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弟222章 不是惊喜,是惊吓!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米深却与之相反,越念越起劲,一开始的表情还有些僵硬不自然,几句对话之后,连表情都生动了。

    她皱着眉心,鼓着腮帮子,小脸通红,中气十足,“金哲夜,你别太过分!”

    “我就过分,你咬我……”念出这句台词,厉封昶的内心是拒绝的。只是他话音刚落,左手就被一只小手抓了起来,视线侧转,就看见米深舔了舔唇,张嘴就在他手腕上咬了下去。

    她咬的很轻,牙齿只是轻轻的磕在他的手臂上而已,充其量只是亲了一口。

    只是她唇瓣触感实在是有点太美好,那软软的湿湿的黏黏的贴上来的感觉,让男人的肌肉一下紧绷起来,一双眸子的颜色也随之加深……

    米深此刻完全沉浸在戏里,完全没有意识到一股子危险时刻会迸发。

    约莫十秒以后,她才松开了男人的手腕,仰起小脑袋,一脸的嚣张跋扈,“我就咬你了,怎么样?”

    按照剧本设定,米深在说完这句话以后,是要转身离开的,留给男主一个潇洒的背影的。

    但是她的身子才刚转过一半,一只大手就伸了过来,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并轻轻一带,直接将她带入怀中。

    “四叔,你……”

    他二话不说,轻抬起她的下颌,直接吻住她。

    “嗒~”

    米深手里的剧本掉在脚边,唇上被男人温柔侵蚀,内心却在呜呼哀哉:“四叔,剧本没这一出啊,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毛贝贝,都怪你,都是你写的好剧本,还叫她找四叔对戏,这不是摆明了送羊入虎口么?

    emmm…………毛小贝!!!

    毛家,毛贝贝抱着可乐窝在椅子里写稿子,忽的鼻子一酸。

    “阿嚏——阿嚏——阿嚏——”

    “擦~这谁在背后骂我?连环喷!还有没有点道德了?”她揉揉鼻子,随手扯了张纸巾堵着鼻子,继续聚精会神写稿子……

    ——

    第二天,是约好了进剧组报道的日子。

    拍摄点就设在明川学校,也就是米深读书的那所学校,因为是暑假,学校里来往的人不多。

    米深到校门口的时候,毛贝贝已经抱着一堆资料等在那了。

    看见她,十分兴奋的招手,“深深!”

    米深就在学校门口下了车,让司机回去了,自己跟毛贝贝手牵手往学校里走。

    剧组设备就搭建在北广场,还没靠近,就看见那边一堆仪器和人,忙忙碌碌的倒也热闹。

    毛贝贝将米深领到一个中年男人面前,“这是我们导演,王子。”

    王……子?

    米深嘴角微不可察的抽了一下,这个“王子”一定是经过了无数岁月风霜的打磨,才会变成这样……

    导演握着米深的手,笑眯眯的很是热情,“听闻厉五小姐已久,真人比照片还要漂亮,看来我们毛编辑没有选错人。”

    “谢谢。”米深浅浅的笑了笑。

    那边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毛编,你带女主角去跟男主角碰个面吧,一会我们试一下感觉。”

    “好的。”毛贝贝说着,就拉过了米深的手,神秘兮兮的乐,凑近米深说了句,“这是个惊喜。”

    米深撇撇嘴,不觉得能有什么惊喜能惊到自己。

    北边的角落搭了个临时化妆的地方,据说男主角就在里边。

    毛贝贝掀开帘子进去,米深因为跟在她的身后,所以走进去的时候,并没有第一眼看清楚里面的人。

    她抬眸的时候,只看见了一个背影……不对,准确的说,是一个靠在椅子上,只露出半个脑袋的“背影”。

    那人似乎在打游戏,光是听声音,米深就知道那是自己经常玩的那一款游戏。

    毛贝贝拉着她走过去,全程一张憋满惊喜的脸。

    米深转到那张椅子的正面,在看清楚那张脸时,一双眼睛蓦地睁大。

    “是他?!”

    欧镐宁今天穿的是一件大红色的宽松卫衣,头上戴着黑色的鸭舌帽,卫衣的红帽子戴在外面,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潮流前沿的气息。

    他好像格外喜欢红色,尤其是这种扎眼的红,不管走到哪,总是能在人群中第一眼就找到他的身影。

    毛贝贝轻轻撞了下她的肩,“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毛贝贝看见欧镐宁就两眼放光,平时积累的志气,好像到了偶像跟前就全部失效了。

    也不能怪她,她从欧镐宁刚出道的时候就特别迷他了。欧镐宁是七年前出道的。

    可米深的反应却与之相反,她是惊讶,却没一点惊喜。

    “男主角竟然是他?”米深看向毛贝贝,一脸“我的天啊”。

    毛贝贝怔了下,“是啊。”

    米小深是不是被惊傻了?还是一下子看见偶像接受不了?

