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弟220章 接机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一点五十分的时候,米深将手机递给冷影,“冷影哥哥,你帮我把这回合打了,我去上个洗手间。”

    冷影却跟着站起身,“我陪你……”

    米深低笑:“我去女洗手间,你怎么陪?”

    冷影的耳根也是微微泛红。

    “洗手间就在走廊尽头,我很快回来,不会有事的。”米深安抚道。

    不远处躲在暗处的三个人相互对视一眼,机会来了!

    米深舒舒服服的小解完,拎完了裤子却发现,洗手间的门被锁上了。

    她推推,纹丝不动。

    不是吧?

    洗手间的广播里,传来接机航班已降落的声音,米深急了,直接上脚踹。

    但是她又被弹了回来。

    那一扇小门,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那叫一结实。

    不管她怎么用力掰扯、推、踹,它都稳稳当当的打不开。

    航班落地了,很快沈美芝就要下飞机,她都干等了一个小时了,可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巧了她的手机还落在冷影那了,她闹出这么大动静,洗手间里都没个人回应,真是应了那句话——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米深摸着下巴环视了一圈四周,洗手间的小隔间,都是木板隔起来的,上面都是空的。

    灵光一现,她利落的放下马桶盖,站了上去,双手攀附着木板边缘,爬了上去。

    目测落地距离有点高,米深咬咬牙,调整好姿势,先慢慢把腿放下去,然后松手。

    安然落地。

    她才发现小隔间的门板上,被谁横了一块木棍,难怪她死活打不开呢!

    她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接四叔的妈妈是正事。

    然而米深跑到洗手间门口,才发现洗手间的门也被锁上了。

    她拽了拽,拽不动!

    这门可是从上到下盖的严实的,一旦锁上了,除非等人来开。

    米深一脚踢在那门上,这一定是个阴谋!

    要是让她发现是谁这么害她,她一定跟那家伙没完!

    与此同时,接机厅内,已经有乘客从出口走出来。

    冷影刚站起身,迎面就走过来三个女孩。

    他只认得一个叶茯苓,其余两个不认识。

    叶茯苓看见冷影,似乎很意外,“冷影?你怎么也在这?”

    “我来接人。”冷影淡淡的道。

    “接人?”叶茯苓一脸的茫然,“你一定是封昶派过来接伯母的吧?”

    “您知道太太回来?”冷影有些意外。

    这事儿本来他都不知道,还是听米深说要来机场接才知晓的,叶茯苓这消息来的太快了……

    “嗯,是珊珊给我打电话的,珊珊跟她妈妈也坐这趟航班回来。”叶茯苓笑的如沐春风,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

    正说着,就听见一道清脆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叶姐姐。”

    厉锦珊几乎是小跑着冲了过来,跟叶茯苓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寒暄几句的功夫,跟在她身后的两个中年女人也已经走了过来。

    一个是厉锦珊的母亲李秀雅,叶茯苓是认识的,去法国转了一圈回来,整个人都变得时尚了很多。

    而另一位……

    叶茯苓的视线落在那个戴着太阳帽和墨镜,浑身上下连头发丝儿都透着艺术气质的女人,忽然间就明白了,为什么厉封昶会生的那样俊逸。

    随妈~~

    “伯母。”叶茯苓松开厉锦珊,转身冲着那年过四旬却仍然精致的女人喊了一声。

    沈美芝,厉封昶的母亲,如今是享誉国际的大提琴家。

    叶茯苓巴巴奉承的态度,并没有得到沈美芝的青睐,她甚至连墨镜都没摘一下,就这么透过墨镜平淡的打量着她。

    厉锦珊赶紧道:“三姥姥,这是我跟您提过的叶家姐姐。”

    回来的路上,厉锦珊可没闲着,拼了命的给她普及叶茯苓,还顺带说了一箩筐的关于米深的坏话,一番添油加醋自然是免不了的。

    可沈美芝始终没表态,没说叶茯苓什么,也没说米深什么,从头到尾也就是平平淡淡的听。

    “哦~~”沈美芝仿佛才回过神来似的,墨镜下的眉头轻轻往上挑了一下,一双纤细的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四十多岁的女人,一双手保养的比二十多岁的叶茯苓还好。让人看的汗颜。

    沈美芝动作优雅的摘下了墨镜,瞧着叶茯苓道:“你就是追了我儿子好几年的那个……叶小姐?”

    叶茯苓面色僵了僵,“啊?”

