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第217章 白僧露面

时间:2018-04-20作者:夏夜梦戈

    那抽着烟的男人又是一声轻呵,语气之中的轻蔑,丝毫不带掩饰的,没有提及厉封昶,而是直接将话题扯到了米深的身上,“厉家的五小姐么?认贼作父的感觉如何?”

    米深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可那男人却没再继续往下说,而是偏头看向那边沙发上,一直在玩着打火机的男人,“白僧,上次厉封昶绞了你的人,这回他的人倒是送上门来了,可不是天道好轮回么?”

    冷影一怔,米深也是一怔。

    白僧?

    暖城黑道头目,却从未露面的那个白僧?

    靳如墨的唇抿的更紧了,他知道这个包厢里的人不普通,却没想到,竟然是白僧!

    “你是白僧?”米深不相信似的。

    “吧嗒”那打火机的光倏地灭掉,便再也没有点燃,包厢内一下子就显得清净了。

    米深挺直了腰板道:“上次是你的手下先骚扰我的,说起来还要怪你这个老大管教不严,作风不正。”

    “咳~~”那抽烟的家伙似乎被呛着了,“小丫头胆子不小。白僧,要不要我替你好好教训教训?”

    “用不着。”一直静默不语的男人此时终于开了腔,只吐出三个字,嗓音森寒。

    “吧嗒”“吧嗒”——

    那打火机再次被点燃,又倏地被掐灭,一声声的仿佛敲击在人心上。

    良久——

    “算是我给厉封昶一个面子,滚吧。”

    话音落,拦在米深面前的男人才缓步让开,米深几乎是用冲的,冲到了角落里。

    毛贝贝浑身的酒气,已经昏迷过去,躺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

    冷影抱着毛贝贝,米深和靳如墨跟在后面,几人行色匆匆的出了魅夜酒吧的门。

    毛贝贝昏迷的很沉,即便是这么折腾,她也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冷影将她放在后座以后,就转身对米深道:“五小姐,上车吧。”

    “嗯。”米深点点头,转过身对靳如墨道:“今天晚上谢谢你。”

    靳如墨一双眸子落在她娇小的脸上,想起她刚刚在酒吧里,面对白僧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气场,心底禁不住的欣赏。

    他笑了笑,“能不能不要跟我这么见外?”

    米深也笑了笑,“这不是见外,这是对学长的尊重。贝贝醉的不轻,我要先带她回去了。”

    “嗯。”靳如墨眼底闪过一抹失落,还是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米深上了车,不经意的一偏头,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酒吧门口走出来。

    欧镐宁?!

    他穿着一身黑衣,显得很瘦很高,在米深看向他的一瞬,他有所察觉似的,也抬眸朝她看过来。

    四目相撞,也只是一瞬,汽车已经快速驶离。

    这家伙怎么也在这?而且她刚刚进去都没看见他……

    ——

    将毛贝贝送回城南之后,米深才想起来要给四叔打电话。

    但是电话打了,却是无人接听。

    她皱皱眉,再打,这回通了,可接电话的却是一个女人。

    “喂。”

    这声音,还有些熟悉,但是究竟是谁,米深却一时间没想起来。

    那端的人像是不知道这是米深的号码似的,试探着问:“你是?”

    “你是谁?”米深先发制人的问。

    “我么?我是厉封昶的女朋友,丁蕊。”

    丁蕊?

    米深将这个名字扔进口中嚼了嚼,想起来,这个丁蕊就是那个讨人厌的丁校董!

    米深皱眉,“我四叔呢?”

    “你四叔?”丁蕊也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明白过来,“米深?”

    “……”米深抿着唇,一想到四叔现在是跟她在一起,就心情不悦,心情一不悦,她就不想说话。

    丁蕊像是能隔着电话看见她的表情似的,发出一声轻笑:“米同学,小孩子乱打听大人的事情,这不是个好习惯。你四叔现在跟我在一起,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再见咯。”

    说完,那边就直接切断了电话。

    米深气呼呼的再拨过去,那边就提示已经关机了。

    米深将手机握的紧紧的,抿紧了唇盯着车窗外,生闷气!

    ——

    劳斯莱斯车内,丁蕊看着那个刺眼的备注“深儿”,皱了皱眉头,指尖轻点,删除了米深刚刚的通话记录,微笑的看着手机关了机,将手机重新放回到原位,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

    “怎么样了?”

    厉封昶检查了车胎,皱着眉,“车胎的问题。”

    丁蕊一脸的虚心好问,“怎么了?”

    厉封昶没再说话,只是森冷的目光抬起来,朝她看过来。

    丁蕊做贼心虚,心头一跳,但是随即意识到他看的并不是自己,又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转头循着他的视线看向身后,平坦的泊油路上,有星星点点的寒芒闪烁。

    “那是什么?”