    这个反应,实在太意外了点。

    “我不演了。”米深掉头就走。

    毛贝贝还没反应过来,欧镐宁就直接扯出了一份合同晃了晃,“违约是要赔钱的。”

    米深脚步一顿,“我赔。”

    不就是钱么?

    她没有,四叔有的是!

    欧镐宁轻轻勾唇,“违约的话,一千万!”

    米深抿唇,忍不住转回身,又走回到他面前,将左手伸了过去,“我给你两千万,把这玩意拿掉。”

    欧镐宁瞥了一眼那戒指,笑的十分骚包,“这戒指你戴着挺好看的,而且尺寸刚刚好,很难得。”

    米深眯眼,“你不肯拿,那我就只好找人毁掉咯。”

    毛贝贝眨眨眼,完全搞不清楚状况,“这枚戒指……好漂亮啊。”

    眼中金光还没来得及完全绽放,就被米深一个犀利的眼神直接瞪了回来。

    欧镐宁收起手机站起身,高大的身影几乎将米深整个笼罩。

    “我想我不该来这儿。”米深耸耸肩,转身就走。

    欧镐宁忽然伸手,扯住她的胳膊将她拽回来,“你不是为了你的好朋友么?”

    “什么意思?”

    “如果你走了,毛编辑也会被辞退的,而且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将来她再想走这条路,怕是难了。”

    “有什么难的?”

    她们还有四叔!

    欧镐宁仿佛看穿她的心思,勾了下唇道:“听说厉封昶的母亲回来了?享誉国际的大音乐家,眼光一定很高吧?”

    米深皱眉,“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还知道的这么清楚!

    欧镐宁笑笑,忽然凑近她耳边,米深怔了一下,下意识的要推开他,却被他一把按住。

    “你知道,你四叔为什么不帮毛家重振旗鼓?”

    一句话,让米深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她想问,可是忍住了。

    毕竟当着贝贝的面,刚刚欧镐宁刻意压低了声音,显然是不想贝贝听见。

    她又想起那天四叔说,贝贝的爸爸得罪人了,难道这其中真的有什么重大隐情?

    ——

    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餐厅。

    米深和毛贝贝相对而坐,两人各自点了一份西餐,正吃着。

    毛贝贝嘴里塞着面条,不清不楚的问,“刚刚欧镐宁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一些废话而已!”

    “不对不对,你之前还那么坚定的说违约赔钱,可他说完以后,你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没提违约赔钱的事了。他肯定跟你说了什么。”

    米深嚼着牛排,“我那是为了你,心疼你的心血。毛小贝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男主角是欧镐宁了?”

    “天地良心,我也是早上才知道的。”毛贝贝指天誓日,一脸认真的,“我以为你会高兴,所以就忍着没告诉你,打算等你们见面,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的,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反应……不过,欧镐宁好像对你很有意思。”

    米深嗤之以鼻,“谁要他对我有意思了?他敢拿着你的前程威胁我拍这场戏,就足够说明人品了,你咋看不出来?”

    “这恰恰说明,他对你有意思啊!”

    米深:“……”

    跟毛贝贝谈什么都好谈,就是不能跟她谈欧镐宁。

    一碰到跟欧镐宁有关的事,她的智商迅速降成零蛋。

    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啊!

    左思右想,违约赔钱是小事,可这毕竟是贝贝的梦想,从她第一次动笔写网络开始,梦想就是以后做编辑,她的都能改编。

    如今好不容易实现了,她怎忍心践踏?

    反正合同签好了,有了四叔的约法三章,看欧镐宁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您好,一共两百三十五块。”

    收银员恭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映入眼帘。

    毛贝贝掏出钱包,可皮夹子瘪瘪的,里面一张红的都没有,都是些零钱。

    她正囧着,米深已经将钱付了。

    毛贝贝有些不好意思,“深深,等我拿到工资,就请你吃顿好的。”

    现在的毛家,不亚于陷入绝境,所有地方都是要用钱的,毛贝贝自然也是囊中羞涩。

    米深点点头,微笑着挽住她的胳膊,“那说好了,到时候我要吃法国大餐。”

    “好。”

    话是这么说,两人分手的时候,米深还是偷偷的往她包包里塞了些钱。

    她身上的零钱不多,全都给了贝贝之后,才发现连打车回家的钱都没了。

    将口袋翻了个底朝天,除了一张只能刷不能取现的信用卡,一毛钱硬币都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