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29章 四叔回来了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你们……”米深脑子还是懵的。

    忽然,她眸光滞留在某个地方——

    欧镐宁的手还呈掌心向上,托举的姿势,白皙的手掌中,泛着盈盈水光。

    “咦~~”米深嫌弃的往后退了两步,“那是什么?真恶心。”

    欧镐宁汗:“……”

    他要是跟她说,这是她的口水,她是不是不会相信?

    毛贝贝洞悉一切,尴尬的挠了挠头,“米小深,你嘴边怎么了?”

    “什么?”米深转头对向镜子,就看见嘴角有些湿湿的,妆都有些花了。

    她抽了张纸巾摸了摸嘴角,电光火石间,忽然明白欧镐宁掌心里的水光是什么了。

    一张脸顿时红了个通透。

    丫的,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她刚刚还说恶心来着?

    欧镐宁好笑的瞧着她,一边慢条斯理的抽出纸巾擦手,“还恶心么?”

    米深:“……”

    更恶心了!

    毛贝贝也走了过来,“米小深,你脸色不大好的样子,是不是不舒服啊?”

    “没……”米深扯住她的手,二话不说拉着她就钻出了化妆间,夹着尾巴逃之夭夭。

    ——

    收工已经是傍晚,米深换下戏服,收拾好了东西转身出了化妆间。

    冷影已经等在那了,他站在黑色的汽车前,身影修长。

    “冷影哥哥。”米深小跑着过去。

    冷影点点头,二话不说伸手给她打开后座的车门。

    米深却没有立即上车,而是盯着他的神色一个劲的瞅,“冷影哥哥,你今天怎么了?好像不大对劲的样子?”

    神情怎么看怎么严肃,跟这一段时间不大一样啊?

    冷影咳了一声,“先上车吧。”

    米深撇撇嘴,弯腰钻进车内。

    车内光线稍暗,一双修长的腿映入眼帘,她一怔,抬眸,便看见一张英俊的脸,一双深邃幽黑的眸。

    米深震惊的差点咬到舌头,“四……叔?”

    厉封昶瞧着她惊讶的小脸,满意微笑,一个微笑,仿佛融化了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思念。

    “怎么了?才十几天没见,不认识了?”

    米深一怔,随即张开手臂扑过来,直接扑进了男人怀里,“四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

    男人的胸膛依旧温暖,熟悉的淡香扑入鼻息,让人心安。

    一双小手牢牢勾住他劲瘦的腰,米深眯着眼睛,舒舒服服在他怀里蹭了又蹭,“四叔,我好想你啊。”

    男人深邃的眉眼顷刻间变得温柔,大掌抬起,轻轻的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心内浮动,低头,薄唇落在她的头顶。

    “我也很想你。”

    天知道他有多日思夜想,短短半个月不到,他都快熬成干了。

    毫不夸张的说,晚上想她,想到睡不着觉。

    冷影上了车以后,很自觉的将前后座之间的隔离带拉了起来。

    米深在男人怀里蹭了会,扬起小脑袋,“四叔,我不是在做梦吧?”

    说着,她暗暗掐了自己一把,好疼呀~~

    她又傻兮兮的笑,“不是在做梦,四叔真的回来咯~哈哈~”

    她是真的开心,一双手紧紧的环着他的腰,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像是有星光坠落,熠熠生辉,那般生动。

    厉封昶的眼睛里清晰倒映出她的影子,忽的视线一暗,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下来。

    米深软在他怀里,脸一红,乖巧闭上了双眼,任他用特别的方式,无声的诉说着这些日子以来的相思之苦。

    这个亲吻绵长,一路从学校,延续至水月居。

    米深不知何时已被他抱起,侧坐在他的腿上,一只手箍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勺。

    男人的亲吻越来越灼热,越来越霸道,像是湿热的火焰,从她唇间,一直烫到心底。米深双手只能无力的攀着他的肩膀,无意识的回应,换来男人更加炽热的索取。

    “嗯……”米深无意识的一声轻哼从嘴角溢出,车内开着空调,还不算太热,但她还是渗出了层层细汗,而手掌下所感受到的男人的肌肤,也是灼烫的。

    每每她不能呼吸时,厉封昶便松开她少许,待她喘息片刻,再次抬起她的下颌,吻上来。

    如此反复,一次又一次。

    他的手也不甘只停留在衣服外,从下摆处探进去,探索更神圣的领域。

    米深只觉得胸前桎梏一松,一只灼热的手掌随即覆盖而来,将她整个裹住。

    她咬着唇齿,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吟.哦。

    米深感觉那处快要被他揉麻了,那只大手才终于松开,一路而下。

    就在她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就听见牛仔短裤拉链的声音“刺啦”响起,然后某处一紧。

    米深蓦地睁大眼睛,惊愕又慌乱,“四叔,别……”

    男人却亲吻着她,“乖。”

    那低沉的嗓音,宛如巫蛊,一下击垮了她的神经。

    与此同时,那只大手往更深处探索而去……

    ——

    事后,厉封昶拿着纸巾,收拾她洒在身上的狼狈。

    米深臊红了一张脸,怎么也无法想象,在行驶的车内,她败给了四叔的手指……

    看见他拿着纸巾的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她脑海里就不由自主的想到刚刚的感受,脸颊于是更热了。

    至此,她已经浑身瘫软,手脚都提不起来一丝力气了,软塌塌的靠在男人怀里,任由男人处理着身上的脏污。

    因为她的“来势汹汹”,短裤上也不可避免的染上脏污,包括粉色的小内内上。

    空调一吹,冰冰凉,贴在身上好难受。

    厉封昶帮她擦净了以后,大约也看出了,抬手直接去脱她的裤子。

    米深一惊,忙伸手捂住,“四叔,你……”

    厉封昶对上她的眸,一脸认真,“湿了。”

    米深:“……”

    “我……没,没事……就快到家了,到家再换。”

    一句话磕磕巴巴,脸色更是五彩缤纷。

    厉封昶知她害羞,便没再坚持,而是拿过扔在一边的西装外套,将她盖住。

    车子到了水月居,厉封昶抱着米深下车,进屋。

    全程,米深不敢去看站在一边的冷影的脸一眼,虽然有西装盖着,可她觉得,车里的那股残留气味,是骗不了人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