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27章 他的指尖在颤抖,心也在颤抖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魅夜酒吧。

    沈奕赶到时,靳如墨已经喝的烂醉如泥,整个人几乎都是瘫在沙发上,宛如一滩烂泥。

    包厢的门一推开,扑鼻而来的便是冲天的酒味。

    沈奕扫了一眼桌上东倒西歪的酒瓶,皱眉,“我的天,你这是喝了多少?”

    靳如墨靠在沙发上,紧闭的眼睑轻轻动了动,却没有睁开。

    沈奕弯腰拾起滚落在地上的空酒瓶,放在桌子上,抬脚踢了踢靳如墨的褪,“丫真醉了?”

    “……”

    沈奕皱皱鼻子,“这是为了什么呀?”

    一边嘀咕着,一边伸手按了按桌上的买单铃。

    片刻,就有服务生礼貌叩门而入。

    沈奕结了账,在服务员的帮助下,搀扶起靳如墨,晃晃悠悠的出了酒吧门。

    暖城昼夜温差大,白天还穿短袖,晚间的夜风迎面吹来,冻的人直打哆嗦。

    凉风让靳如墨的神思飘回来一些,他眯起眼,眼前却是一阵天旋地转,酒吧门口的灯光色彩斑斓,他瞧着,却是一团被打翻的颜料似的,乱糟糟的没有一丝美感。

    沈奕偏头看了他一眼,“醒了?”

    靳如墨搭在他的肩上,什么话也没说,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沈奕:“……”

    将靳如墨放进车内后,沈奕拍了拍手,啪的一下关上车门。

    然后驱车,带着烂醉如泥的靳如墨,离开。

    玫瑰公寓。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沈奕半拖半拽,扶着靳如墨从里面走出来。

    “靳如墨,你该减肥了,平时看着瘦瘦的,怎么喝醉了这么重?沉死了……”

    沈奕一边抱怨着,一边抬手,用指纹解锁,推门进屋。

    终于将靳如墨放进沙发里,沈奕刚想重重的松一口气,就看见靳如墨一个翻身,扶着沙发一阵干吐。

    沈奕头皮发麻:“……”

    真想掐死这家伙!

    他新买的沙发布艺,还是崭新的呢……

    靳如墨去卫生间吐了一番,翻身进沙发里,沉沉的睡过去了。

    沈奕给他盖被子的时候,发现他的手机掉在沙发缝里,摇摇头,伸手拿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沈奕吓了一跳,差点将手机直接扔出去,待看清屏幕上的备注,沈奕又轻轻挑了下眉头。

    靳漫漫!

    他看了一眼陷入沉睡的靳如墨,随手将手机按了静音。

    然后放在茶几上,转身离开。

    几秒钟以后,沈奕又折身走了回来,弯腰拿过茶几上的手机,解了锁,翻看着电话簿。

    靳如墨的电话簿像是被人打劫过似的,除了一个靳漫漫,一个他沈奕,还有一个米深,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号码备注,又干净,又空荡。

    找到自己想要的,沈奕咧了咧嘴,望了一眼陷进沙发里的男人,抬手就拨通过去。

    彼时,米深正在欧若商业街,趁着今天有时间,去店里给师傅看看欧镐宁的那枚戒指,就算敲碎了,也要把它给取下来。

    冷影才将车停稳,米深兜里的手机就欢快的震动起来。

    米深以为是四叔,因为平时能给她打电话的人不多,而这两天,四叔的电话来的尤其多。

    但等她看见屏幕上跳跃的一串号码时,却微微的僵了僵。

    靳如墨的号码?

    虽然手机里的备注已经删除了,但是她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号码的主人。

    实在不关乎其他,主要是她的记忆力,向来不是一般的好。

    而当初她又是真真切切的喜欢过靳如墨,想要记住他的号码,实在不是一件难事。

    米深抿了下唇,下意识的想伸手挂掉,但是手指还是在屏幕上方顿了一下。

    既然已经分手了,她心磊落,也没什么不好面对的。

    自打分手之后,靳如墨就很少来打搅她了,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万一真有什么事情呢?就像上次,不也是他打电话说在酒吧看见了贝贝,她才赶过去,将贝贝从白僧和那个神秘男的手里捞出来的么?

    这样想着,米深的手指便利落的滑了接听键。

    “喂。”

    听筒里,立刻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米深吗?”

    跟靳如墨的声音不同,这道声音显得比较清脆和干脆。

    米深觉得耳熟,却一时间没想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便问道:“我是,请问你是?”

    “沈奕。”那端回答完,继续说话,“靳如墨病了,你能过来一下么?”

    病了?

    “他生什么病了?”

    “很严重的病。”沈奕道,“吐的要死要死的,劝他去医院也不肯,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米深皱眉,“很严重么?”

    沈奕瞥了眼倒在沙发上,双目紧闭的靳如墨,勾了勾唇角,“不知道是不是很严重,反正……吐了。”

    “吐了什么?”

    “血……”

    ——

    半小时后。

    靳如墨昏昏沉沉的再次醒过来,头顶的灯光刺的他双眼生疼,他扶着额头坐起身,太阳穴一阵剧烈刺痛。

    稍微坐着缓了缓,他才转眸,环视四周。

    这是沈奕的公寓,但多半时间是空着的,鲜少来住。

    此刻,屋子里空荡荡的,不闻人声。

    手机的嗡嗡震动声音,让他扯回了思绪。

    当他转眸看清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英俊的脸上有片刻的怔愣。

    米深?

    竟是她的来电?

    靳如墨拿起手机,只觉得手机沉甸甸的,心脏也跟着灼热起来。

    滑下接听按键时,指尖都在轻轻颤抖。

    “喂?”

    那端静了静,“那什么,我在公寓楼下,你好些没?”

    靳如墨呆了一下,抬脚直步走到窗前,扯开窗帘,果然一眼就看见站在楼下的一抹瘦弱身影。

    靳如墨的心都在颤抖,手指捏紧了电话,“你……要上来么?”

    “不了。”米深道,“你能下来一下么?”

    靳如墨抿了抿唇,“好。”

    ——

    半分钟后,靳如墨几乎是从门里冲出来的。

    他穿着单薄的线衫,身影看上去几分萧瑟几分单薄。

    身后有响动时,米深转眸看过去,视线一下就跟他的撞上了。

    靳如墨几乎一阵风似的到了她跟前,脸色是有些不大对劲,走路也有些摇摇晃晃的步子不稳似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