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弟218章 憋了好久的气,因着他的一句解释,忽然间就烟消云散了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米深懵了懵。

    “四叔……”米深讷讷叫他。

    他将她拥的越发紧了,低沉的嗓音飘进她的耳中,“去的路上遇到袭击,换了个车胎,耽误了。”

    他的声音软软的,毫无气势,却带着全世界独有的真诚,听的她一颗心都要化了。

    她忽然发现,原本憋了好久的气,因着他的这一句解释,忽然间就烟消云散了。

    之前想的种种应对方式,真的到了他跟前,却完全失效了。

    可她是个girl,还是个对感情斤斤计较的girl,所以该问的问题,她也不会选择憋在心里的。

    四叔搂她太紧,她得踮着脚,鼻子还被捂在他的衣服上,姿势颇为难受,还不好呼吸。

    她伸手推了推他,从他怀里挣出来,“我之前给你打电话,是个女的接的。”

    厉封昶垂眸,对上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倏地笑了。

    米深:“……”

    她睁圆了一双大眼睛,一脸迷蒙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

    厉封昶抬手,修长的手指微微曲起,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尖,“你吃醋?”

    米深一怔,神色颇为不自然,“没有……”

    话是这么说,但是究竟是不是,她自己心里也明镜儿似的。

    厉封昶搭在她肩上的手滑下,圈住了她的腰,“那是丁蕊,她的车在路上坏了,所以我载了她一程。你打电话的时候,应该是车胎爆的时候,我下车检查,手机落在车上。”

    米深咬咬唇,“那你难道就没看个手机,给我回个电话么?”

    “电话记录被删了。”

    “哦——”

    其实她也想到了,丁蕊既然能擅自接他的电话,那就能干出这事儿来,也不意外。

    厉封昶忽然垂下头来,将下巴轻轻搁在了她肩上,“还生气么?”

    米深抿抿唇,“还有点~~”

    哪个女孩不喜欢被哄?

    米深本来也打算让四叔好好哄哄自己的,但是她话音才刚落,肩上的力道忽然压重下来,四叔整个人的力道,如泰山压顶般倾覆下来。

    米深惊觉不对,抬手想要撑住他,手指才刚接触到他手臂,就摸到了一片黏湿。

    “四叔!”米深发出一声惊呼,抬起手掌看见手指上的血,顿时吓懵了。

    ——

    半个小时后。

    冷影将沾满血迹的纱布统统扔进垃圾桶里,又收拾了医药箱,才起身道:“皮外伤,只是伤口略深,不碍事。”

    “嗯。”

    米深点点头,眼圈微红。

    冷影见她这幅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什么也没说,收拾好了就默默退出了水月居。

    米深挨着床沿坐下来,看了眼厉封昶被包扎好的伤口,有点堵得慌。

    早知他受伤,也就不跟他计较那许多了。

    ——

    厉封昶一向自诩身体好,类似这种忽然晕倒,这还是第一次。

    他睡了约莫十几分钟就醒了,一睁眼,便有一张焦灼的小脸儿映入眼帘。

    脸颊上湿湿的,热热的,米深正拿着毛巾,弓着腰在给他擦拭。

    冷不防他忽然睁眼,动作便是一顿。

    下一秒,她握着毛巾的手就被裹进了一只宽大的掌心中。

    “我睡很久了?”他哑着嗓子问。

    米深看了眼钟点,“才十几分钟而已。你好点没?”

    “没……”

    米深:“……”

    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声音低哑:“你陪我躺会,我好的快一些。”

    说着,手臂一拽,直接将她拽了下来,米深毫无防备的,整个人重重趴在了他的身上。

    米深老脸一红,“你身上还有伤。”

    厉封昶单手搂着她,低低地笑:“伤在手臂,不碍事。”

    米深也就乖乖趴了下来,没再动。

    半晌,米深忽然想起什么,抬头看向他,“四叔,你心跳的好快。”

    “嗯。”他揉了揉她的头发,“因为有你在。”

    米深:“……”

    四叔的情话说的越来越溜了,张嘴就来,每次都让她猝不及防的。

    “嗷呜——”

    大熊委屈巴巴的蹲在床下,眨巴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歪着颗小脑袋,意味不明的看着床上的两个人。

    什么是虐狗?

    这就是了吧?

    求单身大熊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

    又默了片刻,米深道:“四叔,贝贝现在肯定很缺钱,很着急上火,我送她回去的时候,听见她醉的稀里糊涂的都在喊钱。”

    毕竟欠了那么多钱,十个亿……能不着急上火么?

    厉封昶道:“毛家这次是得罪人了,不然不会这么惨。”

    米深再次仰起小脑袋,“得罪人了?是谁啊?”

    “白僧。”

    “啊?又是白僧?”米深皱皱眉,一听见这个名字,就觉得难受。

    白僧白僧,哪个正常人会取这么个名字,白白嫩嫩的唐僧么?

    听着都别扭的紧!而且,通过今晚的接触,她觉得那还是个很狂妄自大的家伙。

    反正她很不喜欢。

    这样想着,她又道:“四叔,贝贝的那件事,我可以答应么?”

    厉封昶瞧着她,一只手把玩着她散落在肩上的长发,“那本改编,她能获得多少利润?”

    “嗯,上次她跟我说,好像是四十万!”

    “我给她一百万,这件事到此为止。”

    “……”米深撇撇嘴,“不带你这样的。”

    厉封昶认真的看着她,“你不是想帮她么?”

    “帮她是一部分原因,她现在是星锐的编剧了,将来肯定是要走这条路的,第一部电视剧我不想让她有遗憾。”

    贝贝是跟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她们两之间的感情,自然深厚。

    厉封昶默了默,没有马上拒绝。

    多少钱他都能出,只是论感情,他不愿去践踏。

    米深捏着他的衣襟,再接再厉,“我答应你,就演这一部,演完我就功成身退,保证不会涉足娱乐圈。”

    她竖起三根手指,指天誓日的样子,让他唇角微勾。

    手指从她后背绕过来,轻轻捏住她的下颌,“吻我。”

    “啊?”

    话题飙的太快,米深脑袋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然而等她反应过来,脸颊又是一热,“什……什么?”

    厉封昶的手指攀岩而上,粗粝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粉润的唇瓣,眸色渐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