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32章 四叔,不要取消好不好?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米深的窃喜还没过去,整个人就又开始往下沉了。

    这回沉的更快,因为多了一个人的重量,沉的那叫一个迅速。

    米深懵了,这丫是来救她的,还是害她的啊?

    挣扎间,隐约听见岸上传来惊呼声,但具体在呼什么,听不清。

    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一点力气都没了,彻底沉入水里。

    昏昏然间,只觉得手被人紧紧握着,一直不曾松开。

    ……

    米深被捞上岸了,阳光刺的她眼睛疼,周围好像聚集了不少人,叽叽喳喳中,还夹杂着毛贝贝惊慌失措的声音。

    有人在按压她的胸口,一下一下的,闷闷的疼。喉间忽然涌上来一股水,米深下意识的一偏头,“噗”的一声将呛进去的水吐了出来,呼吸顿时顺畅了。

    她迷迷糊糊睁眼,就看见躺在她身边,浑身被打湿,双目紧闭的欧镐宁。

    他怎么也落水了?

    没等她多想,眼前便是一阵强烈的晕眩感,而后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米深做梦了。

    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又回到了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她约莫只有五六岁。

    母亲牵着她从红木楼梯上下来,父亲站在客厅里,手里同样牵着一个孩子,一个短头发,穿着马甲的小男孩,比她高,比她壮。

    “深深,这个是哥哥,叫哥哥。”

    米深抿了抿唇,声音软软的叫了一声,“哥哥。”

    画面一转,男孩走到她面前,朝她伸出手,“我叫江余,江河的江,多余的余。”

    ……

    睁眼时,是在医院里。

    毛贝贝瞧见她醒了,一把扔掉手里的苹果,“深深你醒啦?”

    米深嗓子里发痒,忍不住咳了一下,“我怎么了?”

    “你掉水里了,不记得了么?”

    贝贝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她扶起来,“好在都没事,可吓死我们了。”

    米深隐约想起点什么,“我记得谁下水救我来着?他没事吧?”

    “哦,那是欧镐宁,没什么大事,就是呛了水,伤了腿,刚刚我听见秦牧喊医生进去,应该是醒了。”

    “哦哦。”米深点点头,心不在焉的接过贝贝递过来的苹果,兀自啃了一口。

    毛贝贝:“……”

    这苹果还没削呢~~

    米深咬了一口又忽然吐出来,“我去隔壁看看他吧。”

    毛贝贝:“……”

    这家伙怎么总是这么雷厉风行的,说啥就要立马做啥,跟她家四叔的行事风格一样一样的。

    隔壁病房的门没关,米深跟毛贝贝站在门口,就看见病床前围了一堆医生护士。

    不知道他们对病床上的人做了什么,只听他痛得嗷嗷直叫,“你们轻点,爷可是靠腿吃饭的!废了你们赔不起,嗷——疼疼疼~”

    秦牧站在一边,一脸的幸灾乐祸,“叫你没事逞英雄,不会游泳还跳的那么干脆,真以为自己命大啊?”

    话说完,眼角余光就瞥见门口多出来的两抹身影。

    一偏头,就看见了米深跟毛贝贝。

    秦牧挑了下眉,“米小姐,醒了?”

    淡淡的,分不出友好,还是不友好。但米深觉着,秦牧是欧镐宁的经纪人,肯定是心疼欧镐宁咯。

    “没伤到骨头,就是伤口有些深,注意上药和休息就好。”医生叮嘱几句,就出了病房。

    欧镐宁靠在床上,一只腿放在外面,小腿上裹着一层层的纱布,像是伤的不轻。

    关于他的伤,米深已经听毛贝贝说过了,是下水的时候抽筋了,被玻璃渣子割伤的。

    虽然她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玻璃渣割伤的不是他的脚,而是他的腿……

    欧镐宁随便扯了个理由,让秦牧出去了。

    贝贝的手机也在这个时候响起,她冲米深打了个手势,便出门接听电话去了。

    房内一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欧镐宁冲她笑笑,“米深,过来坐。”

    本来还挺讨厌这家伙的,但是看着他的腿,又觉得这个时候不该忘恩负义。

    “你的腿,没事吧?”

    “如果有事,你会担心么?”

    “不会。”米深直视着他,回答的干脆利落。

    欧镐宁撇撇嘴,“真是绝情啊~~人家之前还救过你。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米深:“谢谢你救了我,我米深也是知恩图报的人,你说,要我怎么报答你?”

    “你是真想报答我,还是想快点跟我划清界限啊?”

    当然是想跟他划清界限啊。

    她可不想欠着他的。

    “那我得好好想想了。”欧镐宁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忽的眼中灵光一现,“要不,你亲我一下怎么样?就当是报答我的英雄救美了?”

    米深:“想得美!”

