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28章 已经骗过她一次,以后都不会再骗她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随着他的靠近,一股淡淡的酒气扑面而来。

    米深皱了皱眉头,“沈奕说你病了。”

    靳如墨怔了一下,抬手扶额,“只是喝多了而已。”

    “没事就好。”米深说着,抬手将一个塑料袋递给他,“路过超市,顺便买了点水果。”

    靳如墨没接,漆黑的视线落在她的清秀小脸上,路灯的辉映下,她身影单薄,让人忍不住心生爱怜。

    靳如墨心底浪潮汹涌,他忽然伸手,握住了米深的手。

    米深一惊,随即想要抽回手,却被他紧紧的握着。

    “米深。”靳如墨开口,嗓音低沉,略带了几分沮丧,额前的发丝微凌乱,整个人都带着几分萧瑟感,他抿了抿唇,“你能陪我会么?”

    “……”米深没言语,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他,看着他的萧瑟破败,眸子里带着怀疑的光芒。

    “我只是,心里憋得慌,想跟你说会话。”

    那一双漆黑的眼瞳里带着些许的期盼,米深只看了一眼,垂下眸子,“那你先松手。”

    “好。”靳如墨松开了手。

    路边的一张黑色长椅,两人相继坐下来,中间放着那一大袋的水果,仿佛无法跨越的鸿沟。

    沉默好半晌以后,靳如墨才缓缓开口:“我一直在找我的父母。”

    米深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但随即想想,便也在情理之中。

    所有人都知道,靳如墨不是靳铭的亲生儿子,只是他的养子。

    血浓于水这个道理,米深懂得,他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也无可厚非。

    靳如墨偏头看向她,神色复杂的道:“上次厉四少告诉我,他会帮我找到我父母的下落,以此让我远离你。”

    她不太明白他说这句话的意义所在,但还是点了点头,“四叔说了帮你,就一定会帮你的。找不找到,只是时间的问题。”

    靳如墨轻抿嘴角,“米深,我们……还是朋友么?”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自然是。”米深回看着他,眼底是一片坦荡。

    靳如墨心中一动,便是这样的米深,才总是不经意的让他冰冷的心得到一丝丝的温暖。

    便是这样的米深,才莫名的让他牵挂。

    他笑了笑,“等我找到父母,我可能会离开暖城。”

    这座城市带给他的,除了伤害,只有冰冷。

    纵然这里四季如春,但他的心却仿佛被置在深冰之下。

    所有人看他,都如同在看一只可怜的生物,纵然他是靳铭的养子,也抵不上他养的一只藏獒。

    找到父母是他做梦都想的事,然后一家人离开这座华丽却冷漠的城市,去过他们平淡的小日子。

    米深看不懂他眼中的深邃,但是她却看见了那漂浮着的一抹向往。

    人人皆有难言的苦衷,关于靳如墨在靳家的事,她也略有耳闻。

    想必,虽顶着靳家长子的身份,也是过的很艰辛吧?

    她点点头,目光真诚,“希望你能早点儿找到他们,或许,他们也在像你寻找他们一样的寻找你。”

    靳如墨唇角笑容逐渐绽放,“真的么?”

    “嗯。”米深点点头,嘴角同样扬起一抹笑容。

    大约聊了十几分钟,米深便告辞了。

    靳如墨站在路边,看着黑色的汽车消失在暗夜中,眸光愈发变得温柔。

    忽的肩上落下一只手掌来,轻轻一拍,惊醒他的神思。

    沈奕绕过他,坐在了长椅上,笑眯眯的看着他,“看来聊的挺愉快的?”

    靳如墨抬脚踢了他一下,“以后别干这种事,我已经骗过她一次,以后都不想再骗她了。”

    “哟哟哟~~”沈奕丢过来一个酸不溜丢的眼神,“好肉麻。”

    “我说认真的。”靳如墨皱眉。

    沈奕耸耸肩,“你没骗她啊。是我打电话叫她来的,而且,我也没骗她。”

    “你跟她说我病了?”

    “我跟她说你吐了。”沈奕一本正经的纠正,“你是没看见你之前那个颓废的样子,跟病了也没什么区别了。”

    靳如墨不客气的又踢了他一脚,“你骗她说我吐血了!”

    “没有啊。”沈奕一脸无辜,晃了晃自己的贴着创可贴的手指,“我说的血,是我手指上的血,可没说你吐血!”

    “……”

    沈奕挑挑眉,“而且听说你病了,她还不是过来了?这说明那丫头其实还是关心你的。”

    靳如墨面无表情的截断他,“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说完,便转身进屋。

    沈奕撇撇嘴,跟在他身后碎碎念,“那也得你把人家当成普通朋友才行啊?你把人家当成普通朋友了么……”

    ————

    这么一耽搁,米深也就把戒指的事儿抛之脑后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米深跟个陀螺似的,忙的团团转。

    白天背剧本,晚上写作业,坚持几天下来,她站着都能打瞌睡。

    拍摄间隙,她去补个妆都能睡着了。

    化妆师见她睡着了,正要叫醒她,却是目光一瞥,看见欧镐宁走了进来。

    “欧……”

    “嘘……”他抬起一根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她不要吵醒米深。

    化妆师点点头,就看见欧镐宁眸光一缩,忽的疾步过来,伸出一只手,托住了米深歪下去的脑袋。

    化妆师呆了呆,她也算是在圈子里混的久了,从来听说欧镐宁架势很大,却从未见过他这样的一面,真是暖到她了。

    欧镐宁抬手做了个让她出去的动作,化妆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米深,点点头,悄然出去了。

    化妆师前脚刚走,毛贝贝风风火火的掀帘子冲进来,“热死我了热死我了,米小深你……额……”

    话没说完,她就呆住了。

    眼前这什么情况?

    米深坐着,歪着脑袋,欧镐宁端着把椅子坐在她身边,单手托着她的脑袋???

    毛贝贝刚嚷嚷完,就感觉一道锐利的寒芒朝她射了过来,她下意的哆嗦了一下,还没找到那束寒芒来自哪里,睡梦中的米深却忽然惊醒,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

    “嗯?怎么了怎么了?谁在叫我?”

    米深揉揉迷蒙的双眼,瞪着毛贝贝,又瞪瞪旁边的欧镐宁。

    “……”

    什么情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