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24章 若砸烂那堵墙……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

    “……”

    双方都是一阵沉默,四目相对,却是干巴巴的大眼瞪小眼。

    米深下意识的站直了身子,将手里的袋子递给迎出来的张妈,自己则不安的擦擦手,走了过去。

    米深张了张口,本来想叫“奶奶”的,而按照辈分,她喊四叔为“四叔”,那四叔的妈妈,她该是喊“奶奶”,没毛病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着那张精致的脸,米深却愣是喊不出口。

    她在看着沈美芝的时候,对方也在细细的打量着她,从头到脚的那种打量。

    “你是米深?”一番打量以后,沈美芝先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嗯,我是。”米深点点头,站的笔直。

    沈美芝嘴角牵出一抹浅笑,“知道我是谁么?”

    “您是我四叔的妈妈。”

    “那你怎么不叫我?”

    “……”米深抿了抿唇,如果是以前,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叫出来,可是现在……

    她跟四叔的关系,不允许她这么叫。

    将来如果她跟四叔结成连理,是要叫她一声婆婆的,这奶奶一叫,可不就乱了么?

    “我……叫不出来。”

    “过来坐。”沈美芝笑笑,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示意米深坐过去。

    米深看了她一眼,一脸严肃认真的问,“您是来找四叔的么?”

    “不是……”

    米深的心跟着一紧,“那您是来找我的么?”

    沈美芝淡笑,“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点大的年纪,这么喜欢绷着一张脸呢?”

    内心悄悄补了一句,“怎么跟封昶一样一样的?”

    米深抿了抿嘴角,不安的坐了过去。

    “你找我有事么?”

    沈美芝气质很好,态度算不上冷漠,但也不是多热情,就是平平淡淡的那一种,始终带着微笑,让人看不出真假。

    也就是因为这样,米深摸不准她来的目的,所以才不安。

    可接下来,沈美芝压根没提四叔半个字,只是跟她闲聊,从东聊到西。

    本来米深还对她很有警惕,但是几句话以后,那份警惕感就自然而然的变得松懈了。

    太爷爷果真没有骗她,四叔的妈妈真的是挺好相处的。

    才聊了这么半天,她就有点儿喜欢她了。

    沈美芝在水月居吃了午饭离开,下午,米深窝在房里看了一下午的书。

    晚上,厉老打来电话,叫米深去老宅吃晚饭。

    厉封昶晚上有应酬,回不来,米深跟他通完电话后,拿着外套让司机送她去老宅。

    到了才知道,原来是一场送别晚宴。

    莫莉和厉明珠,要离开暖城了。

    餐桌上,众人聊的火热,特别是厉锦珊,拉着莫莉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米深始终坐在厉老身边,默默的吃着东西,对周边一切都置若罔闻。

    “米深。”莫莉忽然叫了一声。

    “嗯?”米深嘴里塞着食物,嚼的津津有味。

    “我要走了。”

    “嗯。”

    莫莉撇撇嘴,“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么?”

    米深认真的想了想,“没有。”

    莫莉皱起眉来,“虽然我不是很喜欢你,但是我还是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嗯?”米深怔了一下。

    这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莫莉那一句道歉,说的很是心不甘情不愿,但是能从她口中听见她主动道歉,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米深深觉惊诧。

    “我之前做的有不对的地方,我跟你道歉,但是你也别得意,我跟你道歉,是觉得我是知错就改的人,而不是想跟你示好,更不是要巴结你。”莫莉扬了扬下巴。

    米深都被她整蒙了,完全不知道她这唱的是哪一出。

    厉老笑容温和道:“我们深深是不会记仇的,对吧?”

    米深扯了扯嘴角,“呵……”

    ——

    接下来的日子平淡如水。

    四叔出差了,这一次外出,约半个月。

    米深好歹进组拍摄,也没那么无聊了。

    第一次接触电视剧幕后,几乎每一样东西都让米深觉得很有意思。

    唯一一点不太爽的,就是每天都能看见的欧镐宁。

    因为他是男主角,所以基本天天在组里,之前听谁说的,欧镐宁拍电视剧,十天有九天不在剧组。

    可米深瞧着,这厮不是一般的敬业啊?

    下了一场戏下来,米深面部表情都快要僵硬了,拍电视剧远比她想象中的要累的多,付出的也辛苦。

    她择了一处阴凉,打算小憩片刻,眼前人影一晃,一个人坐在了她身边。

    米深偏头,是饰演女二号的萧语清。

    “看不出来,你第一次演戏,演的挺好的。”萧语清不温不凉的说了一句。

    早在进剧组的第一天开始,米深就不止一次听说过关于欧镐宁跟萧语清的那些传闻。

    听的最多的一个版本,是说萧语清从很早的时候就喜欢欧镐宁了,也是为了欧镐宁才走上明星路的,但痴心一片,欧镐宁却也不正眼瞧人家一眼。

    据说这次萧语清为了接这部电视剧的女二号,推掉了一个电影女一。

    这种魄力,让米深有些为之惋惜。

    主要在她心目中,为了欧镐宁这样牺牲,不大值得!

