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33章 四叔,求你了~~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四叔~”米深转过身,伸出柔软的小手,牵着他的手指晃了晃,“求你了~~”

    声音软软的,一张小脸上挂满了讨好的微笑,粉唇微微嘟着,满一副“我最乖巧”。

    厉封昶垂首,一双眸子像是被笼罩了一层淡淡的薄雾,抬起一只手,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下颌,“不拍了,乖~”

    他不会为了一部破电视剧,就把她的安全交到别人手里。这一次是落水,下一次会是什么?

    他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她的身边,万一真有个好歹,他后悔都来不及。

    所以,没的商量!

    厉封昶柔声细语的哄着,“剧组那边我会给解释,该给的赔偿也不会少,至于你的好朋友,也不会因此丢了饭碗,该拿到的报酬,也一分不会少。”

    电视剧还是会拍,要么换人,要么重拍,他只负责赔钱!

    别的东西没有,这点小钱,他砸的起。

    “可是,我喜欢拍电视剧。”米深脸上的讨好,瞬间都消失不见了,被郁闷取而代之,“而且总共就二十几集,我这都快拍了一半了,再有一半就完成了,你现在叫我放弃,我接受不了!”

    她有强迫症,虽然不像四叔严重到事无巨细,但也是有的。

    比如她平时,习惯了习题集上全都是满满的红勾勾,要是错了一题,画上了一个红叉叉,她能反反复复,将那道题抄上上百遍,直到牢牢刻在脑海中了,才觉得罪孽没那么深重了似的。

    一开始她对拍电视剧也没多大兴致,之所以接拍是因为贝贝,现在其实也还好,就是觉得在剧组里也能学到东西,对戏也挺好玩,至少在暑假,能让她有点事情可做。

    现在拍了一半了,叫她放弃,她舍不得!

    “四叔,我保证,我拍完这部,绝对不会再接任何剧本。”她伸出三根手指,指天誓日的。

    本来也没想进娱乐圈,好歹让她拍完这部。

    厉封昶看着她,却没有立马表态。

    这丫头跟他在一起十年,她在想什么,他几乎一眼就能看穿。她也属炸子的,需要顺毛,硬来只会触及她的逆鳞,效果也只会适得其反。

    厉封昶抿了抿唇,“给我一个理由。”

    米深想了想道:“你从小就教我,做人做事要有始有终。四叔,虽然咱有钱,也不能为所欲为!”

    说起这个,她还有点生气。

    怎么说也是她的事儿,怎么都不跟她商量一下就决定了?

    “约法三章也是说好了的,是他们没做到。”厉封昶四两拨千斤的反驳。

    “那是我自己要求的,我想着,系安全绳,问题不大……”

    厉封昶松开了她的下颌,“你想继续也可以,但是必须要按照我标的三点做,再有意外,不会再有商量余地。”

    “嗯。”米深点点头,高兴的从椅子上跳起来,踮脚在他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谢谢四叔。”

    她本来想趁他不备偷亲一口就脚底抹油的,但是没能成功溜掉,反而被四叔捉住了手腕,又给轻而易举的扯了回去。

    这一扯,就直接被扯进他怀里了。

    书房里置了一张床,在书架的后面,平时厉封昶工作累了会进去躺会。

    米深被他抱在怀里,也不知道怎么的,转着转着就转到了那张床边。

    米深见着那床,就是一个激灵,小手将他的衣服都捏成了褶子,“四叔,不,不行……我还没恢复。”

    实属他昨晚上要的太猛了,话说回来,这前前后后几次,他哪一次都是生猛的,而米深每次都是被他折腾一下,要两三天才能恢复过来。

    她到现在,腰还疼着,大腿还酸着。

    要是再被折腾一回,估计明天她都不用下床了。

    这样想着,她便越发惊慌,“四,四叔,真的不行。”

    他抬手怜爱的将她的碎发捋至耳边,动作又慢又轻柔,弄的她耳边微痒,禁不住缩了缩脖子。

    柔软的耳垂碰到他的手背,厉封昶的眸色一暗,直接扣着她的后脑勺,吻下来。

    “四唔……”

    亲吻总是来的这样猝不及防,亲热也总是来的这样防不胜防。

    完事后,米深躺在被子下,感觉除了手脚,身体里所有的骨头都散架了。

    男人将她连被子一起抱到了卧室,将她放在床上以后,转身去了卫浴间,整个过程中,米深都垂着脑袋,恨不得像鸵鸟似的,将脑袋紧紧埋在沙子里去。

    哗哗的水声隔着卫浴玻璃传来,片刻,水声止,男人又重新走过来。

    高大的身影在床前站定,大手伸过来,抓着被角就要掀开。

    米深忙紧紧抓着被子,一脸惶恐的看着他,“四叔,我……没穿衣服。”

