说白僧跟墨清风的长相了,就连站在他们两身后的两个保镖的长相,她也没看见。

    事实上,她也只是怀疑,因为听见墨清风的声音,跟那晚说话的那个人挺像的,但还是有点点不确定。

    她又想起一件事,“上次我明明在魅夜酒吧看见你了。”

    她说的是带着毛贝贝离开酒吧的时候,看见欧镐宁从里面走出来,她当时还疑惑,怎么会那么巧在那里看见他。现在结合想起来,是真的疑点重重啊……

    欧镐宁比她还懵逼,“什么时候?”

    “……就……大概上个月十几号。”

    “具体哪一天?”

    “这我哪记得起来?”米深过日子,一般都是稀里糊涂的一天一天过的,基本不看日历。

    她只记得大约过了一个月多月了,哪里记得清到底是哪一天?

    “反正我就是在那看见你了,看见你从魅夜酒吧出来的。所以,你是白僧,没错吧?”

    欧镐宁睨着她,唇角勾起一抹无奈,“你好像很崇拜白僧?只可惜,我真不是。”

    崇拜?他果然是“慧眼独到”啊!明明是恶心,被他说成了崇拜!

    米深不信他,可是好像他拒不承认,她也没什么好质疑的了?毕竟,他是不是,都跟她没多大关系,只是觉得,如果这厮真的是白僧的话,那她以后就更要防着他点了。

    毕竟,黑道头头,杀人不眨眼的盛名在外!

    而且如果他真的是,那得多能隐藏啊?

    谁能想到,站在金字塔顶峰受尽万人瞩目的大明星,会是黑道杀人如麻的老大?

    想想都是可怕~~

    欧镐宁盯着她一双眼睛乱转,有点呜呼哀哉,“我真不是。”

    正说着,外面有人进来叫开工了,这个话题也就这么搁置下来。

    ——

    剧集拍过一半,毛贝贝拿到了第一笔工资,拉着米深去吃晚饭。

    之前说好的要去吃法国大餐,但是米深还是扯着她去了附近的小吃街,点了些特色菜,两人吃的挺开心。

    话题就这么聊着聊着,聊到了贝贝她爹欠下的一屁股债。

    毛贝贝嚼着玉米烙,神情颇为沮丧,“十个亿呢,折变别墅、车啊、房啊七七八八的,还了一部分,还差一半吧……”

    “别墅抵押了?”米深有些吃惊,“什么时候的事儿?你怎么都不跟我说?你现在住哪?你爸爸呢?怎么样?”

    毛贝贝:“……”

    “你先别激动,抵押手续还没下来呢,估计过个两天就差不多了,这两天我们都开始收拾东西,我爸还盯着他的股票,疯了似的,指望着那能发批横财。我可以住学校宿舍,我爸……我给他租个房子,暂时在外环。”

    米深有些难过,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卡,摸了摸,递过去,“这是我这么多年存下来的零花钱,虽然不多,但应该够你用一阵子。”

    毛贝贝没接,将那张卡推回来,“我刚发了工资,够用一阵子的了,等其余的钱到位,还能还一部分。”

    说着,她又将话题扯到别的地方去了。

    米深瞧着她,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嘴,最终也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晚上回到水月居,米深满脑子都是毛贝贝家的事儿,剧本摆在眼前,却是一个字也看不下去。于是叹口气啪的一下合上剧本,去厨房倒了杯水,转身回客厅的时候,厉封昶正好开门进来。

    “四叔。”米深迎过去,主动接过他的包。

    厉封昶换了鞋,抬手很自然的将她揽入怀中,并在她发顶落下轻柔一吻,“还没睡?”

    “嗯,在看剧本,顺便在等你回来。”

    他半拥着她进客厅,在沙发上坐下,神情中带着几分疲倦,“等我?”

    “嗯嗯。”米深将他的包放到一边,转身主动问,“你是不是很累?”

    厉封昶抬手按了按眉心,“嗯,有点儿。”

    “那我给你揉揉肩?要不给你按按腿?”

    说话间,她已经伸出手,在他的肩上捏了两下。

    手却忽然被他捉住,送至唇边轻吻,“看见你我就不累了。”

    米深:“……”

    虽然早就熟悉了四叔的套路,但每一次还是被他撩的不要不要的。

    男人的手伸过来,轻轻抬起她的下颌,在她唇上落下轻轻一吻,“怎么了?有心事?”

    米深点点头,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四叔,我想跟你借钱。”

    厉封昶眉梢轻挑,问他借钱?据他所知,她从七岁那年,几乎每年都能攒下一波零花钱,老爷子隔三差五的就给她塞钱,塞着塞着都塞上瘾了。

    十年过去,她手上少说几十万,多则上百万了吧?