    “三姥姥,四叔也很喜欢叶姐姐的,要不是有人从中作梗,四叔跟叶姐姐早就结婚了,说不定现在都给您添了孙子了。”

    沈美芝重新戴上墨镜,抬脚往前,“走吧。这里呜呜泱泱的,太吵。”

    叶茯苓愣了一下,随即抬脚紧追而上,“伯母,我的车就停在外面,您去哪?我送您过去吧?”

    “不用了叶小姐,我已经定好车了。”

    说着,她拿起电话,拨通出去,“喂,我到了,嗯,南边航站楼第3出口等你。”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整个过程中,她的脚步始终未停顿一下。

    叶茯苓得小跑着才能跟上她,“伯母,真的不麻烦的,反正我们也要回市里的……”

    航站楼外刮起了丝丝的的冷风,沈美芝微微偏首看向她,“叶小姐,有一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讲过?”

    叶茯苓一怔,“什么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要是真有本事,用不着来我这儿,去搞定我儿子即可。”

    沈美芝的话说的很直白,可以说是不亚于在打叶茯苓的脸了。

    叶茯苓的面色僵了僵,嘴角还是努力的去牵出微笑,“伯母,您误会了,我只是想……”

    “还有一句话,叫无功不受禄,我跟叶小姐素不相识,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热情,让我很有阴影。”

    沈美芝的话几乎是刚说完,便有一辆黑色的商务车缓缓在她们跟前停下。

    从驾驶座上下来一个年轻男人,穿着某酒店的工作制服,恭恭敬敬的冲沈美芝弯了弯腰,“是沈美芝女士么?”

    沈美芝点点头,将行李箱交给他,没再看叶茯苓一眼,直接转身上车。

    车门啪的一下关上,疾驰而去。

    叶茯苓站在冷风中,独自凌乱。

    论起有阴影,也该是她有阴影吧?第一次见面就被冷眼相对,她做错了什么?

    叶茯苓攥着拳头,心中气难平,直到厉锦珊一行人走了过来,“叶姐姐,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才怪了!

    被这么羞辱还没事,她的皮得厚成什么样?

    “珊珊,你在飞机上到底是怎么跟伯母说的?她为什么对我是这种态度?”叶茯苓一脸不被接受的伤心。

    厉锦珊也是一头雾水,“叶姐姐,我发誓,我在三姥姥面前说的,都是你的好话,没有说你半点不是的。至于她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啊。”

    沈美芝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国了,厉锦珊对她几乎零印象,所以也不知道她究竟什么样的性格。

    李秀雅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叶小姐,名人应该都有点目中无人,你还是忍耐一些吧。”

    “嗯。”叶茯苓点点头,谁叫那人是厉封昶的母亲呢?不然她才不会这么腆着脸去讨好呢。

    ——

    米深靠在墙上数绵羊:“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啊四只羊,五只小羊玩游戏,一个掉进洞里,一个掉进坑里……有没有人啊,有人被困在厕所里了,你们都不上厕所的么?救——命——啊——”

    冷影在洗手间外等了会,看见几个女孩要进去,却都摇摇头离开了,半天也没见人出来。

    他皱了皱眉问那拧门把的女孩,“你们为什么不进去?”

    那女孩回头看了他一眼,原本是不想回答的,甚至还有点不耐烦。但是等看见冷影的长相时,女孩立刻就充满了耐心。

    “洗手间被人从里面锁上了,进不去。”不仅有耐心,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棉花糖一样柔软甜腻。

    “锁上了?”冷影心头咯噔一跳,再顾不得那许多,抬脚上前拧了拧门把手。

    果然纹丝未动。

    冷影抬手拍门,“五小姐,五小姐你在里面么?”

    门内果然有了回应,米深扯着嗓子喊:“我在,冷影哥哥,门被锁了。”

    “你等一会,我去找人。”

    “嗯嗯。”米深用力点点头,纵然隔着门冷影压根就看不到。

    机场勤务人员,几乎是被冷影拎着过来的,吓得脸色苍白,还以为冷影是歹徒分子。

    冷影将他丢在那扇洗手间的门口,“开门!”

    勤务人员哆哆嗦嗦的找钥匙,哆哆嗦嗦的要去开门,冷影嫌他动作太慢,直接一把拿过来,利落的插进锁孔,转动间打开了那扇门。

    “五小姐……”

    “冷影哥哥!”

    米深直接扑了过来,像个树懒似的挂在了他的身上。

    看见她安好,冷影才算松了一口气。

    ——

    “什么?你说叶茯苓也来接机了?”

    车上,听冷影说了在接机厅发生的事情以后,米深一下子跳起来,却因为太激动,一下子没注意,脑袋直接跟车顶来了个亲密接.吻。

    “哎哟~”米深疼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下一秒,汽车停下,冷影紧张兮兮的回头,“撞疼了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