    “嗯。”他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抱你去洗澡。”

    话音落,直接扯开了被子,米深只觉得身子一凉,灯光下,她遍布草莓的雪白身子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他眼前。

    男人盯着某处,喉结又是一滚。

    米深:“……”

    怔了两秒以后,迅速伸手抓过被子,重新盖住自己的身子,“我我我……我自己去洗。”

    说完,也不管身上有多疼了,裹着薄被就下了床。

    双脚落地时,脚步一个不稳,还狠狠的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米深跌跌撞撞狼狈的冲进卫浴间,防止男人跟上来,进门就啪的一下将门拉上,锁上了。

    靠在玻璃门上,她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神经一松懈,身上的痛感也就变得明显起来,两条腿都开始打颤,勉强扶着门才能站直。

    浴缸里的水漂浮着淡淡的热气,米深也捱不住了,将薄被脱下来叠好放在盥洗台上,就一瘸一拐的进了浴缸。

    温热的水仿佛带着某种神奇的治愈功效,泡了片刻,她便觉得身上没那么疼了。她整个窝在浴缸里,动也懒得动一下,热气熏的她小脸通红,浴缸的按摩功能,也让她紧绷的神经缓缓松懈下来,渐渐的,眼皮开始耷拉了。

    卫浴间外,男人在床边坐了会,一支烟抽完,也没听见卫浴间有动静,灯光亮着,却静悄悄的,连一丝水声也无。

    烟火点点,他吸完最后一口,将烟蒂捻灭,起身走到了卫浴间门口。

    抬手叩门,“深儿?”

    “哗啦啦”的破水声隔着门响起,随之,米深惊慌失措的声音在里面应,“我,我洗好了。”

    可是环顾四周,她好像忘记拿衣服了???

    这身上湿濡濡的,总不能裹着被子出去?

    只能硬着头皮道:“那什么,四叔,你能帮我拿下衣服么?”

    “等着。”男人转身走开,片刻后又折回来,叩门。

    米深躲在门边,将门拉开一条缝隙,伸手出去将衣服一把抽了进来,然后又迅速的将门关上,锁上。

    厉封昶盯着面前紧闭的门,眯了眯眼睛。

    只是,等她将衣服抖开的时候,却傻眼了……

    白色宽大的t恤,黑色的男士短裤……

    四叔这是把他自己的衣服拿来给她穿了啊?

    拿都拿来了,她总不好叫他换,干脆一咬牙,换上了,然后拿过被子重新裹上,出了门。

    厉封昶还没走,他就站在卫浴间的门口,因此米深出来的时候,差点跟他撞上。

    她定了定神,红红的脸蛋上布满困倦,抬手打了个哈哈,“四叔,我有点困了,想去睡会。”

    抬脚想走,手腕却被一直大掌扣住,厉封昶浓黑的眸子落在她身上,“头发湿了。”

    米深抬手摸了摸,讪笑:“没事,我下去吹一下就好。”

    可他却没松手,而是牵着她,让她坐在了床边,转身找来吹风机,就这么给她吹。

    米深的小脸越来越热,暖和和的风吹到脖颈里,男人的手撩起她的长发,一点点的吹的很认真。

    米深是真的困了,她最近实在太累,觉总是不够睡,还总是打瞌睡。

    之前被四叔折腾,之后又泡了一把热水澡,现在就开始犯困了。

    米深开始打瞌睡,上眼皮和下眼皮一阵狂打架,小脑袋一摇一晃的,瞌睡重的不得了。

    厉封昶瞧着,大手伸过去,贴着她的脸颊,让那颗小脑袋靠在他的身上。

    米深迷迷糊糊的蹭了蹭,睡意席卷,快快乐乐的跑去会周公了。

    她是睡觉了,什么也不管了,可厉封昶被她这么无意识的一蹭,却悲剧了。

    某个难以言喻的地方又开始腾腾直起,一阵难受。可见她睡着了,又不忍心打搅,将头发吹的差不多了,就关了吹风机,弯腰去抱她。

    她身上还裹着薄被,因为睡着,神经也跟着松懈,他这么一动,被子就直接掉在地上了。

    米深身上穿的是他的t恤,宽宽大大的,裹着她瘦小的身子,一动,胸前两个点点就凸显而出,让人浮想联翩。他穿了正好的t恤,穿在她身上,却直接盖过了大腿根,黑色的男士短裤隐约可见,一双笔直修长的双腿就这么搭在床沿边。

    厉封昶瞧着瞧着,便是喉头一紧。

    他向来洁身自好,却屡屡折在这小丫头手里,拿他的衣服给她换,本是无心之举,却没想到,还能收获这样一番罕见美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