    “借多少?”

    他跳过了问她借钱干什么的程序,直接问数字。

    米深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伸出五根手指。

    厉封昶眸光闪烁了一下,“五百万?”

    米深摇头,一脸虔诚,“五个亿。”

    “……”男人的瞳仁有意思的眯起来。

    他真是小看她了,原以为借五百万是她的极限了,没料想她还有借五个亿的魄力……

    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也不说话,就只看着。

    论定力,一个四叔抵千千万万个米小深。

    最后,她顶不住了,挠了挠头道,“我想帮贝贝家还清剩下的债务。所以……四叔,你会同意的吧?”

    五个亿对他来说,是九牛一毛,而且,她家四叔还这么疼她,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米深的倍儿有信心,却换来厉封昶的拒绝。

    “不同意。”

    米深的小脸顿时像变脸似的一垮,“为什么?”

    厉封昶摸着她的头发,“五个亿不是小数目,你借了,拿什么还?”

    米深:“……”

    咱不都是一家人么?平时撩的她不要不要的,借钱还用还么?

    米深撇撇嘴,“我……我可以给你打工,偿还。”

    “t.r是正规公司,不用童工。”厉封昶淡淡反驳,看见她红润润的脸蛋儿,心情莫名愉悦。

    米深一噎,“我十八了。”

    “十八也不用。”

    “那我毕业以后,给你打工,一辈子都给你打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天天加班。”米深气呼呼。

    厉封昶抬起她的下巴,盯着她气的发红的小脸儿,墨色的瞳仁里蓄满了浅浅的笑意,“你愿意,我还不舍得。”

    米深撇撇嘴,心中暗暗腹诽,说的比唱的好听,真舍不得,还跟她商讨?

    正失神,腰上蓦地多了一股霸道的力量,轻松托起她,将她抱在腿上坐好。

    “论打工,还不如肉偿?”

    米深瞧见他眼底的汹涌澎湃,赶紧捂住胸口,“四叔,我在跟你说正经事。”

    “我说的也是正经事。”某人义正言辞的说道,“毛家的事情不是表面那么简单,我要是贸然出手,会有人对付我。”

    “谁?”

    “……你好朋友的未婚夫。”

    米深怔了下,“你说,容先生?”

    “嗯。”

    “他对付你?你们不是朋友么……”米深脑筋转半天,忽然想到疑点,“对哦,容先生不是贝贝的未婚妻么?贝贝家遭此大难,他怎么袖手旁观?”

    “他倒是想出手,可你的好朋友不接受。”

    “贝贝?为什么啊?”米深一脸懵啊,这茬她忘了个一干二净,所以从来没有问过贝贝,但是贝贝也从来没有跟她提起过。现下听四叔说她不愿让容焰帮忙,她觉得有点逻辑不通。

    厉封昶双手圈着她的腰,将下巴轻轻搭在了她的肩头,“这是他们之间的事。你放心,他不会不管的,只是时候没到。我若擅自插手,那家伙怕是要给我找一堆事儿。”

    “可是,就这么不管么?”米深脑海中忍不住浮现贝贝的样子,想着着实是心疼。

    “……”回应她的,是一片安静的沉默。

    米深微微偏首,就看见四叔那张近在咫尺的俊颜。

    四叔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他最近一段时间确实比以往都忙,据说是要打算将分公司设立到美国那边,所以近期都是在忙这些。

    看着他眉宇间的倦怠,米深不忍打搅他,就这么安静的坐着,想安安静静的让他睡一会。

    屋子里安静下来,水月居这边的治安特别好,一到晚上就特别安静,很容易就让人心静下来。

    夜色已深,米深瞪着某个地方发呆,渐渐的,也有些泛迷糊了……

    厉封昶下巴一空,惊醒过来,米深已软软倒在他怀里。

    ——

    剧集还剩下最后三集的时候,剧组出了件大事儿——男主角饰演者欧镐宁不见了!

    剧组一下慌了神儿,正在众人愁眉不展,一个劲的给秦牧打电话的时候,秦牧却出现了。

    毛贝贝第一个冲上去,“秦助理,欧少呢?”

    虽然问题是毛贝贝问的,却也是代表了整个剧组,萧语清听说欧镐宁不见了,妆化到一半,急急忙忙冲过来,脸色有些白的站在旁边,一双眼睛急切的看着秦牧。

    秦牧是欧镐宁的经纪人,也是照顾他饮食起居的人,他忽然失踪,他应该知道他在哪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