    丁蕊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蹲下身子捡起一个,惊诧的回头,“是钉子。”

    那枚钉子躺在她的手心里,厉封昶只扫了一眼,“是三角钉。”

    一阵凉风恰好吹拂而过,丁蕊忽然从心底里生出一丝寒意,“专门扎车胎的钉子?”

    她下意识的往他身边靠了靠,“封昶,这里怪阴森的,我们还是快离开吧?”

    厉封昶的视线却忽然直直的盯着某个方向,缓缓道:“恐怕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便闻一阵机车压过马路的声音在耳边炸响,丁蕊哆嗦了一下,死死的抱住了厉封昶的胳膊。

    “怎么这么多人?”

    前前后后加起来,十几辆机车,每个机车上都有戴着头盔的男人,嗡嗡的机车引擎声,昭示着他们的野蛮和粗暴。

    他们像是忽然出现的一样,直直的绕到他们身边,围着他们和那辆劳斯莱斯的车挑衅似的打转。

    “封昶。”丁蕊很没志气的腿软了,这样的场面她也只在电视电影里看见过。

    真让她遇到了,除了腿软,还是腿软。

    相比较她的害怕,厉封昶要显得淡定许多,只是一双浓眉始终皱着,不是害怕,只是不悦。

    他拿开她的手,“你去车上。”

    “封昶……”

    虽然她很害怕,但是这种时候,她更愿意跟他站在一起。

    能跟他同生共死一回,这辈子也算是没什么遗憾了。

    可厉封昶显然不想给她这个机会,亲自伸手拉开了车门,将她推了进去。

    “锁好车门,不许出来。”

    霸气的命令,让丁蕊有了一丝丝的错觉——

    他是在保护自己,为了不让自己受到伤害,甘愿独自面对这一帮人!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丁蕊不亚于现场看了一场精彩的电影。

    厉封昶以一敌十,还都是骑着机车的男人,这场本来毫无胜算的战斗,却硬生生被他给打赢了。

    那些人见打不过,也就纷纷撤退了。

    机车的声响消失在暗夜里,丁蕊立马拉开车门下车。

    “封昶!”

    她朝厉封昶奔过去,几乎想要一把抱住他,但还是被他避开了。

    他打开后备箱,拿出备胎和工具,开始换那个被扎破的轮胎。

    好在只爆了一个,要是爆两个,他们除了电话求助,也只能原地坐以待毙了!

    厉封昶熟练的换下轮胎的过程,丁蕊一直默默的站在他身边。

    她握着双手,看着他行云流水的动作,如痴如醉。

    ——

    晚上九点,厉封昶的汽车才缓缓停在了水月居的院子里。

    冷影早就等在一边,见厉封昶下车,抬脚迎了过来,“四少。今晚我们在酒吧,遇到白僧了。”

    厉封昶脚步微顿,眯了眯眼,“正面交锋了?”

    “没。”冷影摇摇头,说出了他想了一晚上也没想明白的疑点,“传言白僧心狠手辣,睚眦必报,可是今天晚上,他却好像并没那么恶毒。”

    厉封昶轻轻挑眉,“我在路上遇到袭击。”

    冷影一怔,目光赶紧上下打量他一番,“您没事吧?”

    “没事,”厉封昶摇摇头,“只是一帮小喽啰……”

    只是他想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深深呢?”他暂且撇去这个不谈,只问米深。

    冷影的眸色暗了暗,“五小姐在屋子里。”

    冷影欲言又止,他大约知道米深给四少打了电话,但是电话里具体说了什么,他却不清楚。只知道米深从那个电话之后,就一直闷闷不乐了。

    “嗯。”厉封昶点点头,抬脚进屋。

    冷影在院子里站了片刻,才转身去了后院。

    ——

    屋子里的灯亮着,厅内空荡荡的。

    厉封昶换了鞋,直接朝米深的卧室走了过去。

    抬手搭在门把手上,轻轻一拧,门却是纹丝未动。

    被锁上了!

    他的眉心紧皱,抬手敲门,柔声轻唤,“深儿。”

    米深的声音闷闷地,隔着门传来,“我睡了。”

    厉封昶继续敲门,“你开门,我有话跟你说。”

    “我说我睡了,不想开门。”

    他皱皱眉,也不多说废话了,拿出备用钥匙打开房门。

    但是推了推,门却纹丝未动。

    像是被什么东西抵住了。

    厉封昶的表情刹那间变得很精彩,但是再多的脾气,到了这小丫头面前也发不出来,最后还是得憋憋气,无奈妥协,“我去魅夜酒吧的路上遭到袭击了。”

    话音一落,那扇门就倏地打开了。

    米深站在门口,小手抓住了他的手,上上下下的一通打量,“怎么了?有没有哪里受伤?”

    厉封昶抿唇,一把将她揽进怀里。
小说推荐