    米深跟她,虽然一个是女一,一个是女二,可两人私下却不怎么说话。

    偶尔说两句,也只是简单的对对台词,找找感觉。

    “其实我不会演戏,只是为了朋友,不想让她留遗憾而已。”

    萧语清看着她,眼底有微光闪动,“毛编辑有你这样的朋友,真的很幸福。”

    米深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导演叫下一场准备了。

    ——

    中午的时候,忽然下起了小雨,导演组叫了外卖,几十号人缩在一个临时搭建的小棚子里吃饭。

    欧镐宁也来了。

    那种看着就很有洁癖的类型,还来吃快餐盒饭,还是让米深有几分吃惊的。

    印象中,他应该是属于那种,坐在高级的西餐厅,享受着玫瑰红酒熏陶的男人。毕竟,一线男明星,当红小鲜肉呢。

    但是瞅着他一撸袖子就拿起一个盒饭,那样子却也莫名的和谐。

    旁边立马有人给他让座,“欧少,坐我这吧。”

    “坐我这,坐我这吧。”

    欧镐宁却扫了一眼周围,直接抬脚走到了米深身边。

    坐在米深身旁的,是毛贝贝。

    这丫典型的见色忘义,见欧镐宁站在面前,脑子一抽直接站起身,“给你坐。”

    说完,捧着盒饭屁颠颠的跑到一边去了。

    欧镐宁就这么大剌剌的在米深身边坐了下来。

    当着全剧组人的面,米深不好做的太明显,只是埋头猛扒饭。

    ——

    叶家。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叶茯苓站在窗前,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丝质睡衣。

    任由窗外的冷风灌进来,凉,可她却一点也感觉不到似的。

    直到一阵叩门声传来,打断了她沉沉的思绪。

    “进来。”

    房门从外面推开,何婧从门外走了进来。

    “叶小姐,您找我?”

    她刚从家里赶过来,肩上还沾了些朦胧水珠。

    叶茯苓叹了一口气,“我心里闷得很,找你来说说话。”

    “怎么了?”何婧走过来,在她身后站定脚步,才发现这屋子里凉的厉害。

    目光一转,看见那扇洞开的窗户,眉心略蹙,“叶小姐,天这么凉,还是关上窗户吧。”

    叶茯苓勾了下嘴角,“我倒宁愿被冻死,也不要这么难受的活着。”

    从那天接机回来,她就病了。

    足不出户的这几天,她的眼前总是会浮现沈美芝在机场对她的态度,让她觉得愤懑、不甘,可又无能为力。

    “何婧,你说我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或许……真的是我错了。”

    厉封昶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她,几年前她若有似无的对他表达爱慕之意的时候,他就很坦白的告诉过她,他不喜欢她。

    是她自己一直在坚持而已。

    现在,没了厉老的支持,又失去了沈美芝这张王牌,她好像真的已经一败涂地了。

    这几天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想了又想,所有不甘汇聚而成的,是无奈。

    她想,或许真的是她错了!

    何婧盯着她的脸色,眸光微闪,“叶小姐是想放弃了么?”

    叶茯苓无奈一笑,“不放弃又能怎么样呢?我根本得不到他的心,一星半点都没有,还将他越推越远。”

    “那是因为有米深。”何婧淡淡的吐字,“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世界上没有这么一个人,那么一切是不是就都会变得不一样了呢?”

    叶茯苓怔了怔,“什么意思?”

    “您跟厉四少之间,其实只是横亘了一堵墙而已,只要推倒这堵墙,或者砸烂这堵墙,隔阂也就不存在了。”

    “谈何容易?”

    叶茯苓轻轻的叹息一声,抬手扶额,有些头疼,也有些疲倦。

    她现在很累,唯一能想到的,只有放弃。

    何婧沉默了半晌,“您如果执意放弃,倘若日后后悔了,就真的没有再回旋的余地了。”

    叶茯苓陷入沉默。

    “试想一下,将来您亲眼看着厉封昶牵着米深的手步入婚姻殿堂,您能接受么?”

    “不,不能!”叶茯苓蓦地睁开眼,眼底是一片不甘和愤怒,“我努力了这么久,却什么都没有得到,米深她何德何能?配站在封昶的身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