    ——

    走廊里,毛贝贝接听完电话,一转身就看见厉封昶带着冷影走过来。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步伐迈的很大,一张俊脸没什么表情,看上去不太高兴的样子。

    毛贝贝怔了一秒,才想起来米深还在欧镐宁房里,她刚想转身进去提醒,厉封昶已经看见并叫住她。

    “毛小姐。”

    毛贝贝脚步顿住,咽了口唾沫,僵硬的转过身,僵硬的打招呼,“嗨,厉四叔。”

    “深深呢?”

    “哦——深深在病房……”

    厉封昶盯着她的脸,“哪间?”

    毛贝贝壮着胆子指了指其中一间,然后在他推门进去的时候,又迅速闪进了隔壁的一间。

    “米深,你四叔来了!”

    “哈?”一听见四叔,米深的心肝都跟着颤了下。

    下意识的转身就走,手腕却被欧镐宁抓住。

    米深蹙眉,回头,“你干嘛?”

    欧镐宁慢条斯理的抬了抬下巴,“渴了。”

    米深:“……”

    “贝贝给他倒杯水。”

    “我要喝你倒的。”

    米深嘴角抽了抽,正要说话,病房门外响起交谈声。

    “厉四少?”

    是秦牧!

    厉封昶在房内找了一圈没找见米深,刚出病房门就跟秦牧撞了个正着。

    秦牧想起什么的,“您是在找米小姐么?”

    “你知道她去哪了?”

    秦牧点点头,“她在这边。”

    说着,抬手就来拧门把手。

    毛贝贝下意识的背靠着门,用力抵住,一脸绝望的看向米深,用唇语道:“咋办?”

    米深有点懵,“你抵着门做什么?”

    毛贝贝也是一脸懵,“……”

    她看见厉四叔就吓坏了,然后下意识的觉得他是来“捉奸”的,然后……

    罢特,这里根本没有奸可捉啊?

    “对哦。我抵着门做什么?”毛贝贝自言自语着,让到一边。

    然后门就开了,秦牧走进来,厉封昶紧跟其后。

    冷锐的视线扫过屋子,随后落在了米深的身上,他走过来,挟裹着一股清冽的气息,拂进她的呼吸。

    米深的心凛了凛,“四叔。”

    高大的身影将她笼罩,一双幽黑的眸子凝视着她的小脸,“怎么不呆在自己房里?”

    “我……”米深下意识的将欧镐宁抓着的那只手背在身后,为了不被四叔发现误会,悄悄挣扎,“欧先生救了我,我是专程来道谢的。”

    “哦?”他眉峰轻挑,“谢完了么?”

    米深咬唇,“嗯。”

    间四叔伸手来牵她的手,米深一咬牙,狠狠的将手挣脱出来,因为惯性,还往前冲了两步,直接撞上了四叔。

    厉封昶蹙眉,她的两只小手却也已经握住了他的手,“走吧四叔。”

    殷切的拉着他,出了那间病房。

    回到病房,冷影已经将东西收拾好了。

    米深眨眨眼,“四叔……”

    厉封昶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目光中带着无边宠溺,“不是没事了么?医院不干净,还吵,四叔带你回家。”

    “嗯。”米深勾勾唇,笑了。

    米深几乎前脚刚进家门,贝贝的电话就追过来了。

    “米小深,你出院啦?”

    “嗯。”彼时,米深正坐在沙发上,舒舒服服的翘着二郎腿,“我好了,干嘛还呆在医院?”

    贝贝撇撇嘴,“你四叔说要取消合约的事儿,你知道了么?”

    “什么取消合约?”

    “就是和剧组签的合约啊?你四叔的助理出面了,说是要跟剧组解约,导演让我找你说……”

    毛贝贝也是硬着头皮来的,之前她就知道,米深是为了她,才接演这部电视剧的。这才拍了一半,就要解约,会变得很麻烦。

    米深蹙眉,这个她是真的不知道。

    ——

    二楼书房。

    米深在门口徘徊良久,正要举手敲门,门却自己开了。

    厉封昶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见米深,微微眯了眯眼,却没说话。

    米深挠挠头,“那什么……贝贝刚打电话跟我说,你让助理出面取消跟剧组的合约了?”

    “嗯。”

    “为什么?”米深不解的瞪着眼睛。

    “因为他们保护不当,让你受伤了。”厉封昶说着,伸手直接将她拉进来,顺手关了门。

    “我没啊。”米深转了一圈,“我好着呢,没受伤,受伤的是欧镐宁……”

    说起这个,他眸色便越发深谙了。

    米深敏锐的察觉到一丝丝寒意,话题一转道:“四叔,不要取消好不好?”

    厉封昶牵着她走到椅子前,按着她的双肩让她坐下来,“签约的时候说好的约法三章,他们没做到,让你掉进水里,是他们失责之处,所以